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分猫系、犬系……和植物系

\ planting day /

城市里,怎么都种不好植物的“植物杀手”千千万——比如我就是其中之一,就算仔细照着植物说明书,也能把“好养的”仙人球养瘪掉,让“不用管”的薄荷快速焦黄……不过也有另一些人,好像天生就知道如何与每一种植物愉快相处。

春天就要到啦,为了一年之计,我们找来身边两位家藏秘密花园的大男孩来聊植物……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浇水、怎么施肥、又是怎么把爱精确给到这些不会说话的小东西的?

“没有绝对正确的方法,只有‘笨办法’”

Pinko去成都出差时,拜访了设计师叁良和妻子Rosa的家,她一回来,最先向我们描述的竟然是这位设计师家中丛生的植物盛况:“天啊他家的植物每一盆都长得好~漂亮!”

普通人的一般追求是,能把植物养活,而在叁良“极精细”照顾下生长的植物,都有着极漂亮的形态。

奇异油柑

家里100多盆植物,叁良会连盆称出每一株的克重、记录,以便随时判断它们是否干透、精确给水;他还会在天气好的时候,不厌其烦地把植物搬来搬去晒太阳;最近,他又迷上了植物摄影……

Voicer x 叁良

问:可以给植物杀手,比如我,一些建议吗?

叁良:买个特别贵的,立马上心。

羽叶洋葵

Q:成都的家里现在大概有多少植物?

A:嗯……大概100盆左右。大部分都是块根类植物,还有一小部分龙舌兰和鹿角蕨。

Q:最初是怎么开始养植物的?

A:有一次在一个拆迁的废弃小区里,发现一株三层楼高的大龟背竹,截了一段带回家盆栽。它是我的第一株植物,之前没养过,一开始它日渐枯萎——虽说也在意料之中吧,但就疯狂查了很多资料,学了很多,一发不可收拾……对啦这株龟背竹现在活的挺好的,哈哈。

布丰花,它们生长在南非。因为在草原上,火灾是构成它们完整生态的一部分,大火后的植被反而会生长得更好,所以燃烧是叁良会尝试模拟的布丰花原生环境条件之一

Q:那后来植物是怎么慢慢多起来的?

A:这个好像在问女孩“你们衣柜的衣服是怎么多起来的?”

——多吗?我还有好多没有呢!

象牙宫

Q:那在你的“植物衣橱”里,有自己特别偏爱的品种吗?

A:收藏最多的,是一种来自马达加斯加岛的植物,它叫“象牙宫”。因为原生环境干燥恶劣,所以生长超级缓慢,胖胖的“肉身”里储了大量水分,表皮斑驳,看上去“久经风雨”,总让我想象它们曾经有过什么故事。

象牙宫

Q:会花多少时间照顾植物?

A:每个周末,大概都会花2-3小时浇水打理。

布纹球

Q:你是如何知道,怎样去照顾它们每一个的呢?

A:我觉得没有“说明书”,也没有绝对正确的方法。因为地域不一样嘛,养护方式肯定也不同。我完全是靠笨办法:先查资料,搞清楚植物品种和需要环境,然后再实际操作、做记录、总结经验。

沙漠苏木

Q:工作很忙的时候会忘记浇水吗?如何确认浇多少水?

A:还是一个笨办法,把刚种下的植物连着花盆一起秤,记录初始重量,以后每次浇水前,都用秤来确认土有没有干透——我会用Numbers表格来记录这些。

Q:能把植物形态养得那么美,除了浇水还要做什么?

A:让它们陪我一起吃早餐!

白云鸾凤玉

Q:出差的时候动物可以寄养,植物要怎么办?

A:还好,喜欢的都是块根植物——它们原生地都超级干旱,所以浇水频率本来就很低,十天半个月不浇也没什么问题。现在冬天植株休眠,更不用管。

左:象足漆树;右:枝干洋葵

叁良的猫

Q:家里宠物会玩/吃植物吗?

A:不会!他是一只懒惰的胖猫,抬两只爪子可能都算高强度运动了……

铁甲丸

左:雪花西番莲;右:琉桑

Q:植物带给你最愉快、最治愈,或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A:是给它们授粉结种子的时候吧,感觉自己在强行进行“计划生育”。

Q:植物有对你的生活带来哪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吗?

A:好像很久没买过新衣服了……

白衣魁伟玉

Q:在你看来,喜欢与植物相处、与植物相处愉快的人,有些什么共性?

A:耐心与安静,对美好的生活充满期待。

惠比大黑

Q:有推荐的“入门植物”吗?

