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无法释怀的回忆,都会成为美好的遥望

  ▽

  “真高兴你还活着!”

  “你高兴就好……”

  弗兰克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对前来探病的妹妹关切的问候这样应答。

  他因自杀而被送进医院,刚刚捡回一条命,手腕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医生叮嘱不能让他独自生活,于是他暂住在妹妹家里,成为原本五口之家里的第六个人。

  在电影《阳光小美女》中,除了奥利芙,每个人都有一段无法释怀的过去。

  就像电影开头所说,这世界上有两种人,成功者和失败者。毋庸置疑,这一家人都属于后者。

  爸爸是一名成功学讲师,却没挣得一点名气,还濒临破产;

  爷爷则是个满嘴黄暴的老嬉皮士,习惯用发泄情绪来平衡情绪;

  儿子崇拜尼采,将丧文化贯彻到极致,但却有一个飞行员的梦想;

  妈妈则游走在各种琐碎家务之中,除了烟瘾大了点,没其他毛病。

  女儿奥利芙是一家人生活中绝对的主角,她阳光开朗,每天摸着她的小肚腩在家里撒欢。她的梦想是成为选美小姐,却对当下世俗美的标准浑然不觉。

  原本互不干扰的生活,却因一趟旅程全然改变。

  在一家人带奥利芙参加阳光小姐选美比赛的路上,大家从一开始地闲聊,发展到后来赌气似的互揭伤疤。

  而原本习惯独自舔舐伤口的人,一旦将所有过往袒露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将会是一场灾难。

  但生活原本如此,就算有千百件无法释怀的事发生,我们也要继续前行。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跟过去的自己和解,决裂抑或和解,都是成长的方式。

  在另一个故事中,往日的回忆最初是困住他们的枷锁,他们因此踟蹰不前,困惑难解。

  已过中年的萨利-安生活平淡却也幸福,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三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子女,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彼时的萨利-安年轻气盛、乖张不羁,却跟安静沉稳的梅成了形影不离的好闺蜜。她们有共同的理想,甚至还爱上了同一个人。

  梅一直羡慕萨利-安富家小姐的出身,无法理解她为了摆脱这个身份标签所做的一切出格举动。直到自己偶然进入了那个阶级的圈子,还做了一件让萨利-安无法原谅的事情,二人的情谊急转直下。

  在那之后的每一年,梅都会给萨利-安写信,分享她的生活现状,也希望能够修复二人的关系。但她却从来没收到过一封回信。

  萨利-安就是用这样决绝的态度与过去自己和那段往事决裂。生命是如此短暂,不应该让它被无意义的悲伤填满。于是她去到地球的另一边,选择在伦敦结婚生子,过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当她的生命步入中年,看着自己的子女渐渐长大,再忆起昨日那段不平凡的友情和爱情,心中还有一丝波澜,但很快回复平静。

  是的,她已经击碎当年阻碍她前行的枷锁,没有什么过去是过不去的,那些无法释怀的回忆,到最后都成了美好的遥望。

  这个发生在《最后的斯坦菲尔德》中的故事,只是隐秘的一角,岁月给了这个大家族太多的悲欢离合,它就那样静静地矗立在回忆之门背后,等待人们在某一天推开门,发现如潮水般汹涌的往事和那些曾经年轻过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