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娶了自己的妹妹,而一番疑心后他却没忍住对她的杀意

  照片上的这名女子名叫邓宗琳,四川省雷波县人,年仅19岁的她同时也是一个一岁女童的母亲,2017年的5月30号,这个年轻的母亲却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家的床上,而在她的旁边,躺着她熟睡的一岁女儿。那么,凶手到底是谁?邓宗琳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母亲深夜遇害,熟人成嫌疑对象。

  这里是四川省雷波县中山村,村子距离县城只有十公里,案发地就在村口的一间民房里。最早发现邓宗琳死亡的是她的母亲龚敏兰。

  死者母亲龚敏兰:“轰的一声,我说打门做啥,那个时候四点多了,反正不到五点钟。我就起来看,我喊我女儿喊不答应。”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龚敏兰打开了女儿的房门,印入眼前的一切让她至今都难以忘记。

  龚敏兰回忆说,案发前夜,自己亲手将女儿卧室门反锁并把钥匙就放在自己的枕头下,如今,枕头下的钥匙仍在,女儿却突然死在了屋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四川省雷波县公安局民警唐力回忆说:“尸体当时是仰卧在床上,她自己卧室的床上,是仰卧的状态,尸体颈部有明显的勒痕,我们初步判断,这个应该是窒息死亡。”

  警方赶到现场仔细勘查后,很快便发现了蹊跷之处。

  办案人员发现,邓宗琳的死亡现场不像是外人行凶,倒像是非常熟悉环境的人作案。听到这话,龚敏兰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龚敏兰说:“我感觉他是早就有预谋的。”

  龚敏兰口中的他名叫贺前胜,是死者邓宗琳的丈夫,案发当晚,邓家一共有四个人,龚敏兰,邓宗琳、贺前胜夫妻以及他们一岁多的女儿。龚敏兰之所以认定贺前胜有预谋,是因为案发当晚女婿的一些反常举动。

  案发后,贺前胜就消失无踪了,而本应睡在贺前胜房间的女儿却蹊跷躺在邓宗琳的尸体旁。

  邓家发生惨案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村民们议论纷纷,这给当地警方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正当民警紧锣密鼓追捕贺前胜时,他却突然来到了公安机关,并交代了自己杀死妻子潜逃的犯罪事实。

  据贺前胜透露,案发后他自己就后悔了,几度想要轻生,后来考虑到孩子还小,在亲友的劝说下,这才选择了投案自首。那么,贺前胜为何要杀死自己的妻子呢?

  在四川省雷波县看守所,记者见到了贺前胜,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贺前胜表示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犯罪嫌疑人贺前胜:其实有几次我都想自杀,但是想到我女儿,我父亲不在不会发生这个,她母亲是嫁给我父亲的嘛

  贺前胜告诉我们,他和邓宗琳相识,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两年前,贺前胜的父亲与邓宗琳的母亲龚敏兰走到了一起,组成了一个组合家庭, 22岁贺前胜与17岁邓宗琳也因此成了异父异母的兄妹,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月之后,这对异父异母的兄妹竟然发展成了恋人关系。

  母亲龚敏兰说:“开始我们都反对,但是他们一定要在一起,没有办法就等他们,然后他爸爸就走了就没在我家。觉得不好嘛,农村习惯。”

  在龚敏兰看来,贺前胜和邓宗琳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名义上却是兄妹,这样的两个人走到一起,自然会招来村民的非议,为了保护两个孩子,贺前胜的父亲决定和龚敏兰离婚并带着这对年轻的小夫妻离开了村子。

  四川省雷波县公安局民警唐力回忆起,贺前胜的家庭比较困难,用农村的话来说,就是两个结婚的房子都没有。

  在外居住了几个月之后,不堪忍受居无定所的生活,贺前胜最终还是带着妻子邓宗琳回到了岳母家。

  尽管内心感觉不太舒服,但是沉浸在新婚喜悦中的贺前胜并没有寻求改变的念头,回到中山村几个月之后,妻子邓宗琳就生下了一个女儿,这让贺前胜十分高兴。不过,作为岳母的龚敏兰却始终开心不起来,因为一家四口所有的开销,都落到了她的身上,这让她难以接受。

  对于贺前胜这个女婿,龚敏兰是怎么都看不顺眼。而另一方面,贺前胜夫妻俩尽管办了酒席,名义上成了夫妻,但是由于邓宗琳没有到法定的结婚年纪,所以两人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两人的婚姻也没有得到法律的保护。这让龚敏兰心中始终藏有一丝侥幸。

  岳母龚敏兰的态度,贺前胜起初并不在意,但是时间一长,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几个月之后,他决定带着妻子女儿外出生活。

  嫌疑人贺前胜说:“我们都能感觉到,毕竟不是傻子,其实我们两个啥子东西都不要都可以,就是想走远一点,但是你晓得不,我们走远点她一旦没看到我们,她心里头不放心。”

  在外居住了几个月之后,在岳母龚敏兰的要求下,贺前胜一家再次回到了中山村生活,然而,矛盾再次发生。

  嫌疑人贺前胜说:“我们和她在一个屋檐下,三天两头就吵架。”

  因为害怕失去邓宗琳,贺前胜开始变得疑神疑鬼,并开始经常性地翻看妻子的手机。

  不过,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贺前胜只能选择相信妻子,但是没过多久,邓宗琳就突然一声不吭地只身前往了上海打工,并断绝了与丈夫的联系,这让贺前胜十分担忧,他追到了上海。

  嫌疑人贺前胜说:“当时我就在气头上,就想打她,说好听点是男女关系,说难听点就是奸夫淫妇的关系,就那种关系嘛。当时我说,我只是没捉奸在床而已了,只差那一点了。”

  回到四川雷波老家之后,贺前胜和邓宗琳夫妻两人似乎也恢复了平静的生活,不过,这种平静很快又被打破了,贺前胜亲手将妻子邓宗琳杀死在了家中。那么,案发当晚,这对小夫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渐渐也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没有惊喜没有意外!”这是邓宗琳家里的一面墙上留下的话,这句话是贺前胜带着妻子回到中山村后亲手写下的。显然,妻子邓宗琳的回归让他感觉十分满足,哪怕是两人回来后一直处于分居状态。

  但是,这种满足很快便被打破了。尽管夫妻俩分房而睡,但是在隔音条件并不好的农村,贺前胜可以清楚地听到隔壁房间妻子的一举一动。

  听到隔壁房间里,自己的妻子在电话中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贺前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贺前胜越想越愤怒,于是决定要报复这个女人。案发当天晚上,他以拿尿不湿为借口从岳母龚敏兰那里偷得妻子房间的钥匙,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开门走了进去。

  雷波县公安局民警唐力说:“进了房间之后,邓某还是睡在床上,睡得很香,吹起电扇,他还在抽烟,叼起一支烟,后来他越想越起,他就喊了一声邓某,邓某没理他,他就觉得你现在连话都不愿意和我说。”

  邓宗琳的态度,彻底地激怒了贺前胜。

  然而,邓宗琳的呼救声却始终没有停止,这让贺前胜十分恐惧。

  在一番施力后,他看到心爱的女人动弹不得,怎么也唤不醒,贺前胜这才意识到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为了逃避打击,他将妻子房门的钥匙悄悄地放回到岳母的房内,之后夺门而出

  如果有来生,还要和你在一起,贺前胜的话乍一听还挺深情,不过时至今日,他都认为悲剧只是自己一时冲动酿成的。但事实上,感情需要的是信任、理解和沟通,缺失去了这些,悲剧也就注定了,就算避开了这一次,那么,下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