被韦礼安惹哭的师妹,被张杰告白的清透声音

  我曾对台湾女生有种“偏见”——喜欢依赖别人、爱撒娇的柔弱女生,打破我这种偏见的第一个台湾女生不是吴汶芳,但是她却深深深深地印证了那个被更正后的看法——娇小柔弱外表下,其实装满了那种仿佛能扛起宇宙的倔强。

  谈起这个台湾女创作歌手,可以从那首《孤独的总和》说起。那是吴汶芳2013年的个人原创单曲,同时也是《何以笙箫默》的插曲,这并不是为这部剧创作的歌曲,但却似乎与校园中的欢欣、单纯生来契合,也能诠释成长后兜兜转转的孤独与苦痛;

  2015年,吴汶芳在《最美和声》第三季的舞台上演唱这首歌时,更是被张杰认真告白:“她是我声音里面的另外一半,让我非常享受和徜徉的声音”,并最终成功晋级四强;在 YouTube上,这首歌的总点击率,甚至超过了一千六百万次。

  清新却不乏灵气的声线,像夜晚清透的星星,甜美或孤独的音乐中,总是隐现出一种坚定和倔强,这种独特的个性与质感,加上《孤独的总和》这首落入人们内心的孤独奏鸣曲,让吴汶芳一跃成为新世代中最受瞩目的创作女声,并终于在2016年斩获"全球流行音乐年度盛典"最佳新人奖。

  音乐本是一种歌手自我的、情绪的表达,即使是商业化包装的音乐,也应尽可能去表达自己,表达有多真诚就会多动人,而吴汶芳就是那种真挚地表达自己的唱作人。

  19岁的她第一次离家到台中念书,又要利用周末时间往返于高雄、台中和台北,参加歌唱比赛。无法与朋友、家人见面,不擅交际的她,陷入了深深的孤独。人群从身边穿梭而过,热闹的笑声就在耳边,可对于吴汶芳来说,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个独行的过客”也许能比较恰当的形容那时的她,那种源自她内心的孤独感,成就了《孤独的总和》。

  包括其他的音乐作品也一样,在她的音乐中确是找不到那种能穿透生命的厚度,但满是青春的欢愉或孤独,而这种感觉恰好你我都有,吉他弹起的是她内心的旋律,跟着一起颤动的却是我们的心弦……

  从中学就开始哼哼唱唱,那时候的她可能也从未想过自己真的可以如此地站在聚光灯下,只是把音乐作为抒发情绪的出口、与朋友的交流工具……但最终她还是在父母的担心甚至阻挡下,在孤独感和不安感中,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之路。

  2015年,第一张专辑出来入围“金曲新人”的呼声最高,却没能得到,这次失利她想着要勇敢面对,却被师兄韦礼安的安慰惹哭,在高铁上戴着口罩一路哭到泣不成声……

  此后的一年多的时间,为了增加曝光度,不停地参加比赛,对于一个创作型歌手来说,对于一个刚刚发专辑步入音乐圈的音乐人来说,本就是疲乏和混乱的,加上一段长久恋情的结束……压力和不安感,甚至让她在一次比赛的舞台上突然失声。

  不忍细想,舞台上惊慌失措的弱小女生,是那样逞强,有时真的让人心疼,想给她一个拥抱。

  她从不否认自己的害怕和不安,也从不逃避或退缩,倔强并坚定地向前走。近两年的低潮,在一次凌晨的冲浪中被推入大海,她认为遇见的那片海成就了现在的她。在微博上宣传2017年年末的新专辑《我来自……》时,则更是直呼“我来自海洋”。

  新专辑融进了吴汶芳更多的思考,整张专辑非常丰富。她清澈的唱腔和海洋似乎天然就是相合的,其中的新歌《无穷》推出后,便立即抵达了数位线上榜单的3名。

  现在的她依然是那个娇小的女生,但在经历了诸多惶恐与不安后,再度站在舞台上的她,更加坚定,有着似乎能扛起宇宙的倔强。

  从《孤独的总和》开始,执着于她坚定倔强的性格,不想放下这种喜爱,也不该放下,就像《何以笙箫默》的书迷或剧迷都知道的那句“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所以吴汶芳「美好」2018巡演,算我一个。

  by:HH

  吴汶芳『美好』2018巡演日程

  5月19日 北京 黄昏黎明俱乐部(DDC)

  5月20日 上海 育音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