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年前的今天,法兰西“自由斗士”戴高乐逝世

本文系腾讯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1970年11月9日】法国前总统夏尔·戴高乐逝世

科隆贝双教堂村,这个位于法国北部的小村落,人口不足400人,却因一座故居和一个墓地,让来此瞻仰的游人络绎不绝。时间定格在1970年11月9日,法兰西人民永远失去了他们的“戴高乐将军”,毛泽东主席发去唁电,称他是:反法西斯侵略和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的不屈战士。根据戴高乐的遗愿,他被安葬在科隆贝双教堂村的公墓里,洁白的大理石墓碑上只简单地刻着:夏尔·戴高乐(1890-1970)。遥望远处高耸入云的戴高乐纪念碑,人们放佛听到了科隆贝“拉布瓦斯利”别墅里的朗诵声,戴高乐正在为亲人们朗读《战争回忆录》,时而亲切温和,时而庄重深沉,时而雄辩高亢……

戴高乐纪念碑

披上戎装,接受战火洗礼

戴高乐出生在法国北部诺尔省的里尔,父亲是一位文学和历史老师。《战争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话:“我的父亲是个有见解、有学问、思想正统、视法兰西尊严高于一切的人。是他让我对历史产生了兴趣。”儿时的戴高乐被父母送往巴黎和比利时的宗教学校读书,1908年,步入成年的戴高乐决定披上戎装,1909年考上圣西尔军校,与后来成为法国元帅朱安的同窗。三年后,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一个未来的优秀军官”是他得到的毕业评语。

戴高乐选择做了一名步兵。一战爆发后,他三度受伤。尤其是1916年在著名的凡尔登战役中,他身中刺刀,随后在敌方发动的毒气战中,中毒昏迷,结果闹出乌龙,战友以为他已经殉国,并受到全军通令表扬。随后,戴高乐被德军巡逻队发现,送至医院,后来便在德国度过了32个月的战俘生活。战争结束,对军人来说,生活重归平静。接下来的二十年,戴高乐结婚生子,照顾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女儿,他还著书立说,阐释自己的军事理论,这时的他尚未成为伟人,更多的表现是一个柔情的丈夫和慈爱的父亲。

号召抗战,领导“自由法国”

时势造英雄,20世纪40年代的国内外局势为戴高乐登上历史舞台提供了布景。1940年5月,纳粹德军使用闪电战突破了马其顿防线,法国军队开始大溃败,全国处于一片混乱和惊恐之中。法国人民多么希望降临一位救世主,就像当年的拿破仑一样!遗憾的是,掌握法国命运的人物都胆小如鼠,软弱无能,贝当这个一战时的英雄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锐气,向希特勒乞降。雷诺、赫里欧等推卸了反法西斯侵略的重任,纷纷辞职。舞台的道具业已摆好,一位在法国历史上唯一可与拿破仑相提并论的人物出场了,他就是刚刚当了十天国防部副国务秘书、临时性准将戴高乐!在雷诺政府辞职、贝当即将组建傀儡政府的紧急关头,1940年6月17日,戴高乐愤然出走伦敦,翌日,便在丘吉尔的授权下,在英国广播电台发表演说,号召法国人民:“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法兰西抵抗的火焰决不应该熄灭,也绝不会熄灭。未来将带来胜利,世界的命运还有待决定。”

戴高乐发表抗战演说

从戴高乐发表“六·一八号召”之后的几十年,两次戏剧性地上台,又两次戏剧性地下台,波涛起伏,毁誉皆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低级将领一跃登上历史舞台,有人尊其为“世界伟人”“法兰西象征”,有人斥之为“野心家”“独裁者”“英国代理人”。随着二战同盟国转败为胜,步步为营,戴高乐的活动渐渐为人们所知,很多人认为他恢复了法国的荣誉,维护了法国的独立和主权,称其为“爱国者”“民族英雄”,甚至将其捧为“解放者”“救世主”。

进退之间,尽显英雄本色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戴高乐最大的业绩是创建了后来成为临时政府的自由法国运动。1940年7月底,戴高乐组成的第一个师只有7000人,到1942年6月,两年的时间发展成拥有海陆空三军的七万部队。人数虽少,但他从一开始就坚持以一个独立国家的部队对德军作战,而不是作为英国的外籍军团参战。戴高乐大力争取法属殖民地归附自由法国运动,由于获得从非洲到太平洋群岛等广大殖民地的支持,自由法国运动有了强大的基地和人力、财力来源,得以在战争结束前还清了战争初期英国垫付的经费,增强了自身的独立性并造成了政治声势。他还通过政治上分化瓦解维希政权,争取各界知名人士参加自由法国运动,在国破山河碎的形势下,自由法国成为法兰西坚贞不屈的象征、国内外公认的法国抗战中心,形成了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雏形。戴高乐团结了国内外的爱国力量,与盟国一起,对法西斯作战,为确保法国战后国际地位打下了扎实基础。可以说,没有自由法国运动,就不会有法国战后主权国和战胜国的地位,更不会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从这个角度说,戴高乐是法国的功勋者。

