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望|那个我们熟悉的人人网再也回不来了

文/张帆

人人网为人人公司做出了最后的贡献。

11月14日,人人网以2000万美元现金价格卖身多牛传媒,后者是DoNews的母公司。过去4年,人们从未吝啬对人人网的唏嘘,今天或将完成最后一次追忆。

当然,人人网的母公司人人公司(Renren)并不在追忆的群体中。

2018年第二季度,人人网的净收入为1.35亿美元,同比增幅高达582%。其中,于2017年Q2开展的二手车零售等相关业务贡献了1.23亿美元,占比90.89%。报告期内净利润实现同比扭亏,达1.66亿美元。

良好的业绩报告一度将人人公司的盘前报价推高到70%。不过表象之下,隐忧突出。人人公司报告期内的运营花费高达3800万美元,同比增加了92.6%,除了股票补偿(share-based compensation expenses)外,二手车业务也导致市场销售成本突增81.4%,近1千万美元。

启动一年之后,二手车销售业务已经成为人人公司的业务核心,拉高业绩数据的同时也吃紧了成本支出。此时,人人网换回来的2000万美金,无疑给了二手车业务更大的想象空间。

或许陈一舟不会忘记,2011年5月4日,那时人人网如日中天,人人公司以 14 美元价格在纽交所成功 IPO,首日市值便冲到 70.7 亿美元。

为二手车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成了人人网对人人公司最后的贡献。

脱胎互金 二手车销售续命人人公司

2014年,人人网的颓势初现。截至2014 年 12 月,人人网的月登陆用户为 4600 万。当年登陆用户的平均停留时间为 4 个小时。而在人人网折戟的 2013 年,登陆用户的停留时间曾高达 7.7 小时。

陈一舟没有选择乘风破浪,迎头而上。相反,他带领人人逐浪而行,搭上了互金的风口。2014年Q4季度,人人公司以人人分期和人人理财起家互金业务,前者向学生分期贷款,收取分期还款费用和利率,后者则是一个 p2p 为主的理财平台。

两年后,人人于2016年5月停止学生消费贷款业务,转向二手车金融,主营二手车经销商分期贷款业务,这是一场及时的跨越。

2014 — 2016 年,人人净营收为 4670 万美元、4110 万美元和 6340 万美元, 2016 年财报将报告期收入抬升归结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增长。而更确切的说,应该得益于砍掉学生消费贷业务。

截至 2016 年二季度末,人人的互金业务收入分别为 470 万美元与 680 万美元。后半年停止学生消费贷业务后,人人的互金收入拉升到 830 万美元和 950 万美元。停止发放学生消费贷款及回收还款,人人也得以资金输血二手汽车经销商分期贷业务。至 2017 年三季度末,人人互联网金融债权余额为 1.72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降低逾 9 千万美元。

一位美股价值投资者曾对《潜望》如此评价陈一舟,“投资眼光独到,做产品不行。”前半句话很快得到验证。陈一舟带领人人公司挺近二手车的时间点,暗合了国内经济发展的新浪头。

2016 年,中国二手车市场交易量达到 1039 万辆,首次突破千万辆大关,存在于二手车交易过程中的买车、卖车、物流各个环节和渠道的正闪烁着商机。政策利好也在跟进,2016 年 3 月," 国八条 " 出台,提出繁荣二手车市场。

事实上,早在 2015 年 1 月,人人就得到了车易拍全资股东 26v8 20% 的股权投资,布局 B2B 二手车电商行业,并将其列为可售投资资产。2015 年人人对车易拍的可售投资为 9878.2 万美元。同年 11 月,北汽产投注资车易拍,成为其股权穿透后第一大股东。

顺流而行并不意味着平步青云。由于投资 26v8,人人在 2016 年遭遇了 5080 万美元的长期投资减值。2016 年人人网对车易拍全资股东 268V 的可售资产大幅下降到 2417 万美元。同时,人人在报告期内向车易拍全资股东 268V 提供了 300 万美元贷款。

2017 年第二季度起,人人公司开展二手车销售业务,一个独立于以二手车租赁商分期贷款为主的互金业务之外的新业务。当季度报告期内,人人的二手车销售业务达到了 104.2 万美元。2017 年第三季度,这一业务收入为 4224.5 万美元,3 个月翻了 41 倍。

