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足球是丑陋的运动。加缪:我不同意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今晚就要开战,从6月14日至7月15日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终于可以准备啤酒小龙虾熬夜看球了!!!在此之前,先来科普三个重要的知识点:

  没有中国队,不要问为什么没有中国队中国人还次次嗨到不行。

  没有意大利队

  没有荷兰队

  很多女球迷要哭了……

  天哪!没有意大利男模队

  世界杯还能看什么……

  妹子把口水擦一下,

  反正没有他们。

  而且,没有意大利

  我们还可以看到德国队的大长腿们!

  C罗,梅西,内马尔也还在。

  不管是看脸还是看球,

  都不要歧视对方,

  世界杯都给了我们一个放飞自我的理由,

  享受足球带来快乐。

  很多著名作家也是球迷,

  萨特曾经说过:

  “在足球中,所有事情都因为另一个球队的存在变得复杂。”

  奥威尔也说过:

  足球比赛是仇恨,嫉妒,自恋,藐视所有的规则和受虐式地目击暴力,或者说是没有流血的战争。

  《发条橙》的作者安东尼·伯吉斯表示:

  “上帝创世用了7天,第七天属于主,第六天则属于足球。”

  2011年布克奖得主,《福楼拜的鹦鹉》、《时代的噪音》等小说的作者朱利安·巴恩斯是英超球队莱斯特城队的忠实粉丝,他认为自己打小追球的时光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J.K.罗琳是英超球队西汉姆联的球迷,她的小说中唯一提到的“麻瓜世界”的球队就是西汉姆联,哈利的同学西莫是这支球队的粉丝。

  因为小说《撒旦诗篇》中有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的情节,而被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下令追杀的英国籍印度裔作家萨尔曼·拉什迪是托特纳姆热刺队的忠实粉丝。常年活在被刺杀的阴影中并不影响他对足球的热爱,1999年他给《纽约客》杂志写了一篇长达8页的文章,标题叫《人民的运动,一个球迷的自我修养》。

  如果你看过电影《王尔德的情人》,你肯定记得饰演王尔德的大叔斯蒂芬·弗雷,他也是一名作家,创作有《秘密预算》等小说。他不但喜欢足球,而且曾经在球队诺维奇队当过经理。

  但是王尔德老师本人就不怎么喜欢足球了,他认为:

  “足球是猪猪女孩的运动,我们精致的男孩子才不玩它。”

  (football is all very well as a game for rough girls, but it is hardly suitable for delicate boys.)

  博尔赫斯和王尔德可能会有共鸣,因为他也不喜欢足球,他说:

  “足球是丑陋的美学,是英国的一大罪恶!”

  但是有两个人是绝对不同意的!

  一位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柯南·道尔。

  柯南·道尔曾经在朴茨茅斯足球俱乐部当守门员,也踢过边锋的位置。他非常有运动细胞,还是打板球的好手。

  另一位,则是与博尔赫斯并列文青最爱作家的:阿尔伯特·加缪。

  在没成为作家以前,加缪是一位职业足球运动员。

  不是玩票的!

  加缪16岁开始在阿尔及利亚竞技大学队担当守门员,德国运动杂志《11朋友》曾经刊登过【阿尔及利亚最著名的足球运动员阿尔贝尔·加缪】的独家照片。没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以前的加缪最渴望的是足球比赛的冠军。

  他说:

  “只有通过足球,我才能了解人及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