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人比男人更强壮,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社长说

  那如果子宫长在男人身上,这个世界又会怎么样?

  ●●●

  如果女人比男人更强壮,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What if women were physically stronger than men

  原文作者:Rachel Nuwer

  1963年,朱迪思·加德纳的爸爸去世,她的母亲接替了丈夫的专利法业务。

  在那个年代,几乎没有妇女从事这个行业。不过,加德纳的妈妈有树立权威的办法:

  她把办公台抬高了一些,这样一来,虽然她才150cm高,却能比来访的男客户显得要高一点儿,而且她总会争先结算工作午餐或宴请账单。

  "她找到了处理男性主导世界里简单事务的方法,"芝加哥伊利诺斯大学教授加德纳说。"她可以在非典型情况下施展自己的能力和权威。"

  但设想一下,如果加德纳的母亲不需要假装高大,那又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性别的身体强弱突然逆转,女性突然间变得比男性更高大、更强壮,而不需要借助数十万年的进化,会怎样呢?

  当然,这不太可能。不过,这个推理思维实验,可以凸显性别强弱在现实世界中的其它演变方式,也可揭示人们对两性关系的固有看法。

  从昆虫到青蛙再到牡蛎,地球上的大多数物种中,雌性都比雄性体格大,因为它们的身体要携带成百上千的卵。

  不过,地球上的大多数脊椎动物例外,其中也包括人类。雌性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开始转向生殖模式,生长脂肪而不是肌肉和骨骼。而在人类中,男性则将精力投入到了最能让他们争夺女性青睐的特质——大小和力量上。

  虽然性别之间的生理差异一直在缩小,女性在有些运动项目、甚至是极限项目中赶上了男性,但两性之间仍然存在一些基本的差异。比如,男性整体上仍然要比女性要高大强壮:男性平均骨骼肌为10公斤,上肢力量比女性高40%,下肢力量高33%。

  如果女性突然变得比男性强壮,她们的体格将不得不更大。因为在生物学上,更大的肌肉需要更强大的骨骼支撑。这种变化必然会伴随着睾丸激素和其他激素的上升。

  如果社会只是遵循自然法则,那么就可能意味着儿童的首要看护人会从女性转变到男性。"我们将会进入母系社会,女性掌权,男性负责照顾孩子,"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生物学名誉教授达芙妮·费尔贝恩说。

  不过,她又补充道,这样,女性生育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如果女性睾丸激素增加,将会对女性生殖功能的发展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

  强大力量还会对心理产生影响。奥胡斯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尔·邦·彼得森的一项研究表明,上半身力量更大的男性比弱小一些的男性更倾向于支持有利于自己的政策。身强体壮的富有男性更反对将钱重新分配给那些处境差的人。

  彼得森认为,这些人可能仍然受祖辈遗传下来的行为所影响。在这种行为中,身体更强壮的人需要获取更大比例的资源。更强壮、更高大的男性可能青睐等级制度,而且更容易获得竞争力。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应该感谢这些特性的自然选择。正如彼得森所说,"男性并不因为更强壮而更富于暴力。他们更强壮,是因为他们需要在进化过程中变得更加威猛,这也从多种方面促进了男性心理的形成。"

  虽然人们一直在争论着先天与后天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诸如支配性和侵略性等因素,而女性一旦体格变得强壮后会随之体现出更强烈的传统男性特质也并非不可能。

  此外,女性的自我赋权、是否易怒和自信心往往与外表吸引力有关。因此,力量可能会取代外表,成为这些人格特质背后的推动力。

  这些变化可能会对某些异性恋造成影响。费尔贝恩认为,那些为了挽留住不可靠的男人而"屈尊自贬"的女性可能不再需要自降身份了。

  力量是男性在平均能力上超过女性的为数不多的方式之一。如果这一点发生了改变,就意味着男性身份和"传统"男子气概在现实世界中受到了新的挑战。

  过去50年以来,女性变得越来越独立。很多情况下,她们的收入、成就和成功超过了男性,甚至技术、制造业、军队等历史上男性主导的领域也在对女性开放。因此,有些男性会认为,更为强大的身体力量是"男人在某种程度上更有资格获得权力"的一个理由。

  卡茨认为,这可能有助于解释美式橄榄球、拳击、综合格斗及其它暴力型体育运动的流行和发展。"这种思维归结起来就是'的确,女人可能比我挣的多,我的老板可能是一个女人,我的妻子可能比我有更好的工作,但她们没有一个人能打橄榄球,'"卡茨说。

  不过,他也指出,对角斗士型男子气概的痴迷基本上是一种美国现象。

  从有利方面来说,如果女性更强壮,她们受到男性骚扰和暴力的可能性会立即减少,而强奸也会呈现"指数级"下降,卡茨说。

  不过,女性变得强壮并非全是好事,这也有可能带来暴力倾向。有17 - 45%的女同性恋者曾报告受到女性伴侣的身体虐待,而在异性恋的夫妇中,尽管女性的总体受害率更高,但19%的男性称他们至少曾经被伴侣袭击过一次。

  因此,虽然男性欺负女性的家庭暴力可能会减少,但女性欺负男性的案例却可能会增加。"男人虐待女人是因为他们有能力,这是身强体壮所致,"费尔贝恩说,"我喜欢女性,但我并不认为我们女性是完美的。"

  职场上的不平等和性别歧视可能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尚不清楚。

  男性特征确实一直与权力岗位相关,想想为什么玛格丽特·撒切尔训练自己用更深沉的声音说话,以显得更富权威。再比如20世纪70年代职业套装在商界女性间的崛起,以寻求获得男同事的尊重和接纳。

  费尔贝恩认为,如果女性不再需要通过时尚、肢体语言和声音训练来使得自己男性化,女性自然就比男同事更优秀,那么性别歧视将会开始消失。

  不过,加德纳认为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她认为,体格大小和力量差异并不是维持不平等的必然因素。"白人整体上并不比有色人种更高大、更强壮。"她说,"然而,没有任何明显物理基础的白人优越感还继续存在着。"

  "当权者会不惜一切手段,拼命保住权力。"换句话说,即便女性的力量增加了,她们仍很难突破男性主导领域的玻璃天花板。

  事实上,一些新出现的女强人可能更愿意保持这种状态。正如卡茨所指出的,女权主义最激烈的反对者一直以来都是女性自己。她们可能已经找到了发挥自己优势的途径,并将性别歧视行为弱化成"私下的事情",而不是与男权体系作斗争。

  因此,尽管假想女性会突然变得比男性更强壮纯属幻想,但相关的转变确实已经发生了。正如费尔贝恩所说,"我更希望女性以现在的方式统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