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藏青铜文物保护修复,真的不容易

  文物藏品是博物馆的主体,是博物馆的名片,博物馆的一切工作都必须以文物活起来为出发点。

  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安来顺解读《博物馆条例》时特别指出藏品管理和保护是博物馆工作的基础,没有藏品保护就谈不上博物馆功能的发挥和文化的传承,博物馆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建立在藏品保护的基础之上。

  为使馆藏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确保文物的绝对安全和科学管理。昆明市博物馆积极参与和申报国家、省级文物保护修复项目,组织开展馆藏文物病害评估及机理分析、科学分析检测、保存环境监测与调控、保护修复材料与工艺及其适用性评价等理论研究。

  已完成多项馆藏可移动文物本体修复保护及预防性保护项目申报立项工作,积极争取项目资金,并采取科学有效的保护措施。

  目前,馆藏青铜文物保护修复工作持续开展中,此次保护修复的文物共500余件,包括兵器、生产工具、生活用具、纺织工具、装饰品等,这批文物承载着无数先辈的心血和智慧,从多方面和不同角度反映了古滇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内容十分丰富。

  兵器有戈、矛、剑、斧、啄、钺、戚、狼牙棒、弩机、臂甲、镞等。

  生产工具有凿、犁、镰、锄、削、锛、镂孔器等。

  生活用具有勺、釜、贮贝器、枕、甑、钵等。

  纺织工具有工字形器、卷经轴、卷布轴、打纬刀等。

  装饰品有玛瑙扣饰、圆形扣饰、豆形铜扣饰、镯、铜镜、方形扣饰、鎏金铜饰、牛头饰件、房屋形扣饰等。

  礼仪器有鼎、杖头等。

  马饰有帽形穿孔铜马饰、铜片、辔、铃、策、泡、节约、马衔、一通筒、三通筒等。

  此批文物修复保护工作不只是修修补补那么简单,涉及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等多学科交叉,不仅需要每天与各种化学品打交道,还需要掌握多种科学分析检测方法,除此之外还需要懂一些常规分析检测设备的使用。

  正因为如此,从事这项工作必须具备一定的职业技能,需要掌握一定的文物修护技术。

  这批铜器都具有明确的出土地点、工艺精湛、造型优美、装饰华丽、雕铸生动、风格独具,是罕见的古代工艺品。

  大部分都是考古发掘出土,因长期埋于地下,锈蚀、变脆、残断等破坏比较严重,尤其是铜器氧化锈蚀日益加快,铜器出土后大部分未做过任何保护修复技术处理,附着于青铜器的有害物质仍继续伴随文物之上,致使青铜器腐蚀日益加剧,粉状有害锈普遍蔓延。

  去除有害锈是青铜文物保护修复的一项关键工作,除绣方法主要包括物理除绣法(如机械去锈、超声波和激光法等)和化学除锈法(如药物法、络合法、电化学还原法、氧化法等)。

  以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修复保护处理为例,主要采用机械除锈为主,化学除锈为辅的方法,化学除锈的过程中,充分考虑倍半碳酸钠置换除锈法和双氧水氧化除氯法各自的优缺点,避免了倍半碳酸钠法的长期浸泡和由此导致的器物外观的变化,相比单一的双氧水法除氯更加彻底。

  具体步骤

  ▼

  第一、除锈前的预处理

  1、清洗

  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正面以白、黑、黄色附着物为主。采用1A、2A、3A(即去离子水或丙酮或乙醇单一溶液、乙醇或丙酮和去离子水混合液、丙酮、乙醇和去离子水混合液)交替清洗,除去表面污物,为下一步除锈做好准备。

  2、机械除锈。

  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表面有大量硬结物,口沿变形,周围有绿色和灰绿色锈蚀、锈蚀坚硬。表面土锈、浮锈采用喷砂机去除。对于粉状锈严重且锈蚀较深的部位,用洁牙机、手术刀、钢针、打磨机等进行剔除。

  第二、去氯除锈

  在预处理完成之后,按锈蚀状况将其分为轻度锈蚀和严重锈蚀两类,分别采用适合的方法去氯除锈。

  第一步采用倍半碳酸钠法(Na2CO3·NaHCO3·2H2O)对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内部的CuCl进行置换,初步进行除Cl-工作。用5%的倍半碳酸钠(Na2CO3·NaHCO3·2H2O)进行除Cl-除锈,这种偏碱性的且被认为是青铜器除锈上的安全、可靠的方法,不仅可以保持文物的原貌,还能有效除去部分氯化物,优先选用此法对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进行初步处理。

  此法是一种缓慢的交换过程,通常需要反复加热和冷却或加入超声波等手段来加速置换过程。因目前我们的条件限制,选择利用中午日光照射进行加热,夜晚自然冷却的方法。

  5日后,用显微镜观察,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表面有灰白色蜡状物质析出,取样用HNO3+AgNO3试液进行滴定试验,出现白色絮状沉淀(AgCl),初步判断有Clˉ产生。

  为了确保置换反应的顺利进行,每5日更换一次溶液,两次后,为了确保反应继续进行而又不至于使东汉直口折沿平底深腹系环兽耳鱼纹铜甑表面生成过多的CuCO3·Cu(OH)2,改用3%的倍半碳酸钠溶液进行浸泡,仍为每5日更换一次溶液,直到沉淀物的量相对恒定且有所减少为止。改用0.5%过氧化氢(H2O2)氧化继续去氯除锈。经过以上两步处理,青铜器已基本完成了去氯除锈工作,接下来就是矫形补全→缓蚀→封护→做旧。

  通过这次保护修复工作,充分认识到文物保存环境直接影响文物的寿命,即使是经过清洁→除锈→缓蚀→封护的器物,也要注意文物的微观环境的调控,切实做到预防为主,抢救为辅。

  文物保护工作远不止坐办公室那么简单,通常需要耐得住寂寞和清贫,还要处理好复杂的人际关系,每天面对冰冷、破损、各种污染物侵蚀的器物。

  一件文物、一道工序、甚至一个动作反复做上几个月或更长时间是常事。

  默默无闻坚守在平凡的文物保护修复岗位,不离不弃,不仅是对文物的热爱,更是责任心和文物保护精神的传承。以上务实的工作作风,正好是 “工匠精神”的最好诠释,以匠心独具的精湛技艺擦亮历史文物这张“金名片”。

  ▼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文博圈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