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赣新片炸裂!没进主竞赛好可惜

  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已然过半程,在华语梯队中,继贾樟柯导演备受好评的《江湖儿女》之后,昨天毕赣导演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也终于揭开神秘面纱。

  惊喜的是,毕赣终于没有让人失望。尽管也不乏个别差评,但前方大部分的一手评价都是赞叹。而那个传说中长达一个小时的夜晚3D长镜头,无疑看懵了不少人,同时也赢得了铺天盖地的掌声。

  当然,我们之前最关心的“毕赣如何处理从2D转化为3D这个过程”的疑问,也终于得到了解答。影片开场字幕告知“本片非3D电影,请观众在观影时自寻正确时机佩戴”。而正确的佩戴时间,正是在那个超级长镜头展开之前。当大银幕上的黄觉走进电影院,戴上3D眼镜的那个瞬间,所有观众也将同步拿起3D眼镜,共同进入那场令人惊叹的长镜头梦境。

  回想早在戛纳正式公布入围名单时,福茂就曾高度评价过《地球最后的夜晚》,他说:“《路边野餐》导演毕赣的新作继承了侯孝贤和大卫·林奇的风格。”也有法国资深影评人赞叹:“这部电影在美学上比《路边野餐》走得更远,再次确认了毕赣的才华。它是一次伟大诗意发明的见证。”

  截止今天,戛纳主竞赛单元已有14部影片完成首映。在陀螺组织的华语影评人评分表上,毕赣导演《地球最后的夜晚》虽身处一种关注单元,但3.2分的口碑显然远高于大部分主竞赛影片,仅次于是枝裕和《小偷家族》的3.1分。难免有人感叹,毕赣没进主竞赛真的好可惜。

  不过,连拉斯·冯·提尔的《此房是我造》(3.1分)也只是作为展映,毕赣假如能横扫一种关注单元,也就没什么值得遗憾了。基于《地球最后的夜晚》好评如潮,毕赣的下一部电影无疑将离戛纳主竞赛更近一步。

  我们顺便也来看看这份评分表上的其他排名。目前排名最高的是爱丽丝·洛尔瓦彻《幸福的拉扎罗》3.4分,毕赣以3.2居于第二,其次才是并列3.1分的是枝裕和《小偷家族》、拉斯·冯·提尔《此房是我造》;贾樟柯《江湖儿女》和保罗·帕夫利科夫斯基《冷战》则以2.9分并列位居第四。

  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以前没见过的,南美影评人及电影人的“阿彼察榜”,十分制。截止到目前为止,一种关注单元所有已完成首映的电影中,只有毕赣这部《地球最后的夜晚》破了七分。

  此外,不得不提的还有汇集了各国所有场刊和媒体影评人记者评分的戛纳总分榜。这个综合榜单的厉害之处在于,它综合了每年戛纳各个单元的所有影片,而不仅仅只是主竞赛单元。

  就目前来看,排名第一的是王兵导演的《死灵魂》,高达8.39分。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暂列第九名,比贾樟柯《江湖儿女》还高了一点。主竞赛单元目前排名最高的,分别是《小偷家族》《幸福的拉扎罗》和《冷战》。还有那部传说“又一个多兰问世”的卢卡斯·德霍特德《女孩》则高居第七名。

  除此之外,我们也搜罗了不少国外观众的评价,几乎大部分都是好评,这还是非常难得的。尽管也有不少看睡着、看不懂之类的说辞,但我们无法不相信,继《路边野餐》之后的毕赣导演,再次上了一个新台阶。以下便是国外的评价选摘,大家可以感受一下那种“炸裂”:

  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本届戛纳电影节最疯狂的电影体验。

  毕赣正在成为中国的塔可夫斯基。他发明了自己的时间语言、空间和记忆,来解释他的国家的变化,和任何其他电影人都不一样。《地球最后的夜晚》有着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镜头。

  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有长达50分钟的3D长镜头,处女作《路边野餐》也有个40分钟长镜头。可以肯定的说,毕赣被证明是非常出色的电影语言演奏家。

  电影史上最精彩和最复杂的镜头之一。毕赣不仅想要超越他以前的壮举,而且在数字技术上做了尽可能的尝试。导演用他精湛的技艺,用他的绘画天赋精心组成画面,揭示了他世界里的颜色,纹理以及声音。

  以一种深刻的诗意风格致敬王家卫和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追踪人物的忧郁幸福。这是大胆和罕见的电影制作,即使它会在前130分钟里测试你的耐心。

  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让人感觉《千禧曼波》(侯孝贤)都过时了。

  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如同醒着的梦一样冷漠,空灵和奇异。不幸的是,这部电影很快就被技术和视觉技巧所蚕食。导演无法讲故事,只能用影像和碎片及无尽的旁白或对话,告诉我们那些从未出现过的角色的情况。

  对于毕赣新片的节奏可能有一点不满,但是我也觉得电影很有趣,容易接受也很刺激。

  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实际上就是以适当方式呈现它独有意义的《路边野餐》。结局令人兴奋。

  在令人惊叹的现代黑色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放映后,毕赣导演受到热烈的掌声。

  预售!蓝 白 红 手 绘 装 饰 画

  看 电 影 看 到 死 微 店85 折

  今年是基耶斯洛夫斯基逝世22周年,看死君联合插画设计师李新,结合基氏著名的《蓝》《白》《红》三部曲,独家设计了一套手绘装饰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