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MVP和总冠军中锋主宰比赛 七年前的青春回来了

湖人114-110击败森林狼,有两个老将的表现最为抢眼,一个是泰森-钱德勒,另外一个是德里克-罗斯。他们两个在第四节关键时刻决定了比赛走向。

昔日的罗斯和钱德勒

这两名老将在那个时刻的表现,让人有时光倒流的错觉,仿佛回到了7年前,也就是2011年。那一年,罗斯是历史上最年轻的MVP,钱德勒是独行侠的总冠军中锋,都风华正茂。

2011年,罗斯获得MVP

那一年的罗斯,身体素质比韦少有过之而无不及,变向过人不减速,突破扣篮不拉筐,球风劲爆飘逸,看起来赏心悦目,打得很有统治力。

那一年的罗斯,突破到内线过后,哪怕面前有防守人,也可以完成扣篮或者上篮,甚至是写意的拉杆上篮,他的三分相比之前两个赛季也进步明显。

罗斯突破犀利

罗斯依靠飘逸的球风和卓越的篮球天赋,2011年力压如日中天的勒布朗-詹姆斯,生生从詹姆斯手上抢下常规赛MVP,成为公牛和NBA的希望之星。

2011年的钱德勒

那一年的钱德勒,是独行侠的正牌中锋,身高216厘米,力量出众,跑跳能力出色,弹速快,进攻端是点抢前场篮板的好手,防守端篮筐和防守篮板保护一流。

钱德勒夺得总冠军

那一年的季后赛,钱德勒场均抢下3.8个进攻篮板,其中2011年4月26日对阵开拓者,他单场抢下13个进攻篮板,成为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的噩梦。

现在罗斯30岁,过去7年被伤病折磨得无以复加。现在钱德勒36岁,他2015年夏天加盟太阳过后,职业生涯就开始走下坡路,饱受伤病困扰。

但是这两个家伙从来没有放弃,他们心里一直深深热爱着篮球,把篮球当成自己的事业,没有向坎坷的命运服输,也没有向时光老人服输。

罗斯砍下50分激动落泪

2018年11月1日,在森林狼128-125击败爵士的比赛中,罗斯全场31投19中,三分7投4中得到50分6助攻4篮板,创造生涯纪录,也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在这个奇迹之前,罗斯连续6年饱受伤病困扰,膝盖十字韧带撕裂,膝盖半月板撕裂,膝盖半月板摘除……这让罗斯身心饱受摧残,险些退役。

罗斯也从当初那个历史上最年轻的MVP和罗斯条款缔造者,成为自由人市场上门可罗雀的底薪球员,年龄也来到了30岁,但他没有放弃。

上一次是50分奇迹,创造生涯得分纪录,今天对阵湖人是7个三分,创造生涯三分纪录。他第四节最后时刻连续飙中2个三分,生生把森林狼从死亡线拉回来,帮助森林狼110-111迫近比分。

才出道的罗斯,中投和三分是他的软肋,但他非常努力,苦练自己的中投和三分,2011年进步明显。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罗斯的中投和三分再次进步,突破也有当初的影子。

罗斯从未放弃

只是现在的罗斯,爆发力已经大不如前,他突破时更多是依靠速度和节奏的变化,更加的依靠经验和技术,他更加懂得保护自己的身体。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年轻时变向会减速,扣篮会挂筐吗?”

“不,我是玫瑰,要绽放就狠狠绽放,不枉今生,不虚此行。”

是的,无论是当初浓烈芬芳的玫瑰,还是今日永不凋谢的玫瑰,都是我们挚爱的玫瑰。

他年轻时拼命绽放,现在也从未放弃,他没有辜负自己,也没有辜负别人,为什么要后悔当初呢?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海明威。

罗斯做到了这点,泰森-钱德勒也做到了这点。

钱德勒防守罗斯

第四节最后4秒,罗斯圈顶挡拆过后,试图出手三分,钱德勒扑了过来,干扰了罗斯的投篮,罗斯三分不中,湖人赢得了胜利。

准确来说,是钱德勒从罗斯手里偷走了一场胜利,他在罗斯这次出手之前,疯抢了2个前场篮板,争取到1次前场球,然后又对罗斯打手犯规,破坏了罗斯的潜在绝杀三分。

是的,钱德勒最后时刻防守罗斯那个球,打到了罗斯的投篮手,是真真切切的投篮犯规,只是裁判没有响哨,钱德勒偷走了罗斯的3次罚球准绝杀。

“老家伙,别一个人独美呀,我也没有想过放弃。”想来钱德勒防下罗斯的时候,心里会这样想吧。

钱德勒湖人首秀收获胜利

钱德勒36岁,确实也一辈子没有服过输,他是笔者写作生涯当中,见过的打球最有激情和在场上永远充满活力的家伙。

他每一次防守都会非常认真,会努力争抢每一次篮板,会大喊指挥队友防守跑位,在拼尽全力去点抢进攻篮板……哪怕上了年龄,脚步跟不上了,也会如此。

2011年独行侠的总冠军中锋钱德勒是这样,2018年湖人的替补中锋钱德勒还是这样,整个职业生涯也是这样,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祝福罗斯和钱德勒都保持身体健康,也祝福他们每场比赛都打出精彩表现,他们值得我们脱帽致敬。

钱德勒和罗斯依旧在赛场上拼搏

也祝福每一个像罗斯和钱德勒一样永不放弃的普通人,梦想成真,最终实现自己的目标,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文章最后,把海明威《老人与海》的话送给罗斯、钱德勒和大家:

老人消瘦而憔悴,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腮帮上有些褐斑,那是太阳在热带海面上反射的光线所引起的良性皮肤癌变。

褐斑从他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他的双手常用绳索拉大鱼,留下了刻得很深的伤疤。但是这些伤疤中没有一块是新的。它们像无鱼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蚀的地方一般古老。

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除了那双眼睛,它们像海水一般蓝,是愉快而不肯认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