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

“你是来要钱的吗?”在丹棱soho3楼,有ofo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询问道。

在得知《证券日报》记者身份后,上述工作人员坦言公司曾有催账人员上门,其本人也曾接触过前来催账的人员。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都是技术人员,采访的话可以去对面(互联网金融中心)。”谈及是否还有其它办公地点,该工作人员称,据其所知“应该没了”。

据了解,丹棱soho3楼是ofo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的一处办公新址,另一处则位于丹棱soho对面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办公室尚未挂招牌

有写字楼中介这样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理想国际大厦:,“因为出过很多有名的公司,有一定的品牌效应,所以租金要相对高一些,新浪、百度、土豆、ofo都(曾)在这里办公。”目前来看,新浪、土豆等公司早已搬离,ofo则因“租金到期”,同样即将搬离这座大厦。

理想国际大厦曾见证了记录着ofo的辉煌时代。据11月8日《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大堂的指示牌上,还留有ofo的字样,显示ofo小黄车曾在这座大厦逗留位于这栋大厦的15层以及20层。曾几何时,ofo曾经在这栋大厦里一度坐拥4层办公楼。但随着租约陆续到期,ofo先是失去了理想国际大厦10楼以及11楼的使用权,此后又即将搬离另外两层工作地点第15层以及第20层。

记者实地走访注意到,理想国际大厦10层以及11层两侧的玻璃门紧闭着,门上已不再留有小黄车的相关字样。至于15层以及20层,记者注意到,除了两名拉着手推板车的工作人员进入ofo办公区后,即便在午休时间,也难以见到其他工作人员出入。

ofo相关负责人此前曾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将彻底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理想国际租约到期后,不留人了。”

距离理想国际大厦不到一公里的互联网金融中心是ofo搬家后的一个新的办公地点。不同于此前坐拥一整层办公楼的豪迈,ofo在互联网金融中心与其它他公司共享一个楼层。

大厦内的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在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此前就已设立,“但之前人不多,11月份才陆陆续续有人搬过来,目前大概有200人左右”。

上述工作人员同时告诉记者,目前ofo的办公地点有两个半层楼,除了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半层楼,在对面的丹棱soho还有半层。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对面的丹棱soho发现,与ofo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相比,ofo位于丹棱soho的办公地点要“低调”得多,除了在大楼大堂的指示牌上尚未显示外,就连位于3楼的办公区域门口也尚未挂出ofo的招牌。有丹棱soho3层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ofo的办公区域,并告诉记者,ofo搬过来尚不到一个月,此前那块办公区域一直在装修。

上述办公区域出入的工作人员随后先《证券日报》证实,这里确实为ofo的另一处办公新址,据其所知,除了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soho的工作地点外,ofo目前尚没有其它他的工作地点。

有供应商称早已停止合作

据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上前询问一位走出ofo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身份时,该工作人员反问称“你是来要钱的吗?”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坦言,虽然屡有催账人员到公司来,其本人也直接接触过,但并未非发生剧烈冲突。

事实上,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目前来看,ofo仍因资金问题陷入诉讼。此前,上海凤凰发布公告起诉ofo所属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称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上海凤凰方面曾在今年10月底告诉记者,东峡大通尚未还钱,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进展会发布公告。但截至发稿,上海凤凰尚未发布相关公告。上海凤凰还公开向告诉媒体表示记者,因ofo欠款,上海凤凰方面已经不再接ofo的新订单。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富士达以及飞鸽亦停产小黄车。

除了自行车供应商,另有电池相关供应商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尚未还钱,目前与ofo的交流仅限于账款问题的沟通,至于业务往来早在半年前就停止了。该供应商同时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大部分供应商已经停止了与ofo的业务合作。

从资金紧张,到陷入债务纠纷,再到供应商停止合作。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称之为多米诺骨牌效应,李易认为,供应商停止合作或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ofo供应商出现大面积停止合作,那么将直接影响ofo车辆的维护,从而影响小黄车的用户体验,在投资人看来可能会更加危险。

在李易看来,对于ofo而言,保持运营或许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李易称,ofo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做好剩余价值最大化,找到合适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