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版四大名著聚齐,孙悟空、吕布、林冲、贾宝玉首次同框

  2018年6月12日,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办,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承办,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协办的《与时代同行·中国电视剧60周年盛典》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作为第24届上海电视节重大活动之一,庆典云集影视界台前幕后诸多创作者,一起回顾中国电视剧60年璀璨历史,也共同展望中国电视剧的美好未来,为迈入新时代的中国电视艺术完成一次具有时代意义的“壮行”与“出征”。

  电视剧版四大名著首次同框

  1958年,中国第一部电视剧《一口菜饼子》在北京电视台播出,中国电视剧发展史的序幕由此拉开。

  电视剧《一口菜饼子》(资料图片)

  遗憾的是,国产剧在1966年到1976年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这段时期结束后,中国电视剧迎来了全新的纪元。1978年5月,北京电视台更名为中央电视台。1981年春节期间,中国电视剧历史上第一部电视连续剧、同时也是改革开放政策实行之后的第一部电视剧《敌营十八年》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一直以来,中国电视剧都是中国社会发展进程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如今,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始终紧扣时代脉搏、踏着时代步伐、与时代同行”便成了中国电视剧艺术在新时期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因此,本次纪念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以“与时代同行”为活动标题,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为主题,回溯中国电视艺术的初心,探寻中国电视艺术的“使命”。

  如果要在中国电视剧60年的发展长河中选出几部最为重要的代表作品,那么陪伴了无数人成长的央视经典版的四大名著系列:1986年版《西游记》、1987年版《红楼梦》、1994年版《三国演义》、1998年版《水浒传》一定榜上有名。

  1982年10月1日,杨洁导演、六小龄童主演的电视剧《西游记》首播试拍集《除妖乌鸡国》,并自1983年开始每年春节播放当年拍摄完成的几集,1986年春节连播十一集,于1988年春节第25集拍摄完成播出当时创下了89.4%的收视率。受到资金、技术等原因的限制,这一部并未能完全收入《西游记》全部情节。这部《西游记》对中国电视剧拍摄技术的推动和重要意义是不容忽视的,是中国电视剧历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1983年,在地方呼吁机构改革的热潮中,政府开始实施“四级办电视”的政策。这项政策在将电视普及到县城以下行政区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促进了电视系统的商业化。

  1983年后,中国电视剧正式从停滞期大踏步出来,迈向成熟期。1983年,山东电视台以单元剧方式制作了总计四十集的电视剧《水浒》,山西电视台制作了三集电视剧《杨家将》。1986年,由上海电视制作中心制作的十二集电视剧《济公》与观众见面,这部电视剧剧本扎实、词曲朗朗上口,剧中许多歌曲为大众周知并广为传唱。此后,上海也成为电视剧制作的重要中心,作品高水准、贴近大众文化为主要特点,同时突出时代特征,走在时代前沿。

  1987年到1990年间,电视剧数量激增,数量多达1.2万集,根据民间故事、古典小说改编作品,反映战争、剿匪为内容的电视剧,与反映当时社会生活的电视剧一道丰富着大众的精神生活。

  1987年根据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改编的三十六集同名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这部电视剧根据红学家周汝昌的意见对结尾做了大胆的改动,拍摄集中了当时中国电视业界和红学界的诸多力量,在文学性、艺术性上都有极高的造诣,播出后引发强烈社会反响。与之前的《西游记》,后来的《三国演义》构成了1980年代中国电视剧历史上独特的风景线。

  《西游记》也好,《红楼梦》也罢,这一阶段电视剧的文化功能更近似于一场中国人的集体美学教育,直至今天依旧有效。在这些粗砺又精致的异质审美中,我们第一次意识到源于一方小小荧光屏的无限可能。这样的可能性也伴随1990年代的商品经济浪潮继续翻涌而出,电视走向千家万户,“客厅文化”得以构建,“黄金档”的传统由此而来,万人同看一部剧的国民记忆也总在上演——电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第一媒介”。

  一句“举国皆哀刘慧芳,人人皆骂王沪生,万众皆叹宋大成”定义了电视剧《渴望》的独特风景,于是有了“停电急死了看不到《渴望》的老百姓”、“连小偷都回家追剧”的奇观;

  有如“何必同志,你何必呢?”这样的表达隐匿在《编辑部的故事》里,它看起来是部喜剧,却有着喜剧之外的更多阐释空间;

  又或者是“开始即完成”的《我爱我家》,“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的《北京人在纽约》,在稀松日常的叙事里深嵌一股决绝而纯粹的刺痛。

  电视剧《我爱我家》

  这与后来临近千禧年前后的电视剧文化图景截然不同,《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的市井烟火气、《还珠格格》里极度自我的爱情想象;或是《西游记后传》里富于解构意味的后现代神话叙事,电视剧慢慢变得温润而多元,跟它在1990年代初期的锋芒毕露渐行渐远,观看电视剧也成为了照拂个体主张的一种重要途径——那些汇聚到荧屏中的景致,逐渐变成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一整套视觉符号的组合构成了人们凝望和想象完美生活的另一个彼岸。

