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水饺皇后”离世,困境逆袭留下人生传奇

人们说她好运气,但她真正的贵人,是自己。

文 / 华商韬略 王中美

让湾仔码头水饺家喻户晓的臧健和,被证实于近日因病离世,享年73岁。

她一直被视为逆境中拼搏进取的香港精神的杰出代表,其早年奋斗的艰辛历程,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传奇。

【香港外来妹】

臧健和的人生在1977年被切成两段。

上一段,她在山东一个县医院做护工,与泰国丈夫组建了幸福的四口之家。

下一段,她和两个女儿流落香港街头,在当地人的歧视中踏上逆袭之路。

这不幸人生的切割手,是她的丈夫。

由于臧健和生了两个女儿,传统观念深重的泰国丈夫另组妻室。

臧健和一气之下离开泰国,带着两个女儿落脚香港。

为了生计,臧健和同时兼职做着三份当地人不愿做的粗活。

在一家酒楼做杂工时,因腰部意外受伤,她被炒鱿鱼。

即便面临没米下锅的困境,臧健和仍然拒绝了香港福利机构的公援金。

“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吃救济会失去斗志,孩子做人也挺不直腰杆。”

命运之神为不屈服的她,送去了挺直腰杆的机会。

养病中,一位好友前去探望。臧健和为表谢意,亲手为朋友做了自己的拿手饺子。

一口下肚,朋友赞不绝口:“你做的饺子这么好吃,去外面卖一定赚钱。”

无心之言,臧健和听后,心中却激起了波澜——身体还需调养,被查出的糖尿病又不能过劳,如果自己出摊不再打工,身体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经过细心考察,臧健和选择了湾仔码头。

那时的香港,没有地铁,人们往返于香港岛和九龙半岛之间主要靠轮渡。湾仔码头成了重要的交通枢纽,每天人流不断,各种小摊贩也应运而生。

一派繁忙中,臧健和看到了生的希望。

【码头最忙一姐】

码头上的杂卖区是底层人谋生的舞台,也是个凭真本事立足的竞技场。做吃食的手艺,单从客流就看得一清二楚,有的摊主忙得满头大汗,有的只能看热闹。

要强的臧健和,只想做其中最忙碌的那个。她相信,包饺子,不是高科技,只要功夫到了,抓住更多人的胃不是难事。

对于卖饺子,她给自己定下三个原则:高品质,讲卫生,听意见。

馅料,她总是挑选最新鲜、最入眼的;所有餐厨用品,以医院标准保持卫生,每天用消毒水清洗;多观察顾客举动、询问意见、及时改进;为了让饺子皮变薄又筋道,她曾连续数夜起床试验。

寒来暑往,臧健和的饺子由北方的咸、香、腻,变成港粤人喜欢的清淡、皮薄、鲜香爽滑。

臧健和的摊位前,顾客越来越多,回头客络绎不绝。她的水饺还进了写字楼、酒店。

顾客中,有一人是《文汇报》专栏记者,他偷偷观察母女三人,并将她们的故事在报端发表。

此后,臧健和“街头水饺皇后”的大名传遍了香港的大街小巷。

有人甚至专程从澳门赶来,只为能吃上一口“水饺皇后”做的水饺。

吃的人多了,有人建议这饺子该有个自己的名字。臧健和想到了让她走出绝境的这个码头,“湾仔码头”水饺由此诞生。

【喜从天降】

与日俱增的名气为臧健和带来可观的收入。她创下了湾仔码头摊贩中6小时卖1000份的最高纪录。

对于事业刚起步的臧健和来说,这已相当难得。

没想到,随后更大的惊喜从天而降——日本大丸百货公司老板要跟她谈合作。

当时,这位老板12岁的女儿重度挑食,唯独对湾仔码头水饺情有独钟,一口气吃了20多个。

大丸百货是日本最大的零售集团,在国内外开有数十家连锁店,在香港也已经营了20多年。

女儿的表现让商业嗅觉敏锐的父亲看到了湾仔码头水饺的市场潜力,他准备让水饺进超市。

不过,双方的进展并不算顺利。

最初得知湾仔码头水饺出自流动摊贩之手,日商决定放弃合作。

但商机令其忍不住杀了回马枪,以“为臧健和提供日本公司牌照”为条件,让她在大丸公司的工厂里生产,用日式包装,以大丸公司产品名义出售,即贴牌生产。

这遭到了臧健和的断然拒绝。

“进商场可以,但要体现出湾仔码头的价值。”

臧健和虽没做过大生意,但道理想得通。

按日商的精明打算,臧健和等于把自己苦心创造的品牌和技术都拱手于他,自己随时可能被踢出局,以后再想吃这碗饭也吃不成了。

日商考量再三,最终做出让步,同意打出“湾仔码头”的名字。

随后的“湾仔码头”,由一台木车变成了一间小木屋,又从小木屋变成了厂房。

合作的商场也越来越多,八佰伴、华润、吉之岛、百佳等大型卖场都陆续找上门。仅八佰伴香港店开业第一天,湾仔码头就卖出4万元。

借此,湾仔码头水饺占领了香港大部分的新鲜水饺市场和30%的冷冻饺子市场。

道是无情却有情】

生意越做越大,臧健和对“有品质,讲卫生,听意见”三原则的坚守却丝毫不敢松懈。有员工形容她很“无情”。

那是在1986年春,一个厨师发现面粉不够,便直接掺水,被发现后还一肚子歪理:“凭老板的名气,做成什么味道都能卖出去,随便做做就行了。”

臧健和不寒而栗——味道在,品牌才在;味道变了,还会是湾仔码头吗?

