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英雄》引关注,印度人家中真的没有厕所吗?

  《起跑线》的热度还在蔓延的时候,上个礼拜印度又一神作再度来袭,再一次刷新了国民的视野,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印度女性的现实地位,简直就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

  影片改编自真人真事,探讨印度农村家庭普遍没有厕所,妇女必须在野外如厕的现象。女主角担任教师,嫁给男主角后,发现家中没有厕所,和男主角“闹离婚”,还来了一场革命。

  听上去就很离谱是不是?一场因为“厕所”引发的婚姻纠葛,一个为爱人建立厕所的英雄。想想就觉得诡异。

  看完却觉得很真实,很受触动。

  当我们谈论印度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印度人家中真的没有厕所吗?

  观影过程中不免产生好奇,印度平民家中真的像电影里描写得那样,连厕所都没有吗?

  据参考消息网11月19日报道,德媒称印度国内缺少厕所,改善公共卫生条件的行动又进展缓慢,很多人,尤其是女性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在印度的村庄,疾病甚至死亡成了不良如厕习惯的常见后果。在印度农村,超过70%的人仍然是在草丛、露天、路边或铁轨旁随意如厕。人的粪便污染庄稼、粮食、井水和池塘。儿童便后不洗手导致疾病传播。”

  问题不只是缺少厕所——而是人们并不想用厕所。结果是上百万人因此死亡或者受疾病困扰而发育不良。

  其实,厕所在印度难以推广,并不仅仅是经济发展落后、基础设施不完善,它在本质上是一个宗教文化问题。

  (来源:参考消息网)

  印度的主要宗教是印度教,印度教对“洁净”、“肮脏”有着自己的理解并通过宗教信条进行了非常严格且细致的规定。印度教的圣典《摩奴法典》把“在远离自家房屋的大自然排泄”当做宗教信条,大自然是“洁净”的,鼓励信徒去户外方便,“生于自然,化于自然”;印度教认为厕所是污秽之所,是不吉利的,许多教徒自然极力反对在自家建设厕所,有的人即便家里有厕所也依旧习惯到户外解决;再如印度人普遍认为左手是不洁净的,如厕后不是使用厕纸,而是通过左手用水清洗……

  厕所的匮乏,不仅仅影响卫生,威胁到印度人的健康和安全,它还滋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印度是一个强奸频发的国家,露天排泄的习惯给强奸犯提供了机会。一份联合国的调查报告也就显示,印度50%的强奸案都发生在女性去户外上厕所的途中。可以说,印度是全世界最需要进行“厕所革命”的国家。最近几年,印度政府也正大力推广“建厕”活动。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开展“清洁印度”运动。印度媒体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清洁印度”运动实施以来,印度全国已有超过5000万座的厕所建成。

  (来源:荔枝网)

  “在我们国家,对抗文化是一件

  不容易的事情”

  影片中,女主贾耶与凯沙夫相爱并结婚后,发现自己丈夫家中竟然没有厕所,要赶在天亮前跟着村子里“尿壶妇女会”到村外去露天解决生理问题,白天只能尽量控制。

  贾耶受过高等教育,和村里的其他妇女成群结队到野外如厕这种做法在她看来不仅十分荒谬,是对妇女的不尊重,也会让妇女的安全和隐私受到侵犯。她提出在家中建立一个厕所的请求,然而,男主凯沙夫的父亲是一个彻底的有神论者,并且还是一个传统文化的顽强维护者。他对儿媳妇提出这种要求感到十分愤怒,认为这是亵渎神灵的做法,且违背了当地的文化传统。

  此外,在凯沙夫向村委会提议建立公共厕所的时候,所有的妇女也都出乎意料全都坚定站在了反对的一方。她们控诉凯沙夫这么做违反教文,指责贾娅就是受了太多的教育,才会把一件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

  对此凯沙夫做出这样的回应:“这个国家的妇女自己都不懂得尊重自己,否则她们不会在野外方便。“

  最大的悲哀不是压迫和不平等对待本身,而是被压迫者都觉得理所当然,成为不平等文化的保卫者。

  而在印度是如此,在中国也是如此。

  就拿妇女缠足来说,据现代学者考证,缠足开始于北宋后期,兴起于南宋,直到清末才逐渐得以废止。明代的缠足之风进入兴盛时期,出现了“三寸金莲”之说,要求脚不但要小至三寸,而且还要弓弯,但清以前的出土女尸尚未发现有缠足者,可见在当时缠足也并不十分普遍。清代的缠足之风蔓延至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不论贫富贵贱,都纷纷缠足,但不缠足者也不在少数。

  冯骥才在《三寸金莲》的序言中曾写道,“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提起笔来,为中国妇女的缠足史划一个终结的句号。因为那蹒跚地行走在中国大地上的小脚即刻就要消失了。但是别以为这个句号会划得轻松,一挥而就;就像看过一本大书那样,随手一合便是。这个句号划起来分外的凝重沉缓,艰难吃力。低头一看,原来它不是通常的墨色,而是粘稠而殷红的血!”