A:大戟科峨眉山、龙舌兰笹之雪、二歧鹿角蕨。都是100块左右就能搞定,满足好看、易养护、亲戚朋友看不懂三大优点。

“随便浇吧,它们自己会好好长的!”

我和郭哲的一位共同好友,用了一株植物的三张照片:“买来时”、“种坏时”、“经过郭哲指点后”,向我展示了郭哲是如何救活了她的植物的——那株奄奄一息的植物在服用郭哲的“处方”之后,饱满茁壮得甚至有点超过了标准尺寸。

作为一位时尚杂志编辑,郭哲的家……真有点老派,虽说也有满柜子的衣服和数量惊人的鞋——但它们的风头绝对没有那大量的植物和“爬宠”来得盛。

采访的时候,我问他是如何给朋友那株植物望闻问切对症下药的,他说“就多浇了点水”……这位主张“随便浇吧,它们自己会好好长的”的粗放派植物男孩,他的植物可都是枝繁叶茂,一派欣欣向荣。

Voicer x 郭哲

问:可以给植物杀手,比如我,一些建议吗?

郭哲:其实……就买买鲜花也可以的。

Q:最初是怎么开始养植物的?

A:好像是天生的喜好。我从小就是一个泡花鸟市场的小孩。然后植物一直没断过,连大学在宿舍都养。现在上海大概有60盆,大部分都是热带植物,兰花、蕨类、空气凤梨比较多。

Q:植物是怎么慢慢多起来的?

A:一方面,我的确有点“搜集癖”,就看到没有的品种就想拥有,一发不可收拾……另一方面,我还经常会有“关爱流浪植物”的心态,店主5块钱贱卖的猪笼草、因为叶子黄尔卖不掉的榕树、朋友因为长虫而弃养的菠萝、蜥蜴卖家随便丢在快递包里的多肉……我都拿来种了。

Q:这里面,你自己最喜欢的是?

A:第一名肯定是热带兰,它们从植株本身到花朵的样子,都很多样也很惊艳。对我来说它们即使不开花的时候也是有趣的。其他的话,家里蕨类也很多——有的时候还会有猎奇心理,养点空气凤梨,食虫植物什么的。

Q:植物带给你最愉快、最治愈,或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A:开花,长出新叶,冒出新根,都很值得兴奋——其实shopping也超兴奋!买植物、买盆、买土就跟买衣服一样。

Q:食虫植物真的要喂它们虫子吗?

A:不用啦,它原生的环境是因为营养不够,才进化出这样的功能。人工养的话,营养给够就好。

Q:为什么会想到养食虫植物的呢?

A:食虫植物无论样子还是生存方式都非常奇特,很“烈”,很光怪陆离,有一种未知的神秘。可能也有点“想要和别人养点不一样”的心态吧。

video by raki

Q:你是如何知道,怎样去照顾它们每一个的呢?

A:先知道植物本身需要的条件,再判断你所提供的环境,综合决定了你照顾他们的方式。每天早上都会看看每一颗的状态,适时多浇一次水或者多喷下水。

Q:我们养植物,看到叶子变黄就会很紧张,这种要怎么办啊?

A:哈哈,叶片一定会黄的,到一定时候,老的、根部的叶片就是会交替的,植物整个状态没有问题就好啦。我觉得粗放点好,太去照顾了有时候恰得其反。

Q:你是为了这些植物才租了现在这个房子吗?

A:是也不是。因为当时要从北京搬到上海,找房子时间很有限,看到这一家阳台很大、日照时间很长,就没犹豫。住过来的时候帮植物把阳台的窗帘拆了(——反正也很丑)。

Q:植物有对你或是你的生活,带来哪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吗?

A:好像就是……家里潮气蛮重的。

Q:买植物也好、照顾植物也好,你好像总是非常追求“原生”?

A:对,一方面,我有点偏执地喜欢原生种;另一方面,养植物的态度就是不怎么追求很完美的品相,总觉得植物本身的形态才是最好看的。哎,它们自己就会好好长的。

(……才没有)

花盆里有黄叶子也不要太担心喔~

虽然采访两位植物男孩,并不能让我立刻擅长起照料植物这件事来(虽然郭哲还是诚恳建议我“其实买买鲜花也不错”)……

但是,至少知道了,其实花盆里有黄叶子并不用那么担心;其实几盆植物之间的“互助小生态”也会帮忙生长;其实自己如果多花一些耐心和时间去和这些不会讲话的好朋友相处,说不定在未来的未来,“植物运”会好起来呢!

··· ?···

· 提问时间 ·

大家有什么关于植物的问题,

想要问这两位的吗?

欢迎在评论区提问(表白)喔。

采访&撰文 - 一瓦

摄影 - 叁良、郭哲、Pinko

Present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