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的八旗铁骑是如何跨海作战的?

作者:今夕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

字数:1450,阅读时间:约6分钟

明朝末年的东北局势让北京城里的朝廷大伤脑筋,已经统一了女真各部的努尔哈赤对关内虎视眈眈,其八旗铁骑横扫同胞尚且有余,面对因援朝战争而疲惫不堪的明军更是战无不胜。明军野战连连告负,官兵民众纷纷撤入关内,大有放弃之势。

先拿下沈阳地区,然后击败明朝的外围盟友

唯有袁崇焕拒绝退兵,在宁远城坚壁清野,凭城据守,以阻滞强大的后金骑兵。在袁崇焕的指挥下,宁远城攻防战成了明军在关外为数不多的大胜仗,打得努尔哈赤不敢向前。

关宁锦方向是通向关内的最重要通道

背后就是京城

然而这场被明廷赞为大捷的战役,却有一个常常被人忽视的后续。正是因为这场后续战斗,让大捷的显得不那么闪亮,也为大明敲响了丧钟……

骑兵上岛

觉华岛(现名菊花岛)距离宁远18里地,是一座孤悬海外的小岛。不过在明末清初的大战中,它的角色却相当重要。

只是渤海上的一座小小岛

袁崇焕在驻守宁远城之时,大学士孙承宗亲自定策,赋予觉华岛“后方基地”的职能,专门储存渤海湾附近重镇的枪炮弹药和粮秣。他们认为,后金多骑兵而少水师,断难登上被海水包围的觉华岛。陆地上又有袁崇焕坐镇宁远可以支援,算是上了“双保险”。

就是宁远旁边的那座小岛

然而也许是太过自信于觉华岛作为孤岛的防御能力,关外明军并没有重点防守这座补给重镇。岛上明军不过7000,另有7000居民,而且没有高级将领带兵,最高级的军官只是都司,大约相当于中校,和宁远城正副总兵坐镇的局面不可同日而语。

高级将领偶尔也要休息一下

然后就大意了

其实在正常情况下,明军的守备力量也没有什么问题。后金军从未展现过自己的水军实力,而觉华岛陆上守军虽少,却有2000艘各式舰船(当然大多数是运输船),足以在海面上拦截一切来犯的后金水师。

但谁也没想到,天命不予明军守岛的地利,反而给了后金军巨大的助力。

天命一失

有军事科技也不管用了

晚期的明朝,气候异常,正值“小冰河时期”,年年冬天极寒无比。有人据此认为,这也正是导致女真人必须南下寻找更温暖的生活空间的原因,而即使在明朝统治之下的各地,也因为异常的气候而粮食歉收,民乱四起。

陆上海上一起冻

小冰期在海面上的体现,则是渤海年年冻冰,以1626年最为严重。觉华岛以北的大片海域被厚厚的海冰覆盖,本当抵挡骑兵步伐的海水却成为了一条通途。

骑兵轻松进入

北方冬天水面会结冰其实并不稀奇,冬季本就是历史上北方骑兵南下的高峰期,连黄河都可能被封冻,更何况更靠北的渤海沿岸。因此此事原本就在孙承宗的计划之中。他对守岛官兵的嘱咐是即使有冰也可以凿冰为河,想办法把觉华岛和陆地隔开。

凿冰为河似乎是个办法

但在人员有限、装备简陋(早已废弛)、时间紧迫的情况下

估计就要把命都搭上去了

事实上当后金军突袭至此时,觉华岛守军们也是这么做的。但他们显然低估了大自然的力量,官兵挖掘的海沟从未能坚持过夜,每每随着风雪重新结冻。一夜之间,大雪与严寒将明军将士拼死凿出的冰河重新封死,后金数万骑兵列12队,大摇大摆地登上了岛屿。岛上明军虽顽强抵抗,无奈兵少将寡又精疲力竭,还是丢了补给基地。

死伤惨重

辎重全丢

一场对天气预计不足,导致以卵击石的防御战,就这样葬送了宁远大捷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一点优势。海冰则成为了失利的罪魁祸首。

哀叹晚明者感叹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海冰,明军在觉华岛的补给线至少还能再维持一年,就不用面对两线作战的困局,历史时间线被改写也未可知。然而历史没有假设,就算后金没有借冰攻下觉华岛,晚明的颓势也难以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