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城市什么样子?糖果色、没有歧视、没有拥堵

  中国艺术现场 关注正在发生的艺术事件!▲

  这一次MoMA的新展

  就算你对艺术家了解不多

  也不妨碍你一见倾心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Stars Palme Bouygues. 1989. Paper, paperboard,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39 3/8 × 15 3/4 × 15 3/4″ (100 × 40 × 40 cm). van Lierde collection, Brussels. Vincent Everarts Photography Brussels

  这叹为观止的细节!

  这让人心情顿时愉悦起来的色彩!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Ville de Sète 3009. 2000. Paper, paperboard, plastic,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31 1/2 × 9′ 10 1?8″ × 6′ 10 11?16″ (80 × 300 × 210 cm). Collection Musée International des Arts Modestes (MIAM), Sète, France. ? Pierre Schwartz ADAGP; courtesy Musée International des Arts Modestes (MIAM), Sète, France

  这繁复的结构

  夸张而让人兴奋的设计!

  城市之梦,乐不思返

  如果有人问你,未来的城市什么样子?

  你就可以说,去看MoMA的新展吧!

  什么样的言语都比不上其中的任何一件作品。

  《波茨·伊塞克·金格勒茨:城市之梦》,这个刚刚开幕的新展是对这位富有远见的刚果艺术家三十年艺术生涯的专题性回顾,将展出艺术家30多件“超级微型立体雕塑模型”——金格勒茨将这些模型称为“Extreme Maquettes”。

  展览一开幕就引起了美国各界的关注。有媒体称,这可能是今年夏天被谈论最多的展览!

  因为人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么出众的设计直觉和精巧手艺了——技术上不逊色于最先进的建模技术,而创造力上更是让人叹服!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Paris Nouvel. 1989. Paper, paperboard,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33 7/16 × 24 × 27 9/16″ (85 × 61 × 70 cm).

  Long-term loan from the Centre national des arts plastiques, France to the Ch?teau d’Oiron, France, FNAC 981003. ? Cnap (France) / droits résérves; photograph by Frédéric Pignoux, Studio Ludo

  走近一看,你会发现组成这些“超级模型”的材料其实平淡无奇——裁剪过的彩色纸、印刷纸、包装纸和纸巾以及纸板、瓦楞纸板、铝箔、木料和塑料泡沫,在这些材料上再用彩色铅笔、墨水笔、蜡笔、颜料和记号笔涂抹装饰。而那些用以连接“城市”各部分的材料更是五花八门,包括了胶带、纱线、吸管、珠子、牙签、啤酒罐、瓶盖等等——

  这些细碎的材料在艺术家的手里,像是施了魔法一般,以精确无比的曼妙姿态搭配到了一起。

  这位擅长通过模型来表达自己对城市、对人类社会愿景的非洲艺术家刚于2015年去世,享年67岁。他在生前也曾多次参与过国际大展,包括MoMA于1997年举办的展览《项目59:作为隐喻的建筑》。

  但这一次《城市之梦》是波茨·伊塞克·金格勒茨在美国的首次回顾展,也是第一次对他的作品进行了重要的专题性梳理。

  波茨·伊塞克·金格勒茨

  Bodys Isek Kingelez outside his home in Kinshasa, 2014. Courtesy André Magnin, Paris; photograph by Fredi Casco.

  艺术家三十多年来的职业生涯中,每一关键阶段的代表作品都会展出——从早期以市政建筑、公共纪念碑和国家馆为造型的雕塑,到壮观的、广阔的城市模型,再到后期越来越突破传统的另类创作。

  《城市之梦》还融入了VR体验——观众可以身临其境地穿梭在他的作品《鬼城》之中。你仿佛进入了艺术家不可思议的想象空间里,还要捂住嘴巴,别因为那难以置信的细节张力尖叫出声。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Ville Fant?me. 1996. Paper, paperboard, plastic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47 1/4” × 8′ 8 7?16″× 7′ 10 1?2″ (120 × 570 × 240 cm).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Geneva. ? Bodys Isek Kingelez / Photo: Maurice Aeschimann. Courtesy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这一件《鬼城》是金格勒茨最大规模的城市景观模型。他想象着一个不需要医生或警察的城市。“这是一个和平的城市,每个人都自由,”他说,“你在这里,只感受到快乐和生命的美丽。这是世界上所有种族的大熔炉。你生活在乐园里,就像是天堂。”

  这个“天堂”是梦幻的,也是“切实”的,艺术家为此建造了前面的公共基础设施,包括发电厂、邮局、充足的停车位等等。当你“畅游”其中,就要乐不思返。

  复杂世界里,糖果色的希望

  在艺术上,

  波茨·伊塞克·金格勒茨是自学成才。

  他在创作上的灵感和愿景

  都与他的生命经历有关,

  那些“超级模型”代表着想象和未来

  ——那是城市的乌托邦,

  也是一个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诚挚向往。

  Bodys Isek Kingelex with ?toile Rouge Congolaise in Nantes, 1993. Courtesy André Magnin, Paris; photograph by André Magnin.