1944年,盟军登陆法国本土前,美国打算在法国实行和意大利一样的军事占领制度,建立盟国军政府,戴高乐同美国进行了坚决的斗争。盟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前三天,法兰西共和国临时政府成立,组织法国五十万内地军民配合盟军作战,最终迫使美国放弃军政府方案。巴黎解放后,法兰西临时政府获得国际承认,法国保住了独立主权。

巴黎解放时的戴高乐

战争结束后,任临时政府总理的戴高乐在国家概念和政党作用方面,同制宪议会发生了激烈冲突,1946年1月,他不得不辞职,归隐科隆贝双教堂村的别墅,开始写作《战争回忆录》。

东山再起,创建第五共和国

1954年,法属阿尔及利亚爆发了反殖民的独立战争,激化了法国国内的政治危机,到1958年4月,先后有六届法国内阁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倒台,5月13日爆发了大规模暴动,有演变为内战的可能。处在幕后的戴高乐,积极活动,来自各界的许多政要都希望戴高乐复出,扶大厦之将倾,救国家于水火。5月15日,当戴高乐的支持者们走上街头,喊出“戴高乐万岁”的口号之后四小时,沉寂12年的戴高乐打破沉默,发表声明:“我已做好了执掌共和国权力的准备。”戴高乐上台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组建了一个强有力的政权,埋葬了第四共和国,制订第五共和国宪法,1959年1月8日,戴高乐正式就任第五共和国第一任总统。第五共和国的出现时法国近现代史上一次重大转变,引起了法国政治格局的深刻变化。第二件事就是戴高乐放弃了原先持有的殖民主义立场,他本来是一个竭力维护殖民利益的人物,但是站在全局战略利益上的他,从政治现实主义出发,结束了旷日持久的阿尔及利亚战争,转变为“非殖民化”的倡导人。从此,法属殖民地纷纷宣告独立,脱离了法国的殖民统治。

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经济危机日益突出,戴高乐推出一系列政策不仅损害了劳动人民的利益,也触动了中产阶级的利益,1968年爆发的五月风暴,使戴高乐在政治上已经死亡。1969年,在他自己提出的公民投票中失败后,戴高乐主动辞职。1970年11月9日,深深的悲痛和忧伤使戴高乐心脏病突发猝死。他生前立有遗嘱,不要国葬、不要悼词、不要表彰,只要在科隆贝的教堂公墓上有一处长眠之所,立一块只刻名字和生卒年份的墓碑。然而,下葬当日,四万多法国民众自发前往双教堂村为他送葬,巴黎凯旋门广场有五十多万民众冒雨向戴高乐致敬。

不屈战士,一个难圆的“中国梦”

戴高乐之所以在法国民众心目中享有如此高的地位,是因为他的平生志愿是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恢复法国大国地位,国际上称其为“戴高乐主义”。戴高乐领导下的法国,决不屈从于任何外来势力,甚至一度退出北约组织,排除种种阻力,坚定不移地走独立发展核武器的道路,提出“欧洲人的欧洲”,反对“大西洋的欧洲”,尤其强烈反对美国的控制。

与中国建交,就是一个反对美国霸权的生动例子。1964年,戴高乐不顾美国强烈反对,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一外交举措轰动全球,当时美国驻法大使得到这一消息后“愤怒得脸色发青,四肢颤抖”。戴高乐历来仰慕中华文明,他认为“中国人口众多而又贫困,不可摧毁而又雄心勃勃,正在顽强地建设成为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戴高乐的儿子菲利普·戴高乐清晰地记得,“一天晚上,用毕晚餐,我父母全神贯注地观看一本相册,里面有一幅长城的照片,一直延伸到天边……”戴高乐对儿子说,就算所有党派和美国都反对,他也想要承认中国。

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18世纪末英国马戛尔尼使团曾来中国,以为乾隆皇帝祝寿的名义谈贸易问题,双方就利益之争闹得不欢而散。戴高乐是唯一站在乾隆皇帝立场上看待这件事的西方政要,他分析说,那位拒绝给中国皇帝下跪的英国使臣极其粗鲁,不懂礼貌,在中国皇帝面前下跪只是一个礼节而已,并不意味着你就必须答应对方的一切要求。这个使臣实在是浪费时间,干愚蠢的事。因此,中国皇帝将他视作一个野蛮人是很正常的。

戴高乐与夫人一直有个“中国梦”,希望访问中国,由于各种因素一直没有成行。他本来想让当时的前外长莫尔维勒牵线,准备以私人名义访华。不幸的是,摩尔维勒从中国回到法国还不到一个月,戴高乐就去世了,留下了一个终身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