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网 | 阿里财报解读:用户增长触及天花板 新业务仍亏损

腾讯《深网》作者 孙宏超

11月2日晚间,国内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公布了截止2018年9月底的2019财年第二财季财报。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第二财季总营收为851.48亿元,同比增长54%;归属净利润为200.33亿元,同比增长13%。

阿里最新业绩:收入同比增长54% 运营利润下滑19%

阿里巴巴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对宏观经济保持谨慎乐观

不过尽管阿里巴巴营收已连续十个季度保持超过 50%增速,但由于单季营收不及预期,阿里巴巴还是下调了全年营收指引。对此阿里巴巴 CFO 武卫在分析师会议中表示,本地服务、物流、娱乐及国际扩张方面的重大投资,对本季度整体盈利水平的增长带来些许影响,但核心电商业务的盈利及现金流增长依然表现强劲。

股价也显示了资本方对此次财报褒贬不一,在财报发布前阿里巴巴盘前股价大涨,但在开盘后,阿里巴巴股票波动明显,博弈激烈,最终下跌2.42%,盘后股价甚至进一步下跌。

更值得关注的是,阿里巴巴高速增长依然依赖于核心电商业务,而蚂蚁金服、菜鸟、大文娱、云计算等新兴业务,自主造血能力依然较差。

调低全年收入预期

阿里巴巴财报数据显示第二季度营收851.5亿元人民币,虽然仍然同比增长54%,但不及市场此前预期的864.6亿元。另一个数字则是本季度运营利润为135.01亿元,同比下滑19%。财报方面给出了三个主要原因:饿了么和菜鸟网络的整合,对数字媒体娱乐板块和其他战略项目的投资,股权奖励支出和折损费用的增加。

随后,阿里巴巴将2019财年的收入指引区间下调至3750亿元至3830亿元,较原先的收入指引降幅为4%-6%。低于此前分析师预期的3955.3亿元。针对这一变动,阿里巴巴将此解读为:鉴于当前宏观经济条件的不确定性,最近集团决定短期内不会变现随着旗下中国零售平台用户及互动增加而递增的广告库存,希望此举可让平台上的中小企业获益。

在财报分析会议上,阿里巴巴管理层称阿里巴巴国内电商业务正受到宏观经济挑战,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表示:“受冲击最大的品类包括耐用消费品、大件物品以及消费电子产品。至于本地服务部门,因为这些基本上是要求用户订餐及去餐厅消费的服务,所以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此次变动在财报发布前的股东大会上已有所征兆,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最后一次以此身份给股东的公开信中表示:生意难做之时,正是阿里巴巴兑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之时。马云同时表示,今天的阿里巴巴肩负着比以往更大的责任,在今天的经济形势下,中小企业将面临极大的挑战,阿里巴巴将在逆境中专注于扶助中小企业,希冀与中小企业和商家共同实现长远成长。

根据阿里巴巴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阿里巴巴正在逐步启动支持中小企业的一系列配套措施:如启动更多、利息更低的贷款资金,降低阿里云价格帮助中小企业降低成本等。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则表示,阿里巴巴不在短期内一昧追求高增长高收入,而是着眼长远着眼未来,要与中小企业和商家共同健康持续成长,这是阿里巴巴的根本商业逻辑和使命。

用户高速增长但已触及天花板

在阿里巴巴财报中另一个亮眼数字则来自年度活跃用户。根据财报数据显示,以2018年9月30日计算,此前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为6.01亿人,达到中国人口总数的45%,净增2500万。中国移动零售平台月活用户达到6.66亿,环比新增3200万。对这样的数字增长,财报披露主要原因是由于阿里巴巴在欠发达地区获取了更多的新消费者。

但在用户依旧维持增长速度的同时,中国在线零售增长速度已经放缓,从第二季度的36%降至第三季度的24%。麦格理分析师Wendy Huang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由于消费增长不及预期和竞争加剧,阿里巴巴将会迎来‘一个疲软的季度’。”

这意味着在此地区获取的新消费者很难维系阿里巴巴高速增长。根据此前《深网》在多个农村调查显示,目前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在农村或乡镇知名度已经建立得非常完善,也有极高的品牌认知度。但在获得知名度后,对价格过于敏感的农村市场却对电商平台不算感冒,无论复购率还是规模都和一二线城市都相去甚远。更重要的是,开拓这部分新消费者会让阿里巴巴在支付、物流配送等方面付出更高的边际成本。

阿里巴巴也正在意识到人口红利和活跃用户的发掘越来越难,单个用户的消费能力比活跃用户数量更有参考价值。事实上,今年以来阿里巴巴先后推出针对双十一的“双十一合伙人”以及针对日常活动的“88VIP会员”,目标都是对成熟的一二线市场用户进行进一步开发。

以“双十一合伙人”为例,这种模式将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旗下的App一网打尽,只要使用这些App,就会获得能量,这些能量可在11月10日兑换双十一红包并在11日当天使用。

由于此次活动的核心玩法对长期核心用户更有利(如其中“组队PK人气”活动,战队成员淘气值必须≥401分,助力者淘气值必须≥500分),这意味着和此前双十一主要采用的打折、玩游戏等模式相比,双十一的核心目标已经从拉新和品牌教育向唤醒旧有用户以及为老用户提供更多优惠进行转变。即将阿里巴巴旗下最大的流量来源中国零售平台向公司旗下的其他产品进行导流,让单一消费者在阿里巴巴平台上的时间更长、消费更多。

新兴业务仍处亏损

财报显示阿里巴巴核心收入来源电商平台营收仍保持高增速:核心电商收入724.75亿元,同比增长56%。

但财报也同时显示,阿里巴巴集团旗下诸多新兴业务仍处于持续亏损中。以近年来锐意开拓海外市场的蚂蚁金服为例,支付宝作为蚂蚁金服的支柱业务,截至2018年9月30日季度,支付宝国内年度活跃用户超过7亿,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支付宝用户数增长了34.5%。这样的活跃用户背后是大量资金投入,其本季度应当支付给阿里巴巴集团的特许服务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为1.32亿美元,按照比例,蚂蚁金服本季度亏损3.52亿美元。

对此,阿里巴巴回应称,亏损主要是用于维持蚂蚁金服本季度在用户获取、产品创新和国际化扩展方面的投资。同时阿里巴巴方面还对《深网》进一步表示,这些亏损是“主动”的。

同样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是云计算业务,财报显示云计算营收同比增长90%,是阿里巴巴所有主要业务中增速最高的,在总营收中占比达7%至56.67亿元人民币(合8.25亿美元)。不过尽管云计算净利润亏损比上季度更少,但调整后的的EBITA亏损还是达到了2.32亿元人民币(合3400万美元)。对此,阿里巴巴给出的回应是:“加大了对基础设施和产能的投资。”

另一个被外界评价为“拖后腿”的业务则是阿里巴巴文娱板块,当季度,阿里数字媒体和娱乐收入同比增长24%,至59.4亿元人民币(合8.65亿美元),调整后的EBITA亏损38.02亿元人民币(合5.54亿美元)。阿里对此的说法是,亏损是由于其在原创内容制作和版权方面的投资,其中包括在中国直播世界杯比赛的版权。

在这些主要业务之外,没有录入财报的一些创新项目也成为了亏损的来源,如针对天猫精灵的投资。这些投入将成为阿里巴巴集团在电商业务之外的重要尝试,他们的未来发展将决定在电商业务发展基本到顶之后的阿里巴巴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