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和放下,都在你一念之间

大乘禅法十五讲

达照法师/著

第六讲 豁开正眼的直指法

被业力绑定的轮回路

第六讲题记

我们看看禅宗的初祖到五祖,五代祖师最初的接机禅法,是以什么样的因缘,碰触到学人内心深处最究竟的本质呢?

恢复生命的本来面目,要跳出一切既定的思想、概念、执着。跳出来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事实上,有智慧的人,他的内心会越来越空灵,越来越坦荡自在;而智慧不够的人,就像捡垃圾的人一样,每天只会捡更多的垃圾,让自己处在垃圾场中。有些人同猴子掰玉米棒一样,左手把玉米棒掰下来,夹在右手的腋下,右手又去掰玉米棒,腋下的玉米棒掉了下来,然后掰下来的玉米棒再夹在左手的腋下,再去用左手掰玉米棒……反复地掰,反复地丢,反复地捡,一路向前努力地去掰,一路反复地丢弃。从生下来开始,一路的陌生,认识了很多人,又忘记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又讨厌了很多事。每天都忙着对事物的种种追逐,却忘记了得到的终归失去:你正在享受它的时候,它已经在失去了。不仅这一生这样去追逐,生生世世都是这样去追逐,所以轮回就变得非常非常残酷。你尽一切努力去获得的,终归还是两手空空,什么都得不到,只是把自己这一生的行为习惯、价值观念,养成内心的一种情绪、一种境界。这个也是一种力量,凭借这种力量,又会获取下一场的聚会,下一种情绪的维护,下一种情绪的排斥。种种选择,但是选择来选择去,却不知道会选择的这个到底是谁,所以众生真的很苦。

我们人的一生,何尝不是这样呢? 每天行色匆匆,忙着追逐前面未知的种种事物,但到底要追什么也不知道。说他很痛苦吧,日子过得还蛮滋润,说他过得很好吧,确实傻不愣登的,不知道自己的起心动念,随业受报。福报现前,感觉幸福快乐;困厄现前,又感到苦和无常,但苦稍一停歇,很快就忘记了,依然故我。所以很多人修道,很难得到真正大的受用,原因是太容易束缚自己了,没有办法彻底地把有生死轮回、有是非爱恨、有烦恼对立、由种种不良因素构成的世界看透。而是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身心同时间、空间死死地绑定,于是有是非人我、有爱恨情仇、有烦恼痛苦、有生死轮回,怎么可能真正地放下呢?

我们用心去体会:其实,看透和放下,对我们原本生活的世界没有丝毫的影响和损害,也正是由于我们种种的执着,才导致了今天的轮回和受苦。如果把妄想、执着彻底放下,当下就可以契入——不受这一切烦恼束缚的生命,何其自在!但是我们扪心自问:在生活中,第一,我们并不是过得一帆风顺,特别是一些在家居士,每天还要衣食住行、是非人我,还要赚钱过生活,总是婆婆妈妈的事情一大堆,驴事未去,马事又来,每天能有多少精力投入到修道中呢?第二,让我们真正放下这个世界,好像也不容易。因为你过得还不错,有妻儿、子女、家庭、事业。如果你富且贵,旁边还有人低眉顺眼地尊重你,自己内心还有些许的安宁之处,没有如坐针毡一样的煎熬不安。中国人爱说,小富即安,小安即足啊!其实,外在世界让我们身心所受的苦远远不够。苦受的不够,便体会不深,苦好像不是我,认为苦不是我,就会认为这个世界没有多少苦,隔着一层,还蛮享受的嘛!于是让他放下对时间、空间,对这个妄想构成的世界上的种种概念、标签的执着,实在是非常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