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2亿人口的大国花外汇如流水 人均外储只剩50美元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况且在一个拥挤的鱼塘里,身形彪悍的大鱼猛地翻个身,喝口水,都能让身边的小鱼不好过。

  如果把世界经济比作鱼塘,美国就是池子里最大的一条鱼,而美元的流动性就是水里珍贵的氧气。

  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以及美联储连续加息的节奏,美元资本不断回流美国。当大鱼吸干了池子里的氧气,剩下的小鱼小虾米就缺氧得难受了。

  于是最近我们看到,新兴市场国家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巴西、阿根廷、土耳其连续出现股债汇崩盘。

  如今,连锁反应“传染”到了南亚,人口近2亿的巴基斯坦不幸中招。

  半年之内3次贬值

  由于经济状况不断恶化和对国际收支危机的担忧,当地时间本周一(6月11日),巴基斯坦央行宣布将本币卢比贬值 3.7%,至每美元119.84卢比。

  这是自去年12月以来,巴基斯坦卢比第三次贬值,半年时间累计贬值幅度达15%。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卢比是年初至今全亚洲对美元贬值幅度最大的货币。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巴基斯坦目前实施的是央行主动管理的固定汇率制度,自由浮动空间有限。

  问题是,要维持一个固定汇率水平,需要央行有足够的实力护盘。而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大约只有100亿美元,是最近3年来的最低水平,而巴基斯坦去年7月到今年5月的贸易逆差却有339亿美元。也就是说,巴国央行手上的外汇只抵得上3个多月的贸易赤字。

  巴基斯坦《国民报》6月6日报道,由于外汇储备枯竭,加之巴卢比兑美元大幅贬值,巴基斯坦可能面临严重的国际收支问题,这可能将迫使新政府向国际贷款机构,尤其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财政援助。

  巴基斯坦央行在一份电邮声明中表示,他们正在监控形势,并“已经准备好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遏制投机压力的出现”。

  贸易逆差造成“美元荒”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巴基斯坦卢比在去年12月和今年3月两次贬值,幅度分别约为5%和4.5%。

  6个月内连续3次贬值的背后,是巴基斯坦贸易“失血”带来的“美元荒”,逼迫该国央行通过贬值刺激出口竞争力,换回珍贵的美元外汇。

  巴基斯坦央行在声明中表示,基于市场的(汇率)调整反映出该国的国际收支状况,这是由于巨额贸易逆差所造成的。巴基斯坦央行预计,该国货币的贬值、加息和其他措施将“遏制外部账户失衡”。

  一些分析师则预计巴基斯坦卢比将进一步下跌。例如,渣打银行本月就下调了对巴基斯坦卢比的预期,预计巴基斯坦卢比兑美元汇率将在今年年底前将跌至每美元125卢比,并称IMF可能会要求巴基斯坦当局进一步压低卢比汇率。

  ▲巴基斯坦摊贩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据巴基斯坦《论坛报》援引巴基斯坦统计局数据报道称,该国五月份进口额达到58亿美元的历史最高值。此前,巴基斯坦当局曾采取了一切能采取的遏制进口的措施,包括引入保证金、对进口商品征收重税,但迄今为止没有取得任何成效。

  ▲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创近三年来新低(图片来源:彭博社)

  临时财长阿赫塔尔表示,预计到截至今年6月的财年,巴基斯坦的财政赤字率为6.1%,不仅高于4月份政府报告的5.4%,还远高于4.1%的目标。

  不过,巴基斯坦还能获得通过FDI(外商直接投资)输入的美元。据巴基斯坦《商业记录报》5月16日报道,巴基斯坦央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受中国投资推动作用,2017-18财年前十个月(2017年7月-2018年4月)巴外国直接投资达22亿美元,保持稳步增长趋势,同比增长2.4%,其中中国对巴直接投资增速明显,达14.14亿美元,同比增长57%,继续占据对巴直接投资首位。

  临时财长:大选前不会向IMF求援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在美元走强、美债收益率飙升,以及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宏观背景下,包括巴基斯坦、阿根廷和巴西等在内的新兴市场经济体近期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抛售,这些货币也相应贬值。

  ▲巴基斯坦首都集市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目前,土耳其、印尼和印度均提高了利率,阿根廷央行更是在5月初的短短八天时间内连续三次绝望式加息。巴基斯坦央行在上月也将政策利率上调至6.5%,为今年三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6月7日,阿根廷政府和IMF达成一项3年期的待用安排(SBA)融资协议,总额为500亿美元。彭博社评论认为,巴基斯坦可以借鉴阿根廷向IMF求助的做法。

  巴基斯坦临时财长阿赫塔尔则表示,巴基斯坦临时政府目前不会向IMF寻求援助,在7月25日的全国大选之后,新的政府将决定是否向IMF申请纾困贷款。

  巴基斯坦Topline 证券首席执行长索海尔对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在可能寻求的贷款计划之前,巴基斯坦应该向IMF发出一个信号,表明巴基斯坦正在努力达到其救助标准。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