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盘踞东北的日军拒绝投降,结果6万人冻死在西伯利亚

  作者:啸锋

  要说抗日战争中,哪支侵华日军对我中华民族作恶最多,相信没人会将关东军排除。这支“9.18事变”的始作俑者、协助731部队实施细菌战的助纣者、设立集中营制造无数屠杀的刽子手,其罪行简直是罄竹难书,对我中华民族欠下了累累血债。而所谓欲让其毁灭必先令其疯狂,其罪行终将难逃正义的严惩。

  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关东军

  日本关东军成立于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因其驻扎在日本在东北设置的“关东州”而得名。在殖民东北期间,关东军先后制造了“皇姑屯事件”和“柳条胡同事件”,侵华战争第一枪也由其打响。鼎盛时期的关东军编有31个师团,号称拥兵百万,被誉为“皇军之花”,历来都是日本陆军的精锐和“王牌”。

  9.18事变后的侵驻东北全境的日本关东军

  时间进入1945年8月,终于从欧洲战场抽回身的苏联,开始将对日作战问题提上日程。而其主要对手正是已盘踞在我东北地区40几年的日本关东军,苏军自然不敢大意。于是,在9日凌晨的突击行动中,苏军一次集中了150万重兵分三个方向对关东军展开行动。但出乎意料的是,苏军除在海拉尔、虎头和东宁等少数要塞遭到较顽强抵抗外,大部分关东军都毫无斗志,一碰即散,苏军并未费太大气力便击溃了日军苦心经营多年的防线。

  攻克哈尔滨的苏联红军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苏军刚刚经历过欧洲战场的洗礼,论战斗力、装备水平、战斗意志都远在日本之上。另一方面,关东军也已今非昔比,曾经的“精锐力量”早已被抽调到太平洋战场做了美军的炮灰。此时与苏军对抗的关东军乃是战前临时扩充而来,人数虽然达到24个师团70万人,但战斗力水平与过去相比却相去甚远,称其为“乌合之众”也不为过。

  进入我国东北对日作战的苏联红军

  随着苏军摧枯拉朽式的推进,日本俨然明白败局已定。但已是穷途末路的关东军却仍在负隅顽抗,甚至在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其仍以没有收到日军大本营命令为由,拒绝无条件缴械投降,但提出可以进行“停战谈判”。但这显然是痴人说梦。

  列队向苏军缴械投降的关东军

  8月19日,苏军阿尔捷缅科上校在9架歼击机的护航下,到长春向关东军最后一任司令山田乙三“逼降”。面对“单刀赴会”的苏军代表,老奸巨猾的山田乙三开始还不肯就范,但当他得知苏联空降兵已经成功在长春实施机降后,最后一点侥幸也荡然无存,被迫宣布关东军即日起无条件缴械投降。

  向苏军签字投降的日本关东军

  至此,仅仅历时10天时间,曾经不可一世、罪孽深重的关东军便全部成为了苏军的阶下囚。战后统计,关东军共计损失67.7万人,其中8.3万人被击毙,59.4万人投降。而被俘的近60万战犯中,约有3千人被苏军以公开审判的形式迅速处死,其中就包括12名曾经参与731实验的人员。而剩余的大部人员则被苏联用火车皮运回了西伯利亚做苦役,开始了劳动改造的生涯。但自称是“太阳之神”子民的日本人显然受不了西伯利亚的苦寒,加之苏军在给养上的吝啬,到遣返前,大约有近6万人被冻死在西伯利亚。

  在西伯利亚做苦役的日本关东军战俘

  除此之外,在二战之后的东京大审判中,曾经依靠关东军起家,并指挥关东军在华恶事干尽的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武藤章等战犯也被送上了绞刑架,这也算是印证了中国那句古话“天理昭昭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