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浮生六记》沈复的魅力,不止于一个高调秀恩爱的背影

文:双木林兮

清代文人沈复一生并没有留下过多作品,《浮生六记》是他为数不多的散文代表作之一。对于很多熟悉这本书的读者来说,其最打动人心的还是沈复对妻子陈芸的一片真情。我也深以为然,只是如今重读,又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沈复的魅力,远不止于给我们留下一个高调秀恩爱的背影。

知名主持人汪涵曾经在很多次的节目主持中推荐这本书,他说“我们要用发现美的眼光,去发现周遭的一切。”我认为汪涵所言是从审美的角度去评价该书的意义,以及沈复带给读者的美学上的思考。这种解读自然是有道理的,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很吻合当下人生存状况的角度。生活的确需要审美的眼光,否则何以对抗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

沈复在这本小书中就充分展示了他的审美视角。众所周知,这本书名为“六记”,但由于后两卷散佚,只留下前面“四记”——“闺中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沈复在这四篇记事中无不用独到的眼光去发现生活中的美,这种审美的眼光比比皆是,俯首可拾。

比如,他从小喜欢微察事物,往往能从极其细微的地方发觉人生的乐趣,写得颇有见地。在《闲情记趣》中一开篇就回忆他童年这方面的特点。夏天的蚊子嗡嗡声如雷,这该是多令人厌恶的东西,可是小小的沈复会把它们想象成鹤群在空中起舞,甚至昂头看漫天的蚊子看到脖子都僵了。为了制造白鹤青云的视觉效果,他又想法将蚊子留于蚊帐内,慢慢拿烟喷它们,结果蚊子们冲过烟雾飞翔鸣动果然就像是鹤唳云端,他也因此而心情怡然,拍手称快。

年幼的他又常常喜欢在小草丛杂的地方,蹲着身子,和石台齐平,定神去观察这些矮小卑微的自然景观,在他的眼中,丛草可为树林,虫蚁可作野兽,土砾凸起的地方比得山丘,凹下的地方能成沟堑,于是一小方天地都能带给他神游其中,怡然自得的无穷乐趣。

这一段文字真是妙极,由于把小孩子的童真童趣和胸有沟壑的特点展露无遗,它也被选进了中小学语文教材,启发着所有人要像孩子一样去发觉身边事物的美好,去品味许多景物内有乾坤的美妙。也许只有心怀物我平等,万物有情的真诚态度,我们的眼睛才能够具备审美的视角。这于我们是一种提醒,更是一种唤醒,因为我们大多数成年人越长大,眼睛就越混浊不清。

试想我们有多久没有留意头顶的星空,更别说留意那墙角怒放的生命?我们习惯了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可真是这样吗?我们有了钱和时间之后,所谓的诗和远方大多数也只是如匆匆过客般止于留影,博得众人点赞罢了,其实这何尝不是物欲膨胀后的另一种苟且方式?无论是近处还是远方,都不只是一种空间的距离,而是心理和审美的距离。如果带着狭隘和偏执去看世间,那么美就会离我们很远,相反,若带着发现和欣赏的审美眼光去观景,那么无论远近都美不胜收。

这一点沈复可谓是绝对的达人,他是一个真正懂得生活,并把苦逼生活过得多姿多味的高人。他爱花爱到成瘾,但他又不是像某些暴发户之流那样买一大堆名花香草来堆砌庭院,那充其量是爱花的数量和名贵,沈复不然。他爱花,必定要精通花的品性,深晓花的精神,且花不在多和贵。在他眼中,名贵珍稀的兰花如同宝玉,但被人用开水浇死后他发誓此生不复种兰花。杜鹃少香却易于剪裁,菊花常见但要懂得打理才能真正见出它的风致美丽。他对盆景盆栽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他是一个真正的懂得美的园丁。

正因为拥有审美的眼光,他在简陋清贫的生活中活得像个魔术师,常常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制作盆景没有上等美玉奇石不要紧,他用廉价的黄牙白菜心和木炭也一样搭配出了意境不凡的景观;冷米汤和石蒲菖籽可打造出绿茸茸的草地,老莲子和鸡蛋又能平添出荷香田园的韵致来;家贫屋窄也不妨碍活得从容有味,因为经他巧手进行三下两下的隔断和摆设,就立马显出精巧而绰绰有余的空间;没有富贵人家庭院里高大上的小桥流水又何妨?他俩用扫墓路上捡来的普通石头竟也造出了一座“蓬莱仙岛”……

所以读“闲情记趣”,品沈复笔下的浪漫人生,尽管物不奢华,人不雍容,但是他们却活得妙处横生,心旷神怡,其乐无穷。这正是源于一种爱生活,懂生活,会生活的心态,更源于一种于平凡朴素中发现美的眼睛。沈复自己就说过,“人珍我弃,人弃我取”,意思是世人都认为好的他不一定趋同,世人瞧不上的在他那可以成为宝贝,这其实正是一种另辟蹊径的审美眼光。

除了美学上的价值之外,《浮生六记》带给我们的还有文化上的思考。其一是对他笔下夫妻关系的重新审视,其二是对他作为古代读书人文化性格的重新打量。

在我们的印象中,虽然归有光,苏东坡,甚至老杜等人都在作品中写过妻子,但沈复无疑是文人中最敢秀出夫妻恩爱的一个了。这并不是说过去的丈夫不爱妻子,而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不太允许这样做。妻子在家庭中的地位一直都卑微,这从“贱内”、“拙荆”、“贱妾”、“内人”等对妻子的称谓就看得出来,所以哪怕深切思念妻子如老杜,他的笔下也多以“老妻”相称,至于写出“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的诗句都已然有了犯忌的嫌疑。相反,对妻子“藏拙守愚”反而更符合传统的文化观念。

于此再看沈复对夫妻点滴的叙写就更可见其独特魅力了!他的大胆突破源于他不拘一格的真性情,他一改妻子如衣裳、卑贱不足挂齿的论调,光明坦荡又深情傲娇地将妻子摆上了很高的地位,这多少都有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意思。其实联系沈复的一生,这一点又有着某种必然性,因为这符合他作为文化人的性格。高调秀恩爱的背后,其实反应了他作为一个读书人的独立精神。

众所周知,沈复一辈子都没有去考科举,却热衷于游山玩水。他的性格有贾宝玉叛逆的一面,虽然生在仕宦之家,也曾从父命辗转多地做过幕僚,但是他一生都与大富大贵无缘,甚至还不时要为五斗米而折腰,为生活而奔忙。即便这样,沈复始终对山水田园保持着热情,对高品质的精神生活永葆初心。

他不苟且于马马虎虎的人生,看他所钟爱的妻子,他结交的朋友,他糊涂的仕途和快意的浪游便多少看出一些他性格上很本真不趋同的地方。他不懂人情世故,受尽世态炎凉,宁愿摆画铺卖画为生,手头宽裕时可散尽千金不在乎,囊中羞涩时亦能节衣缩食克俭度平生。他的骨子里有读书人的清高和追求,心之所安,志之所向,他至少是个努力追求精神独立的读书人。

不戚戚于功名利禄,不惶惶于囊中羞涩,这的确考验着文化人的人格尊严,当然,也考验着我们当下人的精神底线。读沈复的《浮生六记》,值得思考我们自己的人生!

(完)

欢迎关注,和我一起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