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受伤的,多半是深情人

回顾:

亲爱的朋友们,晚上好,今天我们最后一次阅读——《纳兰容若词传》。

昨天,我们读到纳兰容若续弦之后的情感状态和营救吴兆骞回京的故事,还有他词风的新变化。

接下来,多情的纳兰公子将有什么样的人生境遇呢?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

相逢一笑是故知

容若从三等侍卫升任一等侍卫之后,康熙帝对他益发宠信有加。但他还是那么寂寞,那么忧伤。

“予生未三十,忧愁居其半。心事如落花,春风吹已散。”

谁能相信这样的诗句出自一位锦衣玉食的贵公子之手呢?

康熙二十三年,康熙帝第一次南巡,容若亦随驾身边。这也是容若最后一次人生行旅。

此时,顾贞观陪着沈宛去了京城,容若却来到了他们的故乡。美丽的江南景色,开始在容若的笔下琼飞玉泄,遂有了《梦江南》组诗:

梦江南

江南好,怀古意谁传。燕子矶头红蓼月,乌衣巷口绿杨烟。风景忆当年。

江南好,虎阜晚秋天。山水总归诗格秀,笙箫恰称玉音圆。谁在木兰船?

江南好,真个到梁溪。一幅云林高士画,数行泉石故人题。还似梦游非。

这次江南之行,容若不仅留下了一组《梦江南》,还拜访了一位重要的朋友,种下了一颗日后将会枝叶繁茂、光耀万世的文学种子。

这个朋友就是曹寅。

曹寅小容若四岁,早年曾做过康熙的侍读,后来又做过御前侍卫,文采斐然,和容若在北京早就惺惺相惜。此刻的曹寅已经离开了北京,在南京任江宁织造,富甲一方。

曹家在南京是显赫的家族,而这份显赫却源自卑微。曹家世代为包衣之族,从多尔衮时代就做了皇室家奴,后来逐渐得到宠信。

曹寅的母亲做过康熙幼年的乳母,而曹寅的父亲曹玺则被派往南京担任江宁织造,成了南京望族。

康熙二年,曹玺移燕子矶边黄楝(liàn)树建楝亭,督促两个儿子曹寅、曹瑄学习。曹寅长大后以楝亭为号,著有《楝亭集》。

此次容若拜访曹寅,二人抵掌谈笑话当年。此后,曹寅携当世名家手笔的《楝亭图》来京,请容若、顾贞观等文学名士为之题咏,是为《楝亭图卷》,现藏于北京图书馆。

容若当时题咏的,正是这首《满江红·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亭在金陵署中》:

籍甚平阳,羡奕叶、流传芳誉。君不见、山龙补衮,昔时兰署。饮罢石头城下水,移来燕子矶边树。倩一茎、黄楝作三槐,趋庭外。

延夕月,承晨露。看手泽,深余慕。更凤毛才思,登高能赋。入梦凭将图绘写,留题合遣纱笼护。正绿阴、青子盼乌衣,来作暮。

这大概算容若的绝笔长调了。从图画追想江南,天涯曾经咫尺,咫尺却已天涯。

不知又过去多少年,乾隆晚年,和珅呈上了一部《红楼梦》,乾隆皇帝看过许久,掩卷而叹:“这书里写的,不就是明珠的家事么!”

曹雪芹就是曹寅的孙子,虽然他出生的时候,曹寅已经谢世,但家族的传说可能嵌给他许多往事中故人的影子。红楼在哪里?梦又在何方?

“今宵便有随风梦,知在红楼第几层”、“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这些都是容若的句子。

他所思念的,到底是一个真实的红楼,还是一处虚拟的红楼?

天海风涛之人

沈宛,所谓“天海风涛之人”说的是她的心。若说她的身,不过是一名歌女。

初见沈宛那天,容若原本只打算漫不经心地看一场歌舞。当时沈宛一脸清秀,妆容淡雅,头上随意地插着一支做工精细的梅花簪子,别有一番风韵。

沈宛早已知他是谁,轻快地走向前,朝容若福了一福,抬头盈盈一笑,说:“原来是你!”

