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需要一部怎样的中国通史?

编撰通史从来都是中国史家延绵不断的传统和孜孜以求的目标。

自2000多年前司马迁作《史记》以来,中国人根据不同的时代需要,撰写出不同规模、不同体裁的本国通史,产生了诸多作品。但其读者范围有限,仅限历史专业学者和爱好者。相对于西方人写的中国通史畅销书如《剑桥中国史》《哈佛中国史》,这些中国人写的通史反倒被大众冷落,问题出在哪?

清明上河图(局部)

若是我们翻翻《剑桥中国史》《哈佛中国史》各卷中译本,你会发现,书中的行文风格与中国通史作品截然不同,书虽然都是各方面资深专家写的,但他们的写法更像是大众历史读物的写法,一个历史事件里有很多小细节,动人的故事,他们在写作中会更照顾到普通读者,因而很少引用大段的原始材料,小中见大。就像从不同角度观察同一件事,途径不同却意在达到同一个目的一样,这种通史编纂的多样化让更多读者受益。

不过在赵世瑜看来,以史学史角度而言,西方人编写的中国通史著作并没有像中国学者那样对通史的体裁、体例进行大量研究的传统,因此在这方面的理论与实践上没有什么建树。而中国通史的编纂,还要根据中国历史以及中国史学史的自身发展特点进行。自20世纪末《中国通史》(白寿彝主编)出版后,近20年来,一直没有系统、全面、实事求是讲述中国历史独特进程的通史著作。

在史学研究不断发展的大背景下,由我国史学界权威学者倡议,180余位历史学、考古学、哲学、民俗学、人类学、地理学等学科著名学者参与的《中国大通史》撰著计划启动,历时二十余年完成。本书共分15卷25册,包括:史前、夏商西周、春秋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辽、宋、西夏、金、元、明、清(1644-1840)、清(1840-1911)、中华民国。这样的区分除大体沿用传统的王朝断代以外,还沿用了现代历史学对中国历史时期的归纳,如史前、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等。其中辽夏金与两宋是大体上同时的关系,书中之所以没有将这些北方民族政权附于宋代卷之内,就是意图强调他们的独立性,摒弃以中原王朝为中心的做法。

千里江山图(局部)

各卷主体部分按治乱兴衰、经济、社会结构、国家控制、精神文化、社会生活分为6编。在《经济编》的设计中,资源环境问题被放在首位,这是以往通史编纂中所欠缺但又是近年来历史研究日益重视的领域。环境史、人口史、水利史等方面的内容也被给予了更多关注。另外一些内容则是以往通史撰述完全没有或相对简略却在近年来学术研究中颇被重视的,比如民间文化的发展。此外,《精神文化编》中也有专章讨论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观念和社会思潮,这属于过去的通史(除了思想通史)讲述简略的内容。但正如一个社会中除了少数精英以外,还存在许多不同的群体,往往形成群体性或普遍性的看法,这些看法就是社会观念和社会思潮;在一定的时间内,它们可能会比少数精英的思想对人的政治、经济行为更具影响力和冲击力。比如北宋时期“重文轻武”的观念、晚明“重商”和“奢靡”的观念都是一个时代的重要特征,因为它们一时弥漫了整个社会。

富春山居图(局部)

又如,住房、看病、养老、旅游、黄金周假期等民生问题如今占据各大媒体版面,为什么当我们回首历史的时候,这些问题变成了以往通史从未涉及过的部分,成为“剩余的历史”?部分原因在于,在旧史家看来,这些事情是无足轻重的,对历史的起承转合是不起什么作用的。《社会生活编》企图通过讲述某一时代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婚姻与性、节日与娱乐等等方面内容,引起对这一领域更加广泛和由衷的重视。

赵世瑜对《中国大通史》的定位是但开风气。当年参与本书编撰的学术委员会成员,都是各领域的泰斗级人物。二十多年来,多位老先生都已先后离去,《中国大通史》注定成为一部难以被超越的作品。“未来二十年,也再难有人组织起一百余位一流的学者来编写同等体量的作品。”

《中国大通史》15卷25册

曹大为、商传、王和、赵世瑜 总主编

学苑出版社20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