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人生一落“虚名”的圈套,首先便是误己,渐次就贻误他人

  南怀瑾先生

  (一)志心学仙佛者,或为读书求学问者,最易被“虚名”所误。所谓“虚名”,是指一个人听说某人很有学问,或传说某人有道术的口头荣誉,而实际上,此人并无什么真才实学,等于混世的穷光蛋冒充富翁,是一样的可笑。

  人生一落“虚名”的圈套,首先便是误己,渐次就贻误他人了。凡被“虚名”自误的人,越来越觉得自己真了不起,终至于自我陶醉而发疯。至于受他人“虚名”所害的人,往往会落于想像,越来越不切实际,甚之,会变成“我眼本明,因师故瞎”的以盲引盲之后果。所以古人有云:“原来名士真才少,偏是僧家俗气多”的慨叹!

  启功先生书法

  (二)如果在常规仙佛两门来讲,凡是真正有成就的明师,一定是会游历人间,访求可以继承衣?的传人。徒不择师,或师不择徒,都属于罪过的行为。这是“我闻如是”,并非杜撰乱说。因此古人有谓:“此身无有神仙骨,纵遇真仙莫浪求”的名言。学密宗的人,首先自己先要积功累德而构成“法器”,自然会有成就的上师来遇合。

  (三)而在我呢?平常为了糊口谋生而写书苟活,正如古人所谓“秀才文选半饥驱,着书只为稻粱谋”而已!凡事有利就有弊,我因平生乱写书,不幸构成“虚名”而误己误人,实非始料所及,真是罪过、口过一齐来了!

  况且我的书或是自己已经过目,甚之是未经过目的讲稿,在外界,在大陆,到处有许多盗版,错误百出,不但追诉无门,在我自己,更是追悔莫及。岂只误己误人,实为罪过不小。

  当年在抗战末期,我在四川乐山乌尤寺与马一浮先生谈论一个问题。马先生说,他年轻时轻易写作,回顾起来,很想自己把它烧毁。我当时听了,恐怕自己有失言不当之处,心为不安。而今想来,对于马先生的话确有同感!

  马一浮先生

  (四)现在我的行年快逼九十衰龄,精神色力,大非昔比,确有“形居余气”之感,故对各方一切来信,及有所疑难问讯,一律视之生畏,实在没有余力一一作答,同时又没有一个可以代笔代答的人,所以只有宁可得罪诸公的厚望,再也不能冒“虚名”“虚誉”而托空妄语了!

  (五)为此而特别请人笔录代书致意,敬请见谅是幸。此祝

  大家平安

  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