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再任总理,他能保马来西亚平稳转型吗?

  5月12日,在马来西亚必打灵查亚,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路透 | 图)

  全文共1149字,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

  不了解马哈蒂尔的人,一般都会被他92岁的高龄吓到。他出身于贫寒之家,早年主张反美的马来民族主义,得到他刚刚打败的竞争对手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拉扎克的支持,得以在政坛步步高升,最终成为执政22年的政治强人。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2018年5月10日,有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之称的92岁马哈蒂尔,就任该国第七任总理。这是马来西亚61年来第一次政党轮替,在野的“希望联盟”及其支持的独立参选人以122席打败此前执政的“国民阵线”的79席,取得下议院的多数。依照马来西亚承袭自前宗主国英国的君主立宪制,马哈蒂尔向国家元首宣誓就职。

  不了解马哈蒂尔的人,一般都会被他92岁的高龄吓到。他出身于贫寒之家,早年主张反美的马来民族主义,得到他刚刚打败的竞争对手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拉扎克的支持,得以在政坛步步高升,最终成为执政22年的政治强人。在漫长的任期内,他努力将马来西亚带向了以工业化为主要内容的现代化,虽然也屡次打压反对派,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反对党反而快速崛起,并在十年后的选举中取得重大进展。

  与新加坡类似,马来西亚是比较典型的威权政体,长期由同一个政党联盟执政,在保持政治稳定的同时,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成为“亚洲四小虎”之一。不过,马来西亚的威权政体自始即采取了议会制的形式,给反对党留下了发展空间,并有一套运行比较顺利的司法制度保障底线秩序。

  这为族群多、宗教多的马来西亚,提供了一个多方协商共同治理的基本框架。马来西亚的政党多以族群为核心组成,如马来人的巫统、伊斯兰教党、华人的马华公会、印度人的国大党等等。不同的政党彼此合纵连横,在议会制的框架下,遵循基本法治规则,推动着马来西亚的现代化进程。

  这是一个渐进的现代化转型路径。马哈蒂尔此次参选,曾多次为其当政期间利用内部保安法等破坏法治的行为向选民道歉。当选后,他明确表示,新政府不寻求报复而是要恢复法治。显然,对一个转型政体而言,法治是最重要的稳定器,是否能将政治博弈中造成的撕裂,基本限制在法治框架内,并逐步完善法治的关键细节,决定着转型的成败。

  现在看来,马来西亚的主要议题,是针对前总理纳吉布直接控制的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反贪腐、消费税等等民生议题,而不是族群撕裂等议题。有出国逃避贪腐检控嫌疑的纳吉布也表示,尊重移民局的决定,留在国内协助政权平稳过渡。而且,在马来西亚现行政体下,失去了全国政权的“国民阵线”,依然可以主导一些地方政权,实质性地参与国家治理。这不是一个胜者通吃的游戏规则,而是失败了还可以继续参与,下次再来的游戏规则。这种政制包容度,极大地增加了马来西亚进一步转型成功的可能性。

  2008年反对党取得重大胜利时,马来西亚政局保持了稳定。这一次的考验会更大。转型政治学一般认为,第二次政党轮替如果能顺利落地,就可称转型成功。61年后开始首次政党轮替,这当然是该国历史性的一步。

  92岁高龄的马哈蒂尔说,自己执政一两年后就会将总理之位让给反对派领袖安瓦尔,这位马哈蒂尔昔日的政治对手是否能顺利执掌国家政权,并向前推动超越党派政治的法治秩序,还存在变数,且让我们继续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