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近50%人口已可上网 剩下的50%联网道阻且长

在印度孟买,驾车者经过展示Facebook Free Basics项目的广告牌

腾讯科技讯 11月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两种人,即可以上网的人和无法上网的人。但是,英国《卫报》今天透露,将后者转化为前者的数十年努力正开始动摇,这引发了人们对“联网世界”是否能成为现实产生质疑。

然而,现实远没有统计数字所显示的那么黑白分明。人们以不同的方式访问互联网,利用互联网来做不同的事情,有些人甚至访问完全不同的互联网。正如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所说,25年前,未来就已经呈现在眼前了,只是它的分布并不均匀。

在过去三年里,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急剧放缓

在上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头十年之间,发达国家上网相对容易。互联网用户增速一度达到了近20%。2000年,只有三个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超过50%。现在,这样的国家超过100个。但在15个国家中,只有不到10%的人能上网,在另外50个国家中,上网率不到30%,而帮助剩下的人上网要难得多。

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尝试,但他们的方法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可能与发达国家的网络截然不同。例如,Facebook已经意识到,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之所以不上网,不是因为他们住的地方没有接入服务,而是因为他们买不起智能手机,也用不起数据流量。

于是Facebook开始帮他们付费,该公司的Free Basics项目在22个国家提供免费互联网,不过访问范围仅限于20个左右的网站,包括维基百科(Wikipedia)、AccuWeather,当然还有Facebook本身。Facebook已经通过这个项目吸引了1亿人上网。但它也有缺点,其中有些甚至非常重要。比如,在许Free Basics服务最成功的国家,开放互联网已经被Facebook远远甩在后面。

2014年,在接受调查时,尼日利亚和印尼几乎所有互联网用户都表示,他们在过去1个月里使用过Facebook。有些人说他们用的是Facebook,而不是互联网浏览网络。

现在,Facebook不得不努力应对这种局面带来的负面影响。从缅甸的民族暴力冲突到印度的宗教暴力,Facebook及其拥有的WhatsApp在传播恶性谣言方面都起到了很大负面作用,该公司发现取代互联网既有好处,同时也要承担恶果。

互联网不仅仅在那些必须依赖Facebook才能上网的国家有所不同。微妙的变化意味着,即使在有很多共同点的国家,互联网也有很大区别。

例如,尽管英美两国在以英语为母语的互联网上有重叠之处,媒体组织、社交网络和文化现象也大致相同,但还是存在差异。以搜索引擎为例:谷歌在这两个国家都占主导地位,但在英国更受欢迎。区别在于雅虎在美国长期受到欢迎,它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几乎是英国的三倍。

再往更深入的层次探索,甚至在互联网普及率很高的发达国家,网络的实地体验可能也有很大不同。以德国为例,Mozilla的火狐在2017年5月之前始终是世界最受欢迎的浏览器,现在它在德国的市场份额依然为27%,只是已经位居第二。从根本上看,网络在德国已经变得不同:它使用不同的技术呈现,且呈现在不同的窗口中,由不同的扩展进行过滤。

在一个由浏览器、网站和服务组成的不同生态系统开始感觉完全不同的时候,很难画出一条清晰的界线。但值得注意的是,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服务的中国企业不断壮大,以填补那些硅谷巨头留下的空白。有“中国谷歌”之称的百度、被誉为“中国亚马逊”的阿里巴巴、“中国Twitter”的微博以及“中国的Facebook”的腾讯。

但如今,这些简短的描述已经不够。腾讯的市值与Facebook相同,微博的用户数量比Twitter多1亿。即使是阿里巴巴和百度,虽然它们还没有达到与美国同行同样的高度,但它们已经成长为不容置疑的巨头。

目前还不清楚互联网增长放缓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些唾手可得的果实已经被摘走,使得它越来越难以进入更多地区和群体中。也可能是像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经济增长支柱被吓坏了,它们可能会因联网服务的缺点而受到指责,而不是因为优点而受到赞扬。但不管原因是什么原因,简单上网并不是这个过程的终点:对许多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编译/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