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四年,这就是我今年最想看的电影

  没错,标题说的就是《邪不压正》!

  虽然人在戛纳,但是内地电影新闻我也一直非常关注哦。而之前在微博和微信多次提到过,今年最想看的一部,就是这部。正是因为这部影片,对今年的暑期档,也多了一分期待。

  最近本片终于确定了档期,7月13日上映。还有不到两个月,终于能看到姜文这部新作品了。

  这次的《邪不压正》,是姜文电影第一次定档暑期。这个档期也是票房爆款的热档,再加上动作冒险类型,是今年暑期档比较少见的类型。所以《邪不压正》相对来说,还是占据着很大优势的,也希望本片,能成为暑期档票房大热片吧。

  同时,在电影宣布档期的同时也发布了一支新预告和新一批的海报,相当不错哦。这批物料在当天晚上就在朋友圈和微博刷屏了。

  还是先来感受下这支预告: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干净利落的快节奏和律动感,还有血脉偾张的雄性荷尔蒙气息,这就是属于姜文的电影美学啊!

  记得2月份的时候,曾经简单介绍过这部电影。影片故事改编自张北海先生的小说《侠隐》,官方的简介是这样的:

  对于这种历史背景厚重,角色又带有一些传奇色彩的电影,本就很让人期待,而在看过原著之后,也更加期待,姜文导演在电影里还原出书中那个时代,那个风云变幻的北平城。

  这支新预告,相比影片前一版预告,在剧情上就给出了更多干货,当然体验也更炸了。

  电影故事的主线大概也出来了,角色也更明确,而北平城,首次露出了真容,民国时期的年代感,也被充分得营造出来了。

  预告里用到最多的元素,还是枪。

  枪一直是姜文电影里常见的元素。对于这个兵器,可以理解为权力、地位,或者话语权的象征,也可以看做是他作品里,传递、飙升雄性荷尔蒙必不可少的道具。

  但是从预告里,也看到更多飞檐走壁类似轻功的镜头,这应该也是姜文动作电影里的新元素。

  所以对电影里这种更为温和的动作镜头的展示,也是我比较期待的地方。

  虽然看过《侠隐》的小说,可是姜文拍电影时对原著的改写一向是“整容级别”的,之前看过小说再去看电影,经常发现故事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了,但却从未让人失望。

  相信这部《邪不压正》也一样,在保留了《侠隐》的大体框架背景以及人物设定外,姜文必然会在剧情上进行很多颠覆性的改编。

  而作为我最喜欢的内地导演之一,姜文在国内电影行业里,始终是特殊的存在。

  姜文没有被笼统划分到第五代第六代的行列当中,却以个性化的表达和独特的才华,被认为是华语电影中难得的作者型导演。

  从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始,他就以他的电影天赋,征服了太多观众。

  毕竟,他的每一部电影,都有着自己的想表达的理念和思想。

  姜文的才华是众人皆知的,他可以算得上是国内最有能力和才情的电影人。

  在姜文的电影里,总能看到他那种不露痕迹,但又能处处彰显出来的过人之处。

  比如那些黑色幽默的情节,那些引人发笑的梗。《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里密不透风的台词段子,听上去轻松,却自带深刻的内涵。

  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巧劲,让电影在谈笑间就注入了深度。

  喜欢姜文的另一个原因,是永远猜不到他脑子装的是什么,看他的电影,毫无套路可言,处处是惊喜。

  就像陈可辛之前说过的,“我最佩服的导演,就是姜文,而且从他的第一部电影就开始佩服,因为(他的电影)完全没痕迹,你都不知道他怎么想出来那些故事,怎么拍的,完全是艺术家。”

  虽说姜文不喜欢别人对他的作品进行轻率的文本解读,但因为太过期待,我们总是不能避免地想从影片的物料里,寻找出关于电影本身的只言片语。

  而在看过预告和海报之后,有理由相信《邪不压正》将会是最符合姜文个人化风格的一部作品。

  之前有人问过姜文,如果让他凭空想象创造一个东西,会造出什么。他的回答的:创造出一座城市。

  《一步之遥》里,姜文重塑了纸醉金迷的大上海,《邪不压正》里他又还原出一个民国时期的北平城。

  只不过和《一步之遥》拥有魔幻色彩的城市不同,《邪不压正》里的北平更加写实,而影片的整体氛围也从上一部夸张舞台剧式的寓言风格,回到了真实化的表达。

  为了尽可能地实现真实,姜文还在云南建造了一座等比例的北平城。

  单是这个举动,就足以窥见他为这部电影,掷下的大手笔。而影片之“大”,不仅体现在投资方面,更在电影格局上。

  姜文自己是这样形容《邪不压正》的:“如同北平的《哈姆雷特》,如同李小龙智取危机四伏的卡萨布兰卡。”

