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术家遇见科学,世界将如何被重塑?

黄镇乾《行行重行行》,短片,13分钟,2014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与法国世界矿工文化组织联合制作 ?Zhenqian Huang

艺术表现世界的状态,却也在重塑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明珠美术馆与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合作,邀请20组来自世界各地从这一独特艺术机构走出的艺术家,精心策划推出新媒体数字艺术大展:“(重)塑世界: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数字艺术创作二十年”,以科学与艺术探索新的边界。

个展览和一座天文台

2017年,法国艺术家雨果·德维切尔(Hugo Deverchère)在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创作了作品《万象》。这件影像作品拍摄于一座天文台附近——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近期测试过火星探测器的熔岩沙漠以及一片原始森林中。艺术家使用天文学家常用于观察宇宙深处的近红外图像处理技术,通过将射电望远镜数据转换为声音,让遥远恒星与星系发射出的光波振动可被听见。

雨果·德维切尔《万象》,蓝晒照片,122×86cm;影像装置,23分钟,2017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Fresnoy)制作 ?Hugo Deverchère

所谓“万象”,即观察世界,抛开世界的表象。它犹如一场旅行,从我们周遭所及出发到遥远未知的宇宙边际,揭示出光谱中不可感知的领域。影片对人们通常的感知力和表现力提出了质疑,并试图把一些概念,比如“未知”、“不确定”和“怪异”,重新引入我们与世界的关系中。

而另一座“天文台”,矗立在法国北部。一群来自全世界不同文化和背景的年轻艺术家们在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这个奇特的“天文台”里共同思考、创造,重塑人类的感知世界,至今已有20年。

伊斯梅尔·乔弗洛伊·尚杜提斯《黑波》,短片,21分钟,2017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Isma?l Joffroy Chandoutis

艺术家们从不同的文化与背景中走来,以各自独特的视角进行观看、观察,继而创造,与其他的艺术家、思想家、理论家和科学家们发生绝无仅有的接触与碰撞。正如策展人将他们比喻为天文学家,“谦虚谨慎却一刻不停地调节望远镜,从图尔宽望向广阔的世界……他们在‘不知疲倦地调焦’,像摄影师那样,聚焦这一目标……”

戴维·德·拜特《混凝土镜子》,喷墨打印,100×125cm,2010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David De Beyter

2018年底,这座“天文台”被搬到了上海明珠美术馆。从世界各地来到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的年轻艺术家与特邀艺术家教授的作品,一同在明珠美术馆的展览中呈现。这些作品尤其关注图像、声音与通信技术,并通过对这些技术的使用、挪用和重新占有,重新为世界建模。

展览现场

用科学连接过去与未来

同科研工作者一样,艺术家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阅读者、观察者、演员、描述者、翻译者。这个“世界”可以是已然过去的世界、最为当代的世界亦或是将来的世界,有时甚至干脆同时与“过去、当代和未来”有关。

昆达尔·萨特《我刻在他的头发里》,喷墨打印,65×49cm,2016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Gwendal Sartre

艺术家们运用传统技术和数字技术进行创作,加入了混合影像、电影后期制作特效、合成图像以及摄影测量术和3D扫描。还有作品使用了前沿技术,诸如动作捕捉与互动,或使用能够每秒钟识别2000张图像的摄影机器,甚至使用纳米摄影、纳米雕刻、红外成像、数码可视化、算法、生成性和机器学习。

陈俊恺《和鸣》,行为表演和互动装置,2018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与明珠美术馆联合制作 ?Junkai Chen

曾就读于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的艺术家赛义德·阿菲(Sa?d Afifi)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后现代主义”建筑研究,并以一种混沌的、乌托邦式的秩序维度来增强作品张力。《叶马亚》是一件虚拟现实沉浸式装置作品,是赛义德?阿菲使用科学工具和方法来重新构建视觉与诗意语言的一次尝试。它以出自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CNRS)数字档案的特定的洞穴模型为基础,构建了一个梦的分演。这是一场冥想且诗意的漫游,其中每个细节都被模仿为一种音乐振动。

