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941工程:俄设计局完成直10总体方案 也让自己摆脱困境

  2013年3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国际直升机博览会上,俄罗斯卡莫夫直升机公司总设计谢尔盖·米基夫透露该公司曾应中国的委托,设计了一款武装直升机方案,项目名称“941工程”。米基夫在PPT中展示了941工程的三面图和风洞测试照片,并指出中国以该方案为基础,发展出了直-10武装直升机。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资料的披露,俄罗斯媒体公布了更多资料,其中包括941工程的清晰三面图、结构图、模型照片,可以看出虽然直-10在总体布局上与941工程保持一致,但在细节设计上存在较大差异。这是因为卡莫夫在完成总体方案后,是直-10的研制单位——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直升机设计研究所自主完成的详细设计。

  俄媒报道,在苏联解体后特别是叶利钦的“休克疗法”实施后,俄罗斯的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国防预算的不足使俄罗斯军队无力采购新装备,导致国防企业普遍不景气,拖欠工人几个月工资是常事,许多高素质专家被迫离开企业设法养家糊口。卡莫夫设计局的日子要好过许多,来自中国的设计合同使设计局能够按期发工资,这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事情。941工程最终使卡莫夫渡过了困难时期,维持了研究队伍,甚至还能拿出资金来继续卡-50和卡-52武装直升机的发展。

  941工程可以追溯到1994年,当时中国开始通过中间人与卡莫夫设计局接触,要求帮助设计一架6吨级武装直升机,这对正在艰难度日的卡莫夫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双方的谈判并没持续太长时间,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卡莫夫在1995年6月12日收到了中国提交的性能指标,数据非常详尽,并且用俄语制作,附带有图表、绘图和表格。中国希望设计一种串列座舱的专用武直,武器包括AM-23 23毫米机炮炮塔、“90-1”反坦克导弹、12.7毫米机枪吊舱、火箭弹等。但中国并未明确说明涡轴发动机的型号,只是提供了功率、耗油率、重量和和尺寸。要求非常详细,并特别说明座舱要具有装甲防护,航电要基于MIL-STD-1553B的开放式总线结构。这些都说明中国当时已经对武直进行了深入研究,但由于缺乏总体设计经验,与卡莫夫合作无疑是明智之举。

  谢尔盖·米基夫参与了941工程的全过程,他表示中国提供的俄文资料的翻译都相当准确,甚至熟知俄罗斯人喜欢把缩写术语以大写斜体字母表示的习惯,表现出翻译人员极高的技术素养和中国对该项目的重视。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该项目被严格保密。

  941工程严格按照中国的独特要求进行设计,在完成了总体设计和风洞模型吹试后,卡莫夫在1996年1月11日把941工程最终设计图纸交付中国,此后没有介入直-10的后续研制。

  从外形上看,941工程具有突出的隐身外形,无论是机身侧面的棱线,明显下反的短翼,棱角分明的发动机舱,主起落架根部的整流罩,无不显示出降低RCS的设计目标。除了旋翼叶片数量从4片增加到5片并取消后掠桨尖,短翼改成无下反,发动机舱明显加大之外,直-10原型机基本上延续了941工程的外形。但由于换发风波,直-10生产型被迫采用功率较低的涡轴-9发动机,为此进行了大幅减重,导致外形(特别是发动机舱)出现重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