  1948年,他出生于比属刚果的农村中,父母是农场工人,他是九个孩子中的老大。后来刚果独立,变成了刚果民主共和国。二十几岁的金格勒茨来到首都金沙萨市学习生活。

  他在大学期间获得了经济和工业设计的学士学位,精通五种语言。人生过半,他才走出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借着参展的机会到处旅行,他感受到了不同的文化,但更多的是人类、社会所面对的相似的问题。

  金格勒茨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尝试艺术创作,由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他一开始就从谁都会的创作手法开始——从此以后,与“剪刀、吉利刀片和胶水、纸张”再也没分开过,他在生活中收集各种琐碎的材料,在生命中汲取灵感。

  展览中,有一件早期的作品名叫“美国马里兰大学”,但那时候金格勒茨还没有去过美国。这件作品是缘于他大学毕业后曾在中学教课,那时候这个重新起步的国家将年轻一代的教育作为重中之重。金格勒茨身为老师,密切关注着外界的教育领域。模型中这所美丽的校园建筑反映出了他的美好向往——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祖国的下一代。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Untitled. c. 1980. Paper, paperboard,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32 15/16 × 14 7/8 × 9 5/8″ (83.6 × 37.8 × 24.5 cm). Private collection, Paris. Photograph by Kleinefenn

  1989年,金格勒茨受邀前往参展在蓬皮杜举行的展览“大地魔术师”——这也开启了他的世界之旅。金格勒茨之前就一直很关注世界时事和社会问题,亲身游历之后更是刺激到了他的创作。

  一方面,立足于国际视野,当他再回头看自己生活的城市金沙萨时,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当时,蒙博托的独裁统治正在走向尾声,金沙萨将迎来新的面貌,不知是好是坏。一切依然混乱,同时蕴含着希望。蒙博托执政时,曾计划在金沙萨盖一座非洲最高最辉煌的建筑,但至今仍未完成。

  金格勒茨以此为灵感做了一件名叫“美丽金沙萨”的作品,极尽繁华和梦幻——那是一个地区在发展中呈现的生命力,前进与毁灭共行。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Kinshasa la Belle. 1991. Paper, paperboard,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24 13/16 × 21 5/8 × 31 1/2″ (63 × 55 × 80 cm).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Geneva. ? Bodys Isek Kingelez / Photo: Maurice Aeschimann. Courtesy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另一方面,金格勒茨也将视线投向国际。这种在发展中矛盾的生命力无处不在。他的作品关注了艾滋病危机、日本的战后修复等社会问题。

  1995年,正值联合国成立50年,他创作了《联合国》。这一件想象中的“联合国”去除了明显的政治色彩,多样的形状和颜色和谐地组合为一体,体现了一个世界公民的期待和关注。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U.N. 1995. Paper, paperboard,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35 13/16 × 29 1/8 × 20 7/8″ (91 × 74 × 53 cm), irreg.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Geneva. ? Bodys Isek Kingelez / Photo: Maurice Aeschimann. Courtesy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同期,当金格勒茨的单元性作品渐渐成熟,他便开始着手于更复杂更精致的城市景观模型。

  他的第一个城市景观模型便是在想象他出生的地方Kimbembele-Ihunga——这个小村庄,在未来会有体育场、购物中心,火车站和摩天大楼。

  最有趣的是它们的排列方式并不是所见所闻中国际大都市的样子,而带着非洲特有的文化属性——建筑与建筑的造型各不相同,有韵律有节奏感地排列在一起,表现的并非只是地方而是生活。

  金格勒茨在开始尝试艺术创作之后,曾在刚果国家博物馆研究工作了六年,从事文物修护工作。他对家乡传统的文化特性了如指掌。

  与金格勒茨密切合作过的非洲策展人奧奎·恩威佐曾说过:非洲大多数城市项目的未来,建立在自身的历史中。

  Bodys Isek Kingelez (Congolese, 1948-2015). Kimbembele Ihunga. 1994. Paper, paperboard, plastic, and other various materials, 51 3/16″ x 72 13/16″ x 10′ 5″ (130 × 185 × 320 cm).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Geneva. ? Bodys Isek Kingelez / Photo: Maurice Aeschimann. Courtesy CAAC – The Pigozzi Collection

  金格勒茨的“城市之梦”,诉说的都是对未来的美好愿景。而这并非凭空想象,天花乱坠。他经历过故乡急速而混乱的变化,看到了世界的复杂。

  他在看似乌托邦的创作中,融入了对社区和社会该如何运作、城市增长、经济不平等、建筑的改造及再利用能力等社会问题的探讨——这些议题在如今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的确,这些“超级模型”

  并不能解决任何一个问题

  但却诉说着明日的希望

  正是这样的希望和愿景

  鼓励我们去积极地应对当下的问题

  这不仅仅是金格勒茨一个人的“城市之梦”。

  来源: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ID:TheMuseumofModern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