赛义德·阿菲《叶马亚》,VR沉浸式装置,2018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Sa?d Afifi

另一些艺术家的灵感则源于与科学的接触,以及和科学家的奇妙邂逅。他们以此探索已知和未知的物质、感官边界,构建连接图像与真实世界的乌托邦。

昆达尔·萨特《我刻在他的头发里》,喷墨打印,65×49cm,2016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Gwendal Sartre

卡登·罗比亚尔(Ga?tan Robillard)的作品《追浪》的灵感来自亨利·查理尔的故事。查理尔是卡宴(法属圭亚那)的“恶魔岛”上的一名囚徒,他利用基本的计数技巧来研究海浪的运动,从而制作逃离小岛的方案。卡登创造的图像展示了数学方程如何模拟波浪运动,以及流体在时间和空间中的演化。他利用计算机模拟绘制了恶魔岛的周围环境:笼罩于海底的网格,以及由数百万运动的颗粒组成的像素化波浪。

卡登·罗比亚尔《追浪》,视频装置,6分钟,2013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Ga?tan Robillard

这些重要的视觉元素,成为了当下为人熟知的美学组成的一部分,而这种美学与一种能够不断地映射和排序世界的计算幻想有关。通过对数字假体的可视化形式的使用,生成这些图像所使用的方法与新兴的时空概念间的关系变得难以辨识。

法比安·扎克《神旨解构公司》,生成式装置/机器人雕塑,2016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 Fabien Zocco

艺术家何以重塑世界?

幸而有了艺术,我们才能不囿于我们的那一个世界,才能看到世界成倍叠加,而且,有多少个敢于标新立异的艺术家,我们就能拥有多少个世界……

——马赛尔·普鲁斯特《重现的时光》

奥雷利安·凡纳-勒穆索《“帝国”系列之底特律》,沉浸式互动装置,2016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AurélienVernhes-Lermusiaux

只有借助艺术,我们才能走出自我。如普鲁斯特所言,艺术家的工作是去在物质、经验、词语之下,努力挖掘某种与众不同的东西。他们在思考“世界的状态”时,成为新经验和新形式的生产者,并以独特的方式让世界可读、可感、可观、可塑。艺术家们时而呈现其最晦暗的肌理,时而又不错过那些最美好的侧面,重塑这个世界。

奥雷利安·凡纳-勒穆索《“帝国”系列之底特律》,沉浸式互动装置,2016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 ?AurélienVernhes-Lermusiaux

伍韶劲《音乐编织》,互动装置,2005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Fresnoy)制作,奥沙画廊(香港)惠允 ?Kingsley Ng

取材于讲述《浮士德》的神话的歌剧文本和旋律,卢卡斯·特鲁杰(Lukas Truniger)的装置作品《似曾听闻|自动歌剧机》试图探索语言的潜在边界。102个LED屏幕和同样多的扬声器,以重复模式排列形成了一个新的视听雕塑。通过光与声音的片段移动,对《浮士德》不断进行新的诠释。歌手演唱的歌句和旋律被重构成“文本块”和“音符串”,所使用的机器学习软件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

这是一个关于感知边界的游戏。在此,语言失去了意义,变得抽象化、节奏化和形象化,展现出一种恰当的、尽管很荒谬的——数字诗学。

卢卡斯·特鲁杰《似曾听闻|自动歌剧机》,生成式装置,2015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制作?Lukas Truniger

▲▲正在展出▲

展览:(重)塑世界

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数字艺术创作二十年

时间:2018年12月15日-2019年3月3日

地点:明珠美术馆

上海市闵行区吴中路1588号爱琴海购物公园8楼

[编辑/郑杜若][图文提供/明珠美术馆]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