原来是你。她回头,她笑着,她穿着大红金线的绲边旗装,她站在一丛栀子花旁,栀子花开得如同天上的星星。

她说,原来是你……回忆带着强光,教人不敢直视,他只好别过头,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沈宛时常整天为容若抚琴弄弦,或陪他下棋。每每容若夸赞她技艺过人,她总是浅浅一笑、不做表示,谦虚可爱。

容若也为她填一些词,她懂得欣赏,亦有细腻的心思去体会词里的意思,二人的感情日益深厚。

但沈宛发现,他常常在兴高采烈时,突然旁若无人地陷入沉寂。接下来的时辰,他只会怔怔地发呆,大多数时候神情寂寥。她聪慧过人,知道其中蹊跷,便默默地陪伴着。

容若是旗籍,沈宛是汉籍,没有婚姻的可能。但他还是迎娶了她,在府外为她找了一处住所。他们寂寞地结合了,连朋友们都没有遍知。

能够确证这桩婚事的,是陈见龙当时填的一首《风入松》,题目是“贺容若纳妾”:

佳人南国翠蛾眉。桃叶渡江迟。画船双桨逢迎便,希微见,高阁帘垂。应是洛川瑶璧,移来海上琼枝。

何人解唱比红儿。错落碎珠玑。宝钗玉臂樗蒲戏,黄金钏,幺凤齐飞。潋滟横波转处,迷离好梦醒时。

因为公务繁忙和家庭需要照料,他要得太多,给得太少。于是,沈宛的寓所总是冷冷清清,“可耐暮寒长倚门,便教春好不开门”,很偶然才有一点点暖色。

菩萨蛮·忆旧

沈宛

雁书蝶梦皆成杳。月户云窗人悄悄。记得画楼东。归骢(cōng)系月中。

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罗裳。偷沾泪两行。

他们相聚的时间太短,却充满着等待和回忆。容若是珍惜沈宛的,但在感情上,他无能为力。他对她很喜爱,愿意给她,他所有的一切。

但再怎么尽力,也给不了他没有的东西,那就是跟随亡妻一起而逝的爱情。所以,不到半年光景,沈宛走了,南下回归乌程。

沈宛走了,人去楼空。这是康熙二十四年,永远的离别。

人生何处不相识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公元1665年,容若三十一岁,已是一等侍卫了。

三四月间,康熙帝亲自抄录了唐代诗人贾至的《早朝》诗赠予容若,又令他赋《乾清门应制》诗,译《松赋》为满文。这些不寻常举动无不昭显着一个人事信号:容若即将获得重用。

才过而立之年的容若,却对此浑然无觉。他在想如何以又一次的词坛波澜振作一下自己的心绪。

早就想要编一部称心的词选,容若在渌水亭给一位广东惠州的宿儒写信。他叫梁佩兰,号药亭,容若邀请他北上,助自己完成这部词选。

梁佩兰千里入京了。五月二十二日,容若在渌水亭为梁佩兰设宴,席间还有顾贞观、姜宸英等一众好友。

这一天,渌水亭畔多了两株小花树,是京城常见的夜合花。盛夏时节会开出淡粉色的花,因为叶子到晚上便会合起来,所以才叫夜合花。

此时正值花期,适时应景,大家同以《夜合花》为题,各自赋诗。

夜合花

阶前双夜合,枝叶敷华荣。

疏密共晴雨,卷舒因晦明。

影随筠箔乱,香杂水沉生。

对此能销忿,旋移迎小楹。

容若的这首《夜合花》是他所有诗作里最令人难忘的。因为这一天赋诗完毕,第二天他就病倒了。接下来,一连七日,不汗而死,苦心要编的那部词集终未编成。

夜合花谢,时为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五月三十日。

梁佩兰从广东到北京,才来便要回去了。朱彝尊以诗相送,“合欢花开暑雨微,故人留君解骖腓”。

又多年后,查慎行寻访渌水亭,与友人话旧,感慨道“江湖词客尽星散,冷落池亭近十年”。

容若一逝,一个时代就此终结。

只是,这一年的春天,容若曾给顾贞观寄去过一首此后传唱天下的词: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容若这是要和顾贞观绝交?不!如果读不懂词中的深意,顾贞观又怎能称得上容若的第一挚友!

如果顾贞观没有想错,这是容若,这个“古今第一伤心人”向这个世界所做出的最温暖的诀别!

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纳兰容若与曹寅以及《红楼梦》的渊源,还有他与风尘女子沈宛的爱情,以及他与这个世界最后的告别。

笔者以为,比起苏轼、秦观等宋代词人,纳兰容若是写悼亡词的词人中最深情的。

他的一生是拿生命相爱、飞蛾扑火、轰轰烈烈、浓墨重彩、虽死犹生的一生。因此,才给世人留下了一部家家争唱的《饮水词》。

【今日话题】

亲爱的朋友们,《纳兰容若词传》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本书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是哪个章节,哪句话呢?读完这本书,你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欢迎留言分享你的感人爱情故事,并给我们点赞。我们明天见,晚安!

简单1步,完成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