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译者:外国人对书中的蒙古感兴趣,他们其实不了解宋朝

  做書按:今年春节,《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第一卷由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

  这本书的译者郝玉青,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瑞士姑娘,她本名叫Anna Holmwood。郝玉青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先生是中国台湾人。她的母语是英文,自小又向母亲学瑞典语,牛津大学求学期间开始学中文,20岁时来中国游学,回去后她决心学中文,如今成为一位翻译、文学经纪人,并把《射雕英雄传》真正带到了西方世界中。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郝玉青在“故事驱动大会”上如何讲述金庸《射雕英雄传》在英语世界的地位,以及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在海外出版?等等我们非常好奇的问题。

  01

  金庸何人也?

  《射雕》今年2月在英国出版,我在这里介绍金庸很有意思,中国观众肯定都知道他,还是要给外国观众介绍一下。

  虽然不是金庸发明了武侠小说,武侠其实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但是他是中国最畅销的作家,也肯定就是在世的作家中最畅销的那位。

  15本小说共在华卖出3.5亿本,这个数据肯定是不完整的,还有人选择电子版,也有不少盗版。

  最近的一期《纽约客》,称金庸带来的现象级文化,就像《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战》的结合版。

  我本来准备了另一份讲稿,比较个人化,但还有更重要的一个问题需要回答。

  02

  为什么《射雕》之前没在英语世界出版过?

  准确地说,金庸不是没被翻译过,我的《射雕》版本是第一次由英国出版社出版的简装书。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2000年初一些香港的大学出版过那种很美很贵的版本,包括《雪山飞狐》《鹿鼎记》《书剑恩仇录》。

  到我2012开始翻译时,这些版本不是绝版了,就是很贵,我相信这种和金庸写作的气氛是不合的。

  03

  为何要到2012年这么久呢?

  我说两个原因:

  一,此前在西方时机也不对;二,在中国时机也不对。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和西方的接触变多,但最初也仅限于政治上和经济上。最近15-20年才在文化上加强了对话。不是说西方人对中国不感兴趣,而是不够有能力去做到。

  12年前,我开始学英语的时候,留意到了变化已经开始了。现在西方有更多开始学中文,能说很流利的中文的西方人越来越多。

  以前不是这样的。金庸最初开始发表作品距今也有60年了。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观众更容易找到金庸的作品,有热情又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的粉丝读者在全世界都能找到。

  中国的情况呢?中国人听说我在翻译金庸,第一反应是外国人真的可以懂吗,金庸真的可以翻译么?我其实很理解这种反应。

  实际上在金庸是有外国粉丝基础的。但一直存在一种“这么中国化的内容能翻译好吗、能被西方很好的接受么”的担忧,恰好反映了中国人觉的他们的文化长期以来被世界忽视了。我很能理解这种想法。现在中国人对他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在世界上地位是更有信心了。

  04

  中国目前还没有文学经纪人这一文化,这让英国书商很难有机会从他们常用的渠道知道或听说金庸。

  关于金庸,这个也很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就是人们很容易预设一个充满当地文化特色的文本是很难翻译的,但是我觉得一个作品的文化特质不会让翻译真正成为一个跨文化理解的障碍,却还有可能让这个作品更突出。用昨天嘉宾的话说,应该是一种“可控”的“独特”。

  05

  关于英语读者可以和金庸共鸣,我列举三个元素。

  首先,在射雕故事背景中的蒙古设定,其实是一个让外国人感兴趣的源泉。西方人很少有人知道宋朝历史,南宋北宋,外族入侵这些,还有蒙古设定、成吉思汗,这让西方读者有一个渠道去了解宋朝的历史背景。

  其次,金庸的人物塑造,以及他们的情感驱动恰巧是他的可译之处,和人物的情感世界很能引起西方读者共鸣的。

  郭靖从小背负的父仇,郭靖成长在蒙古,也讲蒙古语。这种年轻人需要完成一个使命,又需要展示忠贞,这些元素,我认为是全世界共通的。

  另一个年轻的主角,他纸醉金迷,这也很有世界性。

  最后,这点涉及它的类型。武侠是中国独有的。但这个文学种类对西方来说并不是完全陌生。

  像类似现代幻想,历史虚构这些类似的门类,在西方也很受欢迎。

  还有武侠电影,当然电影相对要好翻译一些。1960-80之间的武侠电影直接受到金庸作品的影响。也可以说,西方已经推介过一轮武侠及其元素了。

  06

  这本书又是怎么最终得以出版的了?怎么说服经纪人来做这个出版选题呢?

