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别落还是雇佣武士?历史上的羯究竟是个怎样的民族?

作者:刘三解

历史上著名的少数民族,有匈奴、羌、鲜卑等等,其中还有羯(jié),他们在中国历史出现的时间不长。东晋十六国时,羯人建立后赵,一度在中国北方地区称霸,成为北方游牧民族政权之一。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羯似乎还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民族,因为它起初只是匈奴的一个分支(或部落)。羯人入塞之前,隶属于匈奴,即“匈奴别落”。其种族的根源,众说纷纭。那么,羯在中国历史上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呢?

羯族,追根溯源,应该来自中亚。

羯人作为一个部族,进入中国史书视野的时间很晚,主要是羯人皇帝“石勒”建立后赵之后,史家开始追根溯源,指出羯人应该属于南匈奴19种的“羌渠”种的小部。

从时间上来说,至迟于东汉已经随南匈奴迁徙至并州,聚居区域应该是上党郡武乡县的羯室(今山西省榆社县)。

从相貌特征来说,羯人是比较突出的,即高鼻、深目、多须,应属于高加索人种,这与其他的北方胡族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所以放人堆里也很容易被抓出来。

再上溯一下,作为“羌渠”的别部,羯人的祖源在哪儿?羌渠又是什么人?

前辈学者的意见不一,有说是羌人与匈奴混血的,有说是呼揭国的,有说是小月氏的,陈寅恪先生和蒲立本先生的意见相近,也是比较有语言学根据的解释,认为羌渠即“康居”。

地图中的Kangju,即“康居”,也可翻译为“羌渠”,括号中的Sogdians,一般翻译为“索格狄亚那”,早在公元前5-6世纪,已经是古波斯帝国的行省名称,也即中国史书记载的“粟特”,也称“昭武九姓”,或称“九姓胡”,其地方同族在中国汉代时分为南北,北方为游牧人,南方为定居人。

“康居”是汉魏时期西域古国,疆域在今天巴尔喀什湖与咸海之间,北部是游牧区、南部是农耕的粟特人城邦,这个国家在匈奴帝国最强大的时期被匈奴征服,所以其被右贤王部带回了蒙古草原,并随着南北匈奴的分裂,南匈奴内附而进入了中原,定居于并州。

那么,羯人又与康居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叫做“羯”?

当然,“羯”这个字实际上遵循了历史上对于北方强族的一个“翻译传统”,即用犬、羊之类的禽兽部首来贬损其为犬羊禽兽等同,但是“羯”的发音应该与其本族名称符合。

而这个发音,在汉代之后,一直到唐朝,一直存在,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记载,飒秣建国(康国)多有“赭羯”,《新唐书》说安国有“柘羯”,这个赭羯就是雇佣的专职武士,其来源则多为北部的康居游牧人;《通典》里记录东突厥灭亡时,可汗所属的“柘羯”不来归降唐朝,可见东突厥汗庭也有这个编制。

“昭武九姓”的得名,即在于上图中的诸多国家,安、史、康等等

所谓“赭羯”和“柘羯”实际上是同音异义,其所指就是康居游牧人出身的“职业雇佣军武士”,作为后人我们知道,康居人多为高鼻深目多须的高加索人相貌,按照语言划分,则属于突厥语族。

更有趣味的是,身具粟特人、突厥混血的安禄山,在他所拥有的私军中,骑兵即名为“柘羯”,与另外一支嫡系部队“曳落河”齐名,而“曳落河”这个词儿到了辽朝,又被契丹人继承下来,命名他们所拥有的步兵部队,名“拽剌”军。

安禄山

另外,根据上海社科院研究员芮传明的研究,“柘羯”和“曳落河”的突厥语语音恰恰可以对应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禁卫军右翼皇家骑兵和左翼近卫步兵,这个时候,已经是唐朝之后800年了,可见,“柘羯”“曳落河”实质上是部分突厥语族的骑兵禁卫武士部队、步兵禁卫武士部队的传统名义。

当匈奴带回的“柘羯”进入了中原,其后裔则省掉了“柘”字,省称为“羯”,进而繁衍出一个新的部族,最终成为五胡之一。

另外,必须指出的是,从史书记载来看,“羯人”并没有被所谓的“冉闵杀胡”消灭干净,比如尔朱荣、侯景,都是鲜卑化的羯人,前者镇压了六镇起义后覆灭了北魏,后者则在渡江后将三吴地区化为焦土,间接摧毁了南梁。

这两个人,都是“冉闵杀胡”(冉闵死于352年)之后,而尔朱荣出生都要等到493年了,也就是说,又过了141年,侯景则生于503年,也就是151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