  60年白驹过隙,电视剧从单本剧变为长篇连续剧,从黑白影像完成彩色、数字化、高清化的跳跃式发展。如今回望来时的荜路蓝缕,才真正能称忆苦思甜。昨夜,许多被时光和观众认定为经典作品的创作者们一一登台。他们的表演心得里,技术如何变,手艺人的准则从不曾转移。

  唐国强

  唐国强出生在一个医学家庭。在与电视结缘前,他演了五年话剧,拍了八部电影,可观众一提起他,却往往是“奶油小生”的讥讽和非议。步入中年,他遇到了《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一个“千古凌霄一羽毛”的传奇。为了演好他,唐国强走街亭、谒隆中、凭吊五丈原,沉浸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境界中,借助“现场”来贴近角色。他说:“人物不是演出来的,而是养出来的。”

  六小龄童等与《水浒》部分演员

  央视86版《西游记》是多少人百看不厌的经典。这在中国电视剧历史上前无古人,也很难有再来者。六小龄童说,精益求精、精诚所至。整个剧组前后走过了17年时光,“跟真正玄奘大师西天取经的时间一样。而我们一台摄像机、2000多人,在恶劣的条件下踏遍千山万水,所遇困难远远不止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马德华用猪八戒的口气在一旁附和道:“大师兄说得对”。正是1986版《西游记》整个剧组几乎是不计成本地慢工出细活,历时6年才拍成短短25集,过程之艰难堪比西天取经。

  王熙凤的扮演者邓婕用一个“艺”字来概括《红楼梦》,“87版《红楼梦》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是因为它是我们大家用了3年的时间,沉下心来进行的‘艺术’创作。”她回忆说,当年自己一进剧组就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演员学习班,“大家集中生活,研读原著、训练形体、习练琴棋书画,剧组还专门请来了王昆仑、周汝昌、沈从文等20多位大家组成的顾问‘天团’,每天给演员上课。”饰演袭人的袁枚是个有心人,录下了所有专家讲课,不仅自己温习,还让最后进组的“贾宝玉”欧阳奋强能恶补课程。那段时间,民俗大家邓云乡还亲自指导演员们怎么拿起和放下茶杯,怎么像古人一样小步走路。清史专家、专家小组组长朱家溍和红学家启功如何向演员们亲自示范古人作揖,所有人钻研着如何把中华文化瑰宝以最美好的姿态呈现给观众,这才有了今天的经典。

  从“精英”的1980年代到“大众”的1990年代,中国电视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自身形态的嬗变与进化,也为国人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他们专属的审美对象。这一方荧屏构筑起了人们理想的文化面貌,也参与着人们大多数的记忆生产——电视剧的魅力显然不止于文本自身,而构筑成不可或缺的一种生活方式,凝结并维系着国人的集体情感。

  或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它需要去经历转型的阵痛,也需要去思索对新时代的回应。但毫无疑问地,这一方荧光屏会随着时代洪流往前推进,不可逆转地迎来它的新模样,而不变的,是电视承载社会生活、再现社会意义的重要价值。今天的荧屏仍旧鲜活生动,仍旧是人们凝望向往的彼岸世界最重要的精神寄托之一,这一点始终无比坚挺。在国剧60年的重要节点上,我们想要回望一段段影像的美好定格瞬间,也想要去寻回一种种富于更多想象的发展可能性。“电视”可能会消亡,但作为生活方式的各种影像内容不会——我们所共同拥有的电视记忆,不曾被遗忘;今天的那方荧光屏所闪耀的光芒,也不会被抹去。

  本文参考文汇发布的何天平文章彭拜新闻。

  为纪念中国电视剧60周年,87版电视剧《红楼梦》全景画册开始预售,全景画册讲分为进组生活照、学习班、试妆照、定妆照、剧照、十二钗、裙钗、红楼爷们儿、花絮照(含工作照)、87年播出盛况等篇章,30多年来首次全景收录87版电视剧《红楼梦》台前幕后的难忘瞬间。

  画册书名和画册中的诗词将由当年剧组演员学习班的书法指导老师、北京大观园匾额和楹联以及电视剧开篇诗词的书法家刘汝龙老师书写。著名学者朱家溍先生在给启功先生的信里评价刘汝龙的字“当前盛行泼墨涂鸦之体,能作端楷如汝龙者,尚不多见。”周汝昌先生为刘汝龙题写“三旬一代人中难得之材也。”刘汝龙老师的墨宝将为这本画册增添光彩,也更具有收藏价值。

  画册定价188元,由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出版,210页,500多张珍贵照片;为感谢大家的厚爱,我们自己特别定制了20英寸的宝、黛、钗、凤限量版海报,独此一家预售有海报附赠,海报不单售;弥补了87《红楼梦》开播30多年来没有一本全景式呈现红楼之美和创作过程的画册空白;四张20英寸海报更是30多年来首次设计、制作的精美海报;预售购买时间本月月底截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