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南非留学是种怎样的体验?

  From: 留奶

  ID:papashicha

  南非对于我们来说,了解的还是相对较少,在3月份的奇葩大会,有一名在坦桑尼亚当野生动物摄影师的青山,本来是一名外交官,然后辞职拿起了相机拍摄、纪录。这次留学君给大家分享一个在南非留学回来的学生的故事,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开普敦的人常说当地有3W:women, wine and wind.美女、美酒再加上常年劲吹的海风,这样的生活惬意的让人不想离开。”

  从开普敦大学回来的Jolin懒得辩解周围人对南非的误解,翻着相机里的照片,跟我们炫耀没有雾霾、没有污染的、悠闲自得的生活。

  “开普敦的生活方式会把人惯懒的,在这个城市除了车速,其他一切都是慢的。”回忆起南非的生活,Jolin最难抹去的一段记忆是去克鲁格野生动物园的经历。

  “动物园的入口处有一块明显的标示牌,上面写着:这里是动物的天堂,从现在起你必须呆在车笼里,如果你打开车窗或胆敢下车的话,一切后果自负。”

  每个游客进入公园前都会被要求签署一份“生死状”。进大门前,保安人员要对每辆车进行安全检查,防止有人将枪支带进去猎杀动物。

  “敞篷车开进公园的那一刻期待又紧张,以前都是隔着笼子去看这些动物,当保护罩都撤开后,心里还是有点怵的。

  有一只小豹子突然跳上我们车顶的时候,所有人吓得不敢动,只是从后视镜盯着它的一举一动,不敢跟它有眼神交汇。

  当它转身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它要跳下车了,结果它从后车厢跳进来,两只爪子搭在我的肩膀上四下打量着车内。”

  她的经历让我着实为她捏了一把汗,但是那只豹只是借她的肩膀站立了一会儿,就从车窗跳下去了。

  突然想起动物园里的那些大型野兽,人类和他们一直都是食物链的两端,从来不会成为相互辅助的朋友。

  Jolin说“它那样趴着却没有一点野兽的感觉,就像我家的猫在撒娇一样。真正了解一种动物之后,你会发现它的本性是非常善良的。动物对人类的信赖是完全不带任何条件的。”

  在一本书上读过一句话:50年前,地球上还有40万头狮子,现在已经不到2万只。

  野生猎豹更是不到9000只。在下一个50年,我们很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些野生的“大猫”。

  我把这段话发给她,她说:这里的一切都很慢,伤害却很快。他们本该和人类成为很好的朋友,最后却成了利益的牺牲品。

  “被枪顶着头的那一刻,我只有一个想法,要是这一秒我活下来,这辈子都不会踏进非洲半步。”

  从南非回来的Dora讲着自己的遭遇,仍是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

  Dora申请到南非的交换项目,回国时订了凌晨三点的机票,提前到附近一家酒店休息。

  凌晨一点的时候,酒店一阵混乱,透过猫眼看见二十几个蒙面的男人,拿着枪冲了进来。

  “这是南非留给我最后的印象,一个男人掐着我的脖子,用枪抵在我头上,让我打开行李箱。

  可是箱子里除了还未兑换的几百兰特之外,真的没有值钱的。”

  以前准备去南非的时候,家人都很担心,经常听说南非有暴乱和抢劫,一个女孩子只身去这南非无疑是羊入虎口的选择。

  “以前听说去了南非一出机场就会被抢,我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要回来了还被抢了一番。”

  Dora说起这次经历有点哭笑不得:“半夜突然惊醒还以为是自己在作恶噩梦,但男人把枪抵在下巴,大吼着让我拿出值钱的东西的时候,彻底清醒了。

  我告诉他们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了,都要回国了怎么会有多余的钱呢!他们见搜不出什么便去了下一个房间。

  最后一个高个子男人走到门口突然返回来,我以为他非要搜出来什么才肯罢休,结果他走到门口说:我的女儿没在瘟疫中死去的话,今天就是她二十岁生日,而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在南非这个地方,真正的坏人真的不多,只不过没有选择罢了。

  “当你穷到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偷窃和抢劫就不再被 道德约束了。”

  Alina去南非的第一个月和朋友一起去了开普敦的一个贫民窟。

  “贫穷既善良这是一道伪命题。我朋友拿着相机在村子外面照相的时候,过来两个小孩抢下她手里的包就跑。

  我们追了好久才抓住他们,和他们谈判:包里的钱可以拿走,但是手机必须还给我们。”

  对Alina和朋友来说,手机和相机里的相片远比包里的钱重要的多,这关系到他们的课题结业。

  可是这两个孩子却不知足:“这些东西能换来更多的钱不是吗?”

  Alina生气的冲过去抢夺,但是两个女生力气毕竟不敌两个男孩。

  朋友见双方僵持不下,假装威胁:“如果你们不愿意归还,我们不介意麻烦警察!”

  谁知两个小孩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意思:“这里的警察从来不会向着外人,除非你们愿意花钱,但你们现在身无分文不是吗?”

  “之前去过贫民窟的朋友跟我们讲过:你在外面怎么都行,但在在贫民窟偷和抢是不允许的,如果有人抢劫住在贫民窟的人,他可能会被大家一起打死。

  可是如果贫民窟的人抢劫外来人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三毛在《撒哈拉沙漠》写过这样一段话:

  长久被封闭在这只有一条街的小镇上,就好似一个断了腿的人又偏偏住在一个没有出口的巷子里一样的寂寞。

  千篇一律的日子,没有过分的快乐,也谈不上什么哀愁。

  没有变化的生活,就像织布机上的经纬,一匹匹的岁月都织出来了,而花色却是一个样子的单调。

  这条荒野里唯一的柏油路,照样被我日复一日地来回驶着。

  它乍看上去,好似死寂一片,没有生命,没有哀乐。

  其实,它跟这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一条街,一条小巷,一条窄弄,一条溪流一样,载着它的过客和故事,来来往往地度着缓慢流动的年年月月。

  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而贫苦的地方,一样可以欣欣向荣地滋长着。

  图片|网络

  编辑|杜亚娜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