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术馆一觉睡到大天亮

  “过去,观众在作品前吮吸艺术,获得智慧、愉悦与参与;21世纪,观众开始真正与艺术、艺术家之间形成对话。”

  “解构审美形式及他们的对立面”

  对于这句“策展体”文字,大多数普通观众是直接跳过的。

  当一个面对大众的展览需要讲述主题时,究竟应该使用怎样的语言?

  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给出了她的标准——“要让12岁的孩子能理解”!

  打破一本正经的空间氛围,摒弃艰深晦涩的“策展体”语汇,化繁为简,消灭观者与艺术之间的隔阂。5月13日下午,一场聚焦“艺术与观众”的特别讲座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小剧场内展开,演讲嘉宾弗朗西斯·莫里斯以泰特现代美术馆为例,讲述这间世界上参观率最高之一的艺术博物馆,如何为其一年超过800万的参观者提供独特的艺术体验。

  弗朗西斯并不反对策展体,相反,作为一名资深艺术专人士,当她和同行以及艺术家们交流时同样会频繁使用,只是,面对大众时,“泰特绝不会使用艺术专业人士之间使用的‘策展体’文字。”她表示,英国儿童开始阅读的平均年龄是9岁,“当他们12岁时,已经具备了基本的阅读能力,我们要做的,就是保证他们也能看懂。”

  深入浅出,言之有物。

  在演讲和此前的论坛“艺术,钢铁之都的蝶变”中,莫里斯重点提出了当今艺术机构吸引新兴艺术观众的核心基石,包括建立相关性、培养归属感、消解门槛、营造社交空间与满足可视+可参与性,而这些要素都与点破笼罩着艺术的虚幻泡泡、实现艺术与观众的无界限接触相关。

  为此,Tate开展了众多沉浸式艺术项目,并举办了Late Tate Night、Tate Exchange、独立出版物展览等多元化的前沿艺术活动,积极探索着美术馆空间的多重可能性,为公众提供了突破传统的艺术体验,从社会生活、情感共鸣等角度与观众建立起更深的联结。

  莫里斯特别指出,这些艺术活动对于美术馆空间社交功能的升级,是吸引年轻观众。同时,针对16至25岁年轻艺术爱好者开启的零收费青年会员项目,亦成功吸引了更多不富裕的年轻观众。

  Tate Exchange活动现场

  Late Tate Night活动现场

  Tate Modern大厅所展示的艺术家SUPERFLEX的“秋千”互动式装置作品

  而在策展方面,莫里斯表示,Tate不仅关注声名显赫的名家,亦勤于挖掘消逝于历史之中的优秀“非主流”艺术家,试图在主流与边缘之间建立新的平衡。

  在Tate Modern同期举办的毕加索大师展与美国小众艺术家Joan Jonas特展

  莫里斯透露,Tate Modern观众拓展计划的下一步将侧重于吸引更多家庭及贫困观众群体。即将展开的一个先锋性试验则是“24小时永不闭馆”,观众会在这样的美术馆里睡到天亮吗?

  Q:iWeekly

  A: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丝·莫里斯(FrancesMorris)

  Q:TateExchange, Late Tate Night这些有趣的艺术活动成功吸引大批年轻人来参加。但观众调查结果显示其中大部分人来此目的并非欣赏艺术,是否会担心?

  A:其实我们已经看到活动参与者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变成了艺术观众。就比如Tate Exchange这一活动,参与者中的许多人之前从未参观过Tate,且他们来参加的最初目的也仅是社交,但活动结束后,超过300名参与者进入了Tate的展览厅进行了参观。

  Q:在演说中提到Tate Modern将会加强全球化发展,那么将来是否会考虑更多地与中国机构进行合作?目前是否已有在洽谈中的计划?

  A:今天早上我刚参观了Tate Britain与上海博物馆合作举办的藏品展,那是个非常成熟的展览。更令我激动的是,看到展馆中充满了中国观众,我发现他们眼中都带着好奇和欣喜、仔细地端详着那些展出作品,正如我欣赏中国水墨画一样,由此邂逅一种新的传统,理解另一种文化。这样的文化交换,是Tate团队所热衷追求的,包括在中国,也包括在其他许多国家。

  Q:平时在Tate Modern的工作中您最享受的部分是什么呢?

  A:天哪,我享受一切!(笑)好吧我最享受的一点是走路去上班的时刻,那时的我充盈着各种新想法。我也享受在工作中与各种不同的人交流,与Tate的资深团队坐在一起(探讨),其中不仅仅有策展人,也包括社区人员、教育界人士等等,魔力就此产生!我们有着非常棒的想法。

  Q: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最近阅读的书目和欣赏的影片?

  A:(笑)最近我在读亚当斯密的书。在写《国富论》之前,他首先著书探讨了道德情操之论---《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其中他提出人们应始终把道德放在行为的核心位置,思考经济角度之外的价值。两周前刚看了导演鲁本·奥斯特伦德的作品“The Square”,我非常喜欢。它有关艺术领域的多个议题,亦关乎我们所应真正珍视的,与刚才所提到的亚当斯密的书也互为呼应,你一定得看一看(笑)。

  撰文:文婷

  编辑: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