受此利好,人人公司2017 第三季的营业收入增幅达到了 245.3%。同年12 月 29 日,人人公司公告称拟全资收购美国最大的卡车社区平台 Trucker Path,二手车业务再进一步。

三个季度后,二手车销售等相关业务为人人公司贡献了1.23亿美元,占比90.89%,2018年Q2的净利润也扭亏稳增,达到了1.66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说,人人公司已经转变为一家二手车销售公司,在这个时候出售其他业务资产,为稍显吃紧的主营业务提供资金,仅仅是一个是一个必然的商业决定。

不扎根的逐浪人与倒掉的人人网

约瑟夫 . 陈(Joseph Chen)是陈一舟的英文名字。188 年前,一个著名的约瑟夫出生在了欧洲中心维也纳。作为古老的哈布斯堡家族的传人,弗兰茨 . 约瑟夫 18 岁登基,一手建立奥匈帝国,并将其推入一战漩涡。

陈一舟也曾有过辉煌。2011 年 5 月 4 日,人人公司以 14 美元价格在纽交所成功 IPO,首日市值便冲到 70.7 亿美元。3 年后,人人陷入了劲敌新浪微博、微信甚至新秀今日头条的战争漩涡。陈一舟做出了选择,舍弃社交帝国,摇身成了资本市场的逐浪人。

他出现在一个个波峰渐显的行业,又在波峰跌落波谷的过程中寻找另一个浪头,起起伏伏。回顾这7年的公告内容,人人公司先后追逐了O2O 在线教育、金融科技投资(美国)、互金、移动直播及二手车等一系列热钱涌动的资本领域。今年1月,人人公司还卷进了区块链的大潮,推出针对社交网络的开源区块链平台人人坊,获得了创世资本领投,以及 Bitcoin Faith Ltd.(比特信仰基金会)的背书。

从陈一舟的运作轨迹来看,直到2016年,他都放不下人人网。这一年正值直播风口,人人已经有了脱胎于 56 的 " 我秀 " 社交视频平台,其 " 社交视频 " 实质的践行早于 MOMO、YY 等当下热门直播平台。2016 年 2 季度,人人对应设立了人人移动端直播。

2016 年人人移动端直播业务收入为 490 万美元,占报告期 IVAS 收入的 15.1%。受此影响,IVAS 业务大增 42.2%,至 3230 万美元。可以说,2016 年人人的虚拟项目业务增长主要依靠移动直播服务拉动。

这样的态势一直延续到 2017 年中期。截止 2017 年 6 月底,人人移动直播端的活跃用户数约为 2.51 亿。报告期内 IVAS 同比大涨 86.7%,达 1260 万美元,人人方面将此归功于移动直播业务。

三个月后,人人移动直播业务的增长势头走向势微,与2季度几乎持平的业绩表现预示着陈一舟的计划沦为一场徒劳。

曾有一段时光,用户带着怀旧的情绪打开人人网,发现主页会被人人直播攻占,还曾引发了社交媒介上的集体吐槽。讽刺的是,这样的社交媒介并不包括人人网,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成了陈一舟对人人网最后的拯救。

一定程度上,人人直播是一场生不逢时的错误。早在 2014 年底,人人将视频网站 56 卖给搜狐旗下的子公司,一同卖给搜狐的还有 56 背后的网络视听许可证。

2016 年 9 月,针对直播行业乱象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不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相关活动、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

此时的人人,手里已经没有网络视听许可证了。据 2016 年的财报,人人称一直在申请视听许可证,但目前还没有获得,未来不排除相关风险。

2017年2季度,人人公司正式实现了从二手车金融到二手车销售的过渡。此时,学生贷业务已经砍掉1年时间,而孵化学生贷的流量平台人人网,一直在摇摇欲坠。

人网的月登陆用户从 2014 年 12 月的 4600 万下降到 2017 年 6 月的 3400 万,登陆用户的平均停留时间也从2014 年的 4 个小时下降到 2016 年的 1.4 个小时。而在人人网折戟的 2013 年,登陆用户的停留时间曾高达 7.7 小时。这是今日头条、微博这类主流媒介尚未达到的水平。

如今,人人公司凭借二手车业务扭亏回暖,也未出现业务中心转移的倾向。很大程度上,投资者更愿意相信陈一舟终于要扎下根了。

当然,这是以人人网的倒掉为句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