  在《三寸金莲》这部小说里,戈香莲的小脚是由奶奶一手塑造的。“奶奶要是心软,长大你会恨奶奶呀!”奶奶裹脚时说。

  “受不就受一时,一咬牙就过去了。‘受苦一时,好看一世’嘛!等小脚裹成,谁看谁夸,长大靠这双宝贝脚,求亲保婚少得了?保你荣华富贵,好吃好穿的一辈子享用不尽!”

  在中国长达上千年的妇女裹脚史当中,延续裹脚这一“手艺”的,不是别人,正是妇女这个群体。

  中国妇女沿袭缠足这一陋习并且以此为荣,就像印度妇女习惯半夜里到野外解手一样,她们作为性别不平等的受害者而不自知,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只有伤者才能理解受伤者的痛”,影片中某位政府官员说道。当越来越多像贾耶一样不被理解的妇女选择为自己的正当权益而战,当越来越多的中国小脚妇女不再选择默默忍受裹脚钻心的疼痛——当少数人的权益变成多数人的权益,落后的文化才可能得以进步。

  女权意识的自我觉醒

  从《神秘巨星》到《厕所英雄》,2018年以来的这两部印度电影说着同一个话题:女性在家庭中的弱势地位。

  在《神秘巨星》中,尹希娅的爸爸是个面容凶煞的十足恶棍:回到家就像皇帝一样,说一不二,尹希娅和妈妈都要绝对服从与他。

  为了支持女儿的音乐梦想,尹希娅的妈妈偷偷卖掉项链给女儿买了台笔记本电脑。被丈夫发现后,关起门来就是一顿毒打。

  尹希娅的妈妈一味顺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毫无经济来源的她,如果不依靠丈夫支撑起这个家,又能如何生存下去呢?

  直到看到尹希娅走到领奖台,实现了自己的音乐梦想,尹希娅的妈妈逐渐生发出独立生活的底气,在丈夫又一次要当众对她动武时,她没有屈服,而是选择了毅然决然地离开。

  这一次,她终于懂得了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如果说《神秘巨星》告诉我们,获得男女平等的前提条件是实现女性经济独立,那么《厕所英雄》告诉我们,要想实现男女平等,首先你要意识到,现状中哪里是不平等的,需要通过抗争才能解决,而不只是寻找权宜之计。

  其实,女权意识的觉醒绝不仅仅局限于像印度一样的某个国家,即便在民主意识发展较早、男女平等观念起步较早的美国,也经历过女性意识崛起的过程。

  去年冬天,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一季在中国热播。这部既展示美籍犹太人宗教习俗、生活面貌,又能呈现美国单口喜剧发展历史的美剧无处不体现着女性主义的光辉。

  面临丈夫出轨闹离婚,女主角没有低三下气的挽留,而是大声说“你走吧”——

  在路过妇女的广场集会时,她走上台质疑是男权社会麻痹了女性的独立意识,使她们对政治生活漠不关心,完全插不上手——

  在与著名女喜剧表演艺术家交谈过后,她犀利地指出女艺人表演者不应该为了取悦男性观众而丑化自身形象。

  在她看来,女性不应该“明明很饿却说不饿,明明没错却装作愧疚”——

  而她在丈夫出走后也从完全与社会脱节的全职主妇向前迈出一步,不仅当起了商场售货员,还开始正视自己的潜能,大胆追求自己热爱的喜剧事业——

  麦瑟尔夫人面对社会对妇女的不公平待遇,没有逆来顺受,她浑身上下透露出现代独立女性的光辉。

  在《厕所英雄》这部影片中,也有一个片段十分有震撼力,象征着印度妇女的性别意识觉醒。某一天,尿壶妇女会的成员们受到贾耶的鼓舞,一向习惯逆来顺受的她们终于决定向不平等的待遇发起挑战,为自己的权益而战。于是她们纷纷扔掉尿壶,向自己的丈夫提出在家中建厕所的要求。更多的妇女走上街头,举起条幅游行示威,呼吁应该尊重女性,保护女性,在家中建立厕所。

  能够彻底改变妇女境遇的,不是别人,而是妇女自己。贾耶这样的女性越多,印度就会越早迎来妇女意识觉醒的那一天。

  而只有到那一天,我们在谈论印度的时候,才不会皱起眉头说,“印度妇女地位真是低到了尘埃里!”而是意味深长地说,“印度姑娘的舞步这么欢快,涤荡着自由的律动,这才是心灵获得了解放的样子啊!”

  ———— / END / ————

  近期好文阅读

  责编:石头君

  ■凤 凰 网 文 化■

  时代文化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