那次,她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火,全厂人都听到了她的声音:“顾客永远都不能得罪。你是我湾仔码头第一个讲随便做的人,也是最后一个讲随便做的人!”

此后,再也没人敢在品质上有丝毫怠慢。凡品质出现问题,人员一律处罚,饺子全部毁掉。

不敢得罪顾客,是臧健和做流动摊贩时落下的“病”。

自打第一次出摊,焦灼中有人买她第一碗饺子的时候,她就深刻体会到:顾客愿意吃你的东西,你自己才有的吃;顾客不愿意吃,你求都没用;掏钱的人都是自己的恩人,理应得到更好的尊重和爱惜。

也因此,从第一天卖饺子开始,臧健和不敢忽略每一个反馈,这也推动了湾仔码头的质量管理进程。

有一位顾客在饺子皮里吃出面粉袋子的残线,他写了封信:“不知道你的饺子什么时候长线了,下次要再长针就麻烦了。”

臧健和这才意识到,面粉不能开袋就用,应该先过一遍筛子。

从此,湾仔码头的水饺制作多了一道筛箩工序,保证面粉的品质。

臧健和在管理上不留情,但并不冷血,而是在拿捏着情和理的尺度。更多时候,她宁愿用宽容唤起员工的自觉和归属感,让员工主动升起责任心。

曾有一位女工,因操作失误触碰了管理红线,厂长决定按公司制度将其开除。

臧健和得知这个女工刚没了丈夫,独自带孩子来香港闯荡,深知其不易。素来不插手厂长工作的她,破例向厂长说情,并向厂长保证女工下次不会犯错。

女工保住了工作,将感激全部化作工作动力,此后表现相当出色。

【真正的贵人】

1996年,湾仔码头水饺在香港已家喻户晓,以臧健和为原型的电视连续剧《水饺皇后》的播出,更让她成了风云人物,引起诸多商业大佬的关注,找臧健和谈合资合作的电话不断。

其中就有哈根达斯的母公司——拥有120多年历史的美国品食乐(pillsbury)食品公司。

此时,臧健和也发现,工厂的效率已经跟不上市场需求的节奏。她需要找老师、找“高人”了,而且,这个老师必须很会做饺子。

“可是,美国人不吃饺子,也不做饺子,怎么可能当我的老师呢?”

遭到拒绝的品食乐并未放弃,又接二连三盛情邀请其前往美国工厂参观,臧健和被诚意打动。

在品食乐工厂,臧健和目睹了现代化的管理和机械化生产、先进的HACCP食品安全控制系统以及操作工人严谨用心的工作态度。

更让她惊叹的是,仅研发部门就比一些香港企业的工厂都要大,每年的研发基金有一亿美金。

臧健和庆幸,老师找到了。还没等参观结束,她就拍板决定合作。

最终,品食乐“连名带姓”买下湾仔码头七成股份。

在其强力运作下,“湾仔码头”快速在上海、广州建起现代化工厂,进军国内市场,并推出手工包制的馄饨、汤圆、云吞等新产品。

1999年,“湾仔码头”水饺销售额达5亿元,牢牢占据华东冷冻食品市场的半壁江山。

次年,臧建和获得第四届“世界杰出女企业家”殊荣。在 40位获奖者中,她是唯一一位用中文发言的女企业家。

2001年,湾仔码头又“意外”迎来再上台阶的机会——全球第六大食品企业,美国通用磨坊收购了品食乐,其超强的资金能力和冷链优势,帮助湾仔码头实现了更高速的全国扩张。

彼时,中国商超体系以及冷链物流设施尚不完备,通用磨坊以向商超赠送冷柜的方式,使湾仔码头得以在全国迅速铺货。

同时,通用磨坊利用产品研发和渠道能力,帮助湾仔码头开发出适合美国人的炒面、炒饭系列产品,并顺利进入美国商超。

鼎盛时,湾仔码头在国内外拥有15家大型生产基地,产品出口到东南亚、北美、欧洲多个国家;在国内则与思念、三全形成冷冻面点三足鼎立之势,年销售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

从天涯沦落人到数十亿身家的杰出企业家,有人说臧健和很有运气——

没做任何广告,却有无数媒体帮她免费宣传;没有自己的销售,却把饺子卖到了世界各地;一步步误打误撞,总像有贵人帮忙。

其实,臧健和真正的贵人是她自己——对人生品格的坚守,对产品品质的坚守。

【离开媒体视线】

卖出后的湾仔码头变得十分低调,很少受到媒体关注,近几年来更是鲜见报道。

随着年纪的增长和心脏病的压力,臧健和对产品的生产参与也日益减少。

她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去年4月,出席香港中文大学敬文书院举行的“臧建和堂”命名仪式。当时的她,坐着轮椅。

如今,湾仔码头仍是这个春节里中国人的餐桌主角,而臧健和已不在。

她的离开,结束了“水饺皇后”时代,但她的励志传奇,仍会随一袋袋湾仔码头传扬于世。

一位中国台湾网友在缅怀臧健和时说:“湾仔码头也是一个文化符号,吃饺子并不是南方人的习俗。(湾仔码头)将两岸三地串成完整的大中华区,这种感觉很亲近。”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