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伊朗被以色列空袭 普京非但没救盟友 反和以色列总理把酒言欢

  订阅“李解中东”,中东不再复杂

  普京邀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参加红场阅兵。几个小时后,以色列大规模空袭俄罗斯盟国伊朗。

  众所周知,叙利亚政治动荡引发的全面内战,已经在逐渐升级为小型世界大战。战争的一方是美国、以色列以及沙特。战争的另一方是伊朗、叙利亚、土耳其以及俄罗斯。俄罗斯通过阿斯塔纳进程、索契峰会的手段试图主导叙利亚战争的最终解决。近年来,俄罗斯积极拉拢伊朗和土耳其。

  然而,具有嘲讽意味的是,当以色列的战机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设施实施大规模空袭的时候,莫斯科非但没有向自己的盟友伊朗提供任何协助,普京反而却在和盟友的敌人把酒言欢。更令伊朗愤怒的是,以色列战机在轰炸伊朗目标前,已经提前半小时通知了俄罗斯驻叙利亚的军事基地,俄罗斯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伊朗。

  10日凌晨,以色列的导弹射向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附近的伊朗军事目标。

  叙利亚当地时间5月9日晚至10日凌晨,以色列军方称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部队向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发射了20多枚火箭弹,以军随后进行了回击。以色列战机当天凌晨从戈兰高地向叙利亚方向发射多枚导弹。按照以色列国土报的描述,这是以色列自1974年以来,对叙利亚实施的最大一次空袭行动。

  然而,就在以色列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设施展开史上最大规模袭击的前一天,也就是2018年5月9日白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俄罗斯,内塔尼亚胡作为普京最尊贵的客人出席了红场胜利日大阅兵。

  内塔尼亚胡观摩红场阅兵,他就坐在普京身边,显示两国的亲密关系。

  大家可以仔细观察一下近期的时间轴。

  5月6日,黎巴嫩选举,真主党及其盟友赢得大选。

  5月9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莫斯科。

  5月9日,以色列大规模空袭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目标。

  5月14日,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正式搬迁到耶路撒冷。

  5月14日,以色列“建国”70周年。

  5月15日,巴勒斯坦“灾难日”70周年。

  所以,在这样一个局势超级紧张的日子里,内塔尼亚胡访问莫斯科就显得非常重要了。用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专家、纽约大学教授舒卓科夫的话来说,内塔尼亚胡再也找不到一个更合适日子来访问莫斯科了。

  众所周知,本次红场阅兵是庆祝伟大的苏联卫国战争胜利的盛举,无论是莫斯科还是犹太人,双方都是纳粹德国的受害者,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有共同的话语。

  以色列的坦克占领了叙利亚戈兰高地,至今没有交还给叙利亚。

  在欢迎酒会上,普京感谢内塔尼亚胡能来参加红场阅兵,“我再次感谢您来参加红场胜利日阅兵。众所周知,以色列和犹太人在战争中遭遇的暴行……共同的遭遇让我们今天在很多领域团结在一起。”

  本次红场阅兵,几乎没有外国领导人参加,普京显得十分孤独。除了内塔尼亚胡外,只有塞尔维亚总统武西奇也是现任的外国领导人。为了感谢内塔尼亚胡,普京特别邀请了几位参加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苏联红军老兵坐在以色列总理的身边。

  内塔尼亚胡当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重任就是要瓦解伊朗与俄罗斯的关系。他再次提到了伊朗“威胁论,并且将这一国家比作是今天中东的纳粹德国。

  伊朗总统鲁哈尼、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普京并没有公开向内塔尼亚胡做出承诺,但是值得揣摩的是,普京和内塔尼亚胡在莫斯科刚刚喝完酒,以色列的空军就出动大部队飞越北部边境,大规模袭击了叙利亚的伊朗基地。俄罗斯驻叙利亚的部队,并没有向自己的盟军提供任何援助。

  此外,以色列特别担心俄罗斯向叙利亚部署S300防空导弹的问题。内塔尼亚胡在酒会上再次向普京提到了这个问题。上个月,特朗普政府第二次向叙利亚政府军的目标发射了导弹,莫斯科表达了不满,并且暗示考虑部署S300体系。如今以色列出面,再次呼吁莫斯科在这个问题上保持谨慎态度。

  谈到俄罗斯与以色列的秘密军事合作,近期以色列的前国防部长摩西-阿隆透露了一个猛料——以色列国防军的作战指挥部与俄罗斯驻叙利亚的赫梅明空军基地开通了"热线电话”。2015年9月底,普京宣布出兵叙利亚后没多久,以色列就已经和驻叙利亚的俄军建立了这种热线联系,以避免发生任何意外事件。这条沟通热线的建立,恰好就是阿隆担任以色列国防部长的任期内。

  伊朗的革命卫队在叙利亚战场表现了足够强大的战斗力。

  令伊朗愤怒的是,俄罗斯并没有公开它和以色列的秘密军事接触。更糟糕的的是,俄罗斯军队在接到以色列空袭预警后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通知自己。显然,俄罗斯拼凑的军事联盟裂痕已经很大。

  其实,以色列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希望俄罗斯能够体谅自己的难处,能够劝说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保持克制,容忍以色列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军事行动。内塔尼亚胡自己也没有想到,普京居然能够在这个问题上如此大幅度的收缩。

  实际上,对俄罗斯而言,他在叙利亚确实有自己明确的利益和底线,但是他没有必要在伊朗和以色列之间选边站。只是可惜了伊朗,错误得把莫斯科当成了大腿,如今落得被出卖的下场。

  伊朗也不必太难过。就在今年1月份,普京刚刚在土耳其人面前出卖了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他们早习惯了出卖自己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