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遭遇意外截瘫6年 父亲因自责患精神病8次入院

  张舒涵今年9岁,家住山东省枣庄市,从小就长相俊俏的舒涵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但提到姐妹俩,村里人都忍不住叹息。2012年9月,父亲把电动三轮停在院里,因为着急忘了拔钥匙,小姐妹俩爬上了三轮车,无意中拧动了电门,结果电动车撞上屋角,姐姐张舒捷受伤轻微,妹妹张舒涵却被挤在了突出的屋角上,当场昏迷。这次事故造成张舒涵脊髓严重损伤,下肢截瘫无法行走。图为舒涵靠在母亲怀里。(图文/王东升)

  下肢截瘫后,舒涵大小便控制能力差,每次都需要大人帮助解决,“换洗的内衣每次一买就是一打,老板好长时间都认为我是做批发的,了解情况后就不收钱了。”母亲李凤抹着眼泪说。可让人担忧的是,原本活泼可爱的舒涵从截瘫后就很少说话,不愿意出家门。特别是面对陌生人时,从来都是眼神呆滞看着前方。好几家医院甚至同时做出了智力低下的诊断。图为舒涵和双胞胎姐姐舒捷。

  图为2018年5月4日,医院为张舒涵出具的诊断证明,诊断结果为脊髓损伤后遗症,智力低下。

  母亲李凤对舒涵的自闭倾向很担心,却从不承认女儿智力低下。在她看来,女儿多出门走走,多接触一些人,慢慢就会好起来的,这也许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最后的保护。她常常把女儿放在车里,带她在村里到处转转。也正是这辆电动三轮,当年让舒涵严重受伤。

  父亲张贵依直到近40岁才有了这对美丽可爱的双胞胎女儿,对两个孩子也格外疼爱。女儿出事后,过度自责的张贵依精神开始变得不正常,经常哭着说是他害了女儿,有时候又兴高采烈的告诉别人女儿快好了,稍微受刺激就会出现狂躁症状。妻子把他送到医院,检查结果让家人震惊:双相情感障碍,这是一种狂躁抑郁混合发作较严重的精神疾病。2018年,就在镇里为他家修房子时候,张贵依的病又犯了,第8次住进了医院。左图为张贵依所在的枣庄市精神卫生中心,右图为诊断证明。

  虽然厄运一个接着一个,母亲李凤却从未想过放弃。舒涵虽然外表看上去自闭呆滞,在母亲和姐姐的辅导下,却能够很轻松地阅读和书写四年级的语文课文,对数字也非常敏感。舒涵写字的时候,腰总是挺得直直的,每一笔都写得工工整整。“肯定是之前的事把她吓成这样的,我之前老哭,也对她的心理有影响吧,我相信有一天她一定会站起来的。”母亲李凤说。

  张贵依曾是一名煤矿合同工人,现在矿上每月800多块钱的生活补助,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舒涵需要长期康复治疗,为修复受损脊髓,医生建议连续做4-5次干细胞移植,总的费用约需40万元。5年多以来,母亲东凑西借已为舒涵花费近20万元,因实在无力承担,舒涵康复治疗已中断一年,干细胞移植也只是在治疗初期进行过一次。雪上加霜的是,父亲张贵依每次住院费用也近1万元,目前正在第8次住院中。

  李凤要照顾两个孩子和患病的丈夫,家里五亩地的农活都是她一个人来干,婆婆前几年脑溢血得了偏瘫,每天还要抽时间去照顾。为了省煤气,李凤在院子里支了个小锅灶,捡来柴火烧饭。屋里有一堆大小不一的带伤土豆,那是她前些天趁邻居刨土豆时捡来的。一家人很长时间才能吃一次肉,两个孩子都严重营养不良。镇里已将她家列入贫困户长期帮扶,并为其办理了低保。上个月镇上找施工队伍对他们家屋子进行了修缮,前几年当地残联等部门还为孩子治疗提供过救助。

  舒涵的伤情目前已经逐渐成为陈旧性脊髓损伤,赶在生长发育期康复治疗刻不容缓,但为舒涵进行干细胞移植和系统康复治疗所需的费用仍是一个大的缺口。听人说北京有医院能够治好女儿的病,最近母亲李凤忙着将新收的麦子晾晒干,又提前将玉米种上了,半个月下来累得手都肿了。可她说今年收成好,这让她十分开心。她打算过几天留下口粮后把剩下的麦子全卖掉,再带着问亲戚借来的一万多块钱,带女儿去北京治疗。图为李凤在满是麦茬的地里正在给玉米苗喷洒农药,提早种下的玉米都已经长出了嫩绿的幼苗。

  如果你愿意帮助舒涵,请点击蓝色字体:大病儿童救助计划,或者进入腾讯公益: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41701,您也可以扫描二维码完成捐赠,感恩您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