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赵雷,从来都不是为了炫耀给谁看!

  听音乐请关注 “全球经典音乐”

  电影《醉乡民谣》里勒维恩戴维斯说:“如果一首歌既不是新歌也不会过时,那它就是民谣。

  1

  今年五一,音乐节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万能青年旅店、李志、赵雷、马頔、阿肆、左小祖咒等民谣歌手都出现在2018北京超级草莓音乐节的出演嘉宾名单上。

  这几天,广州的天都是灰蒙蒙的,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颓废且压抑的情绪,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听赵雷的歌。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可能提起赵雷的歌,你首先会想到《成都》这首歌。2017年在《歌手》舞台上,赵雷以一首《成都》感动了现场的500名观众。歌词质朴,旋律简单,但却让听的人流了眼泪、湿了眼眶,也让《成都》一夜之间刷遍朋友圈。

  我曾经也单曲循环不知道多少遍《成都》。但是最爱的还是《吉姆餐厅》这张专辑里面的歌。你能从这些歌里听出很多的悲伤与孤独,但是同时,你也会发现,悲伤与孤独外衣里包裹着的是一颗积极强大的心。

  2

  专辑的同名主打歌——《吉姆餐厅》,写的是赵雷过世的母亲。里面有很多象征的手法,吉姆餐厅象征的是家,吉姆代表着母亲,米尔大哥是指自己。赵雷通过对话的方式,表达对母亲的思念。

  每当到你的生日你就很想她

  吉姆餐厅雪把人们堵在家中

  米尔就望着那棵树不说话

  夜空清澈吉母的眼不停止闪烁

  别担心她你看她从不会寂寞

  “我只知道我不能体会任何人的快乐。如果吉母知道的话,请为他做上一碗面吧,每当到你的生日你就很想她。”每到生日最想念的人当然是母亲,可是此刻,她不在我的身旁,悲伤逆流成河。

  “夜空清澈,吉母的眼不停止闪烁。别担心她,你看她从不会寂寞。” 据说,每一个离开我们的人最终都会变成一个星星,在遥远的夜空中守望着我们。此刻的赵雷,看到夜空中最亮的星,那是把他从悲伤中解救出来的母亲。

  “快烧掉陈旧的忧伤,穿上那件未见过太阳的新衣裳,我想吉母她和我一样也这样希望。” 母亲告诉赵雷,离去的人只是先上了那辆离开时间的车,活着的人要学会放下悲伤,积极乐观,了无牵绊地向前走。

  电影《山河故人》里面说:“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我们生来孤独。每个来到生命里的人都不可能陪你到永远。我们只能带着逝去的美好和爱,凭着一腔孤勇,度过漫漫人生。

  3

  专辑里的另一首歌——《少年锦时》写的是对青春的怀念。席慕蓉在《青春》里写“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

  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 我

  从不敢和你说

  谁的青春里没有住着一个“可望而不敢及”的人呢?就如赵雷在歌里唱:“我忧郁的白衬衫,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情窦初开的我,从不敢和你说。”青春期,面对喜欢的人,羞涩不敢告白,只能是错过,所以“陪我入睡的,是月亮的忧愁”。

  “钟声敲响了日落,柏油路跃过山坡,一直通向北方的,是我们想象长大后也未曾经过爬满青藤的房子,屋檐下的邻居在黄昏中飞驰,秋天的时候,柿子树一熟,够我们吃很久。”

  我的青春,青涩且孤独,但是因为住着一个美好的你,所见之处也变得简单美好。“日落、山坡、房子、柿子树”使我的内心变得丰盈、满足。

  所以,你听《少年锦时》的时候,是否也会想起记忆中的那个ta呢?是否也有一丝丝忧伤,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只道当时是寻常。”可是,听着听着也会在心中升起暖阳。

  4

  年少之愁在于没有结果的暗恋,青年之愁在于为理想的奔波。这张专辑里,我听得比较多的还有一首——《理想》。

  理想今年你几岁

  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

  你总是谢了又开

  给我惊喜

  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

  赵雷曾在《歌手》的采访中说道:“创作早期我在北京的小屋子写歌,去录音室来回都是坐公交,当时我就想,为什么这个城市那么繁华,我却这样微不足道。”相信这句话道出了很多离开家乡,在大城市里打拼的人心中的酸苦。

  “理想今年你几岁,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你总是谢了又开,给我惊喜,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又一个年代在变换。”

  周星驰 《少林足球》里那句经典台词:“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我们铭记于心。但是,现实的鞭子也无数次抽打着我们:理想是多么地遥不可及,实现理想是多么地艰难。

  可是,赵雷又唱:“理想永远都年轻,你让我倔强地反抗着命运,你让我变得苍白,却依然天真的相信花儿会再次的盛开”。

  也许理想本身被实现与否都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我懂得与眼前的一切苟且做反抗,在迷茫中找到自己,坚持自我,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就如乐评人耳帝评价的那样:“理想今年你几岁”解剖了理想真正的意味:集绝望与盼头、悲剧与鸡汤、斗志汹涌与饱经沧桑。

  5

  为理想而漂泊的青年,终归有一天会回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家乡。《家乡》是赵雷改编瑞典民谣女神苏菲·珊曼妮的歌曲《breeze》。这首歌改编得很好,还成为89届奥斯卡提名电影《雄狮》的主题曲。

  我的家乡 越来越年轻

  就像一件俗气的衣裳

  越来越老的不止 爸爸的脸庞

  擦干那扇

  蒙着雾的车窗

  我清晰的望到陌生的家乡

  流失的岁月被冲抹

  一切都变了

  “我清晰的望那陌生的家乡,流逝的岁月被冲磨一切都变了,推开那扇锁了很久的门,房子里无等待的人,我就像是从远方来路过这里的客人”

  远离了故乡,不知不觉把他乡当做了故乡,故乡却已成为他乡。一时间,心里的惆怅和苦闷涌上心头。

  但是,这是我最终要归回的家乡。“最终我会回来安静的陪在你的身旁,那片土下将成为我永久不弃的地方”。家乡是梦想开始的地方,是让他坚强的理由。那里有他长大的胡同,有疼爱他的母亲,有他最初的记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赵雷的歌唱生涯坎坷,曾靠酒吧卖唱谋生,参加选秀却没获得好名次,但是他没有让自己沉沦下去,一直在音乐的路上坚持着自己的本心。苦心人天不负,好音乐终究会获得赏识,他的歌也终于获得更多人的喜爱。

  6

  有人说,喜欢民谣音乐,还不是因为它够小众,可以标榜自己的特立独行。有的人说,不喜欢民谣音乐,因为听着就觉得无病呻吟,显得矫情。

  可是对我来说,喜欢民谣音乐,喜欢赵雷的歌,从来不是为了炫耀给谁看,也并没有感觉歌者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它只是让我越加明白王尔德说的那句话: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亲爱的你,听听赵雷的歌吧。悲伤有时,孤独有时,但终究抵不过一颗积极强大的心。当你拥有它时,你会发现,不管天是灰的还是黑的,跑下去,天是会亮的。

  文章转载自:民谣乌托邦

  皮皮

  作者

  90后老少女,一个生活在广州

  默默学习弹吉他、画画及写作

  普通文艺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