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 | 周小川:将进一步推近人民币自由使用程度

  周小川强调,人民币可自由使用更强调实体经济领域的自由使用,包括贸易、投资、旅游等,目前人民币在大部分金融市场可自由使用,也有一部分在发展之中,不一定做到太高的自由度。另外,跟很多新兴市场一样,中国也有反洗钱、反恐融资,并且以后会更加严格。

  腾讯新闻《一线》作者周纯

  8月11日,在第二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就金融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等话题发表观点,他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比预料中发生得早,目前人民币基本上可自由使用,但还要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的程度,“我们更欢迎中长期的资本流动,不太欢迎短期、超短期性金融交易。”

  他提到,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没有多少人会设想到,人民币国际化会走得这么早、这么快,这其中有一些因素使然。就好比在体育比赛中,一支球队赢了球,有可能确实是球队这段时间训练有所提高,掌握了新的技艺和战术,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对手状态不太好,对手有伤,“有时候也有心理因素和运气因素。”

  全球金融危机使得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美元产生了一些动荡,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暴露的问题比较多,使得国际社会对于美国经济、对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在信心上有一定的动摇,大家都在寻找有没有其他的避险货币;此外,当时贸易融资和贸易结算都出现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表现比较好,在周小川看来,这些都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有利条件。

  在他看来,人民币国际化有所波动也不奇怪,“有时候赢球有时候输球”,人民币国际化不是直线前进,有时候有机会走得快一些,但从长远来看,人民币国际化是前进的。

  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周小川解释称,IMF对SDR的审议包含两方面,一是汇率机制,要求实行浮动的汇率机制,但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自由浮动;二是货币可自由使用,也不是百分之百自由使用,“总还是有些地方有各种各样的管理、监测和干预。”

  周小川强调,人民币可自由使用更强调实体经济领域的自由使用,包括贸易、投资、旅游等,目前人民币在大部分金融市场可自由使用,也有一部分在发展之中,不一定做到太高的自由度。另外,跟很多新兴市场一样,中国也有反洗钱、反恐融资,并且以后会更加严格。

  另外,中国也向全球金融危机吸取经验教训,更多欢迎一些中长期的资本流动,不太欢迎短期、超短期性金融交易,如投资性特别强的金融衍生品交易。他举例称,对于CDO这类衍生品,要保持谨慎的态度。

  “人民币基本上可自由使用了,我们还要进一步推近人民币自由使用的程度。”他提到。

  事实上,对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国内国际都有不同意见,主要在于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争论。在周小川看来,利弊分析无法达成一致,因为大家有不同的教育背景和理论学派,过去的经验也不一样,谁也无法说服谁,这在其他开放问题上也一样,他的观点是,强调利弊分析要注重长远。

  周小川还提到,人民币国际化不见得跟金融开放有特别直接的联系,但金融开放程度的提高,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有重大的支撑作用。

  在他看来,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下一步,一是要保持低调,“人民币国际化不是我们自己说,而是市场参与者选择”;

  二是要有所取舍,推进人民币自由使用和汇率改革,要选择一部分,放弃一部分,什么都想要,往往什么都做不到。

  三要持之以恒,有些事要坚持很多年才能有结果,如果把一些制度性安排当做调控性工具就很难推行。“隔几天升息,隔几天降息,这样不太行。”人民币国际化最后取决于市场的选择,不稳定的话市场不会有太多的信心。

  四是要避免制度安排出现摇摆,固定汇率并不一定就是好事,主观上来讲,经济增长有时候很强劲,有时候下滑,要采取一些对策,如果一些制度安排出现摇摆性的变化,会对人民币国际化有不利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