  当时的北平,正如二战时期的谍都卡萨布兰卡,这里既上演着历史现实,也流传着江湖戏说。

  不同的势力汇聚在小小城池,有武侠义士、内地军阀、日本特务、亲日分子、民族资本家还有黑帮老大,各种角色碰撞联系在一起,组成一幅属于北平的时代肖像。

  在大格局之下,姜文也非常重视电影里那些微小的细节。

  耿乐谈到过,姜文有”细节强迫症“,在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他连军帽上的走线也要查的一清二楚,如果错了就要全部拆掉重新缝。

  这部《邪不压正》在服道化上,同样也要真实地去还原一些历史的细节,从物料来看,姜文做的也比较充分详实。

  比如海报上泛黄的地图,上面北平的每一条街道都被清晰的标出来了。

  还有角色的装束打扮,甚至预告里姜文手里拿的子弹,也都尽可能去还原出当时的真实情况。

  慢工出细活,所以说,对于细节偏执起来的姜文,拍电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沉淀积累,真拍起来也比平常的电影,更辛苦。

  回望姜文以往的作品,历史一直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主体之一,而并非仅仅只是故事的背景。

  《一步之遥》里有句台词:“我们选择了历史,历史也选择了我们,我们是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就是历史。”

  与其说姜文是在讲角色的故事,倒不如说是在讲时代的故事。电影中人物与剧情存在的意义,无疑都是为姜文提供的一个反思时代、解构历史的机会:

  《太阳照常升起》通过与儿子、疯妈以及下放的知识分子种种角色有关的四个相互联系的小故事,探讨着历史环境对人的成长经历和心理的影响;

  《让子弹飞》里,张麻子为首的一帮土匪,智斗乡绅恶霸,接济劳苦百姓,在哄哄闹闹中经历了革命理想的勃发和幻灭,俨然一幅对民国时代戏谑的缩影;

  《一步之遥》以一场花国总统选举,揭示物欲横流的社会现状,而故事中完颜英遇害一案被篡改的真相,也表达出姜文对历史这一概念的不信任。

  到了《邪不压正》,姜文的焦点绝不停步在影片表面那个江湖故事上,相信这次他会像以往一样,继续和观众分享他有趣和辛辣的洞见。

  虽然姜文的电影总是包裹着宏大的格局和复杂的背景,但故事的落脚,始终在一个个人物身上。他的作品,就像鲁迅所说的志人小说,讲究以小见大。

  姜文说过,他的影片,核心是人。他强调,每部电影里的角色不仅多,而且每个人物都有各自的光彩瞬间——即使是配角,也从来不会是个摆设。

  因为人物的众多和线索的繁杂,对编剧的要求也就提高了。和姜文合作过《一步之遥》和《让子弹飞》的编剧述平形容他的电影,在体量上一部顶其他八部了。

  在干货充足的前提下,姜文的电影保持着一贯的快节奏。有人曾统计过,《让子弹飞》里十分钟二十分钟就有个剧情高潮,电影被角色和情节撑得满满的,让人一刻不能走神。

  《邪不压正》在剧情紧凑性上,很有可能达到相同的水准。

  电影中五大主演——彭于晏、姜文、周韵、廖凡和许晴——代表着不同的身份和相异的势力,每个人有实力撑起足够重量的戏份,也能在故事中相互牵制、配合。

  姜文的电影,从来不会给人过脑即忘的观感,总是让人印象深刻。有人把姜文的作品看作是一场“锦衣夜行”,细微处藏着许多值得琢磨的地方。

  这也构成了姜文电影的成功,故事中拥有的丰富的包容性,让人们可以把各自的理论套用在剧情上,从各种角度去进行解读。

  总之,这些电影提供给观众的,不只是一个观看的过程,还是能够参与到其中的尝试。

  无论是格局的庞大,还是剧情的丰满,抑或细节的多义,姜文电影的特征,来自他作者式的倾诉。

  他本人也说过,作为一个导演,他拍的永远是自己的内心。

  人们总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商业至上的年代,好作品可遇不可求。希望这部《邪不压正》,也可以今年华语电影的一剂强心针。

  能看到这样的电影,对所有他的影迷来说,总算是一种幸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