  我刚才尝试着回答了一些问题,这就是文学经纪人的思考方式。我也是一名文学经纪人,我从这个身份和译者的身份这两极同时了解大众出版市场。

  就是在英语世界里找到一个类似的已经成功的案例。谈到这里,我得承认,是我发起了《射雕》和《指环王》的对比。

  07

  作品进入西方世界:经纪人很重要,翻译同样重要。

  必须有好看的样章sample,因为出版商是时刻准备找理由准备说不的。

  在射雕的案例里,我用了异常多的精力和时间来准备样章,翻译和经纪人要协同一体,像一个团队一样开展工作。

  向英国出版社推介金庸真的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在金庸的写作中有很多要素是能吸引西方出版界和大众读者的,例如关于历史的叙事,文学的品质,还有故事里面魔幻的成分。

  08

  后续的出版计划。

  第一卷出版后,版权卖到了7个国家,有西班牙、德国、芬兰、巴西、葡萄牙、匈牙利,我也很荣幸的在这里宣布,也被卖给了美国,2019年将要出版。我很兴奋,美国的主流大众读者终于有机会读到金庸啦。

  09

  中国气质不一定是输出障碍。

  对这种有难度的跨文化的海外版权,其实你很难预料谁会真正成功。我们能做的就是去探寻这种可能性和潜力,去找寻那些可以跨过国界的故事,哪怕它们看起来是“不可能的”或是“中国独有的”。

  可能这独特性,正是它的卖点。

  提问

  1、怎么翻译中国特有的一些概念的呢?比如武林,江湖?

  郝:江湖和武林这样的词汇显示了中国武侠作者对自然景观的关注,这是大多数武侠作者都来自于中国那些远离朝堂的区域,饱含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纯粹之心,特别是面对北方蛮夷文化入侵的后果。

  为了解释清楚这些概念,在序言之外我又写了一个3页左右的“写在前面的话”prolugue,用的是叙事口吻,而不是研究者的那种,让英语读者先有个概念,为接下来要读到做好准备。

  2、金庸作品中有很多文化元素,诗词歌赋?怎么处理?

  金庸作品确实聚合了很多传统文化要素,他的语言是那种口语化现代文言文。他是用稍年长者的口气在叙述,但文字很新鲜,又不失生动。

  对照这个,我用的英语也是类似,新鲜灵动、不老派,也能动人,读金庸是很有趣的,读英语版的金庸也要有同样的阅读乐趣。

  如果中文版是那种吸引着十来岁的少年在深夜的被窝里偷着读的书,那英文版也该是这样,必须也要有那种感觉。

  另外我自己对中文的诗词很有兴趣,我其实很享受解决翻译诗词歌赋的困难这一过程。

  3、三国演义在西方影响力大吗?

  一般英国读者,不是很了解。但他们对三国的题材不会太陌生,随着中国影响力增强,会渐渐掀起一股热潮的。

  好莱坞也在关注金庸。我认为一般英国读者能读到的中国故事会越来越多。

  4、其他武侠作者的风格?译者也许会被带入作者的写作风格,在翻译时如何把握译者和原作者不同写作风格这二者之间的边界?金庸作品对您的性格有什么影响吗?

  其一,做这个翻译感觉有压力。我放到整体的,从研究中国文学角度来看。

  其二,我打字比看书慢,我也经常提醒自己要慢下来。文学翻译很难把自己的写作的个性完全抽离。

  其三,性格方面,我是越来越“谦逊”humble。

  金庸似乎已经变成了我的师傅,必须不断调整自己,不断学习才行。

  我有时候会把自己跟郭靖做对比,就像他学习武功一样,不是自然就学会了,必须靠着他这份同样的赤诚,我也一样,我知道我必须努力才能做好这个伟大的工作。

  5、您都自称“金庸的师妹”了,自己将来会写武侠小说吗?

  不敢。我体会到金庸的伟大之处,自己不敢写,他是大师,我就是学习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