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通混改 离职员工去BAT薪酬会提高1.5倍

原标题:联通混改招聘人才 薪酬水平接轨市场

索寒雪

在不久前结束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中国联通副总经理邵广禄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混改中正在选聘人才的合资公司,“将会高薪引进人才,薪酬与市场接轨”。

此前,记者获悉,联通已经开始为与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成立的战略合作中心进行人才招聘。

与BAT筹建战略合作中心

“联通混改引进人才会非常开放,” 邵广禄表示,“会高薪引进人才,薪酬与市场接轨。”

2017年8月,中国联通宣布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业绩发布会上公布混改方案,宣布将引入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在内的多家战略投资者,认购中国联通A股股份。

一年后,联通公布的混合所有制的效果主要集中在,“与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滴滴等公司持续推进互联网触点合作,以低成本和薄补贴的发展模式有效触达新用户,尤其是青年市场”,“探索建设新零售试点门店,联合阿里巴巴、苏宁、京东、腾讯等,依托大数据能力,丰富门店品类,强化线上线下相互引流,对业务发展拉动效果显著”。

记者从联通内部人士处获悉,联通将与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进行5G市场的开发并展开深度合作。随后,联通持续在5G市场上发力,在各地集中建设5G基站。

记者了解到,在5G领域,联通与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以及华为正在组建战略合作中心,并已经展开招聘。

为组建战略合作中心,需要的人才包括解决方案经理、高级架构师、高级研发经理、合作拓展经理等。

由于上述人才同为市场急缺人才,互联网公司经常给予高薪,尚不知联通是否会开出有竞争力的薪酬。

邵广禄向记者表示,“合资公司的薪酬由董事会来确定。”

据了解,“联通针对人才将建立以项目制为基础的管理机制,实行项目绩效考核;在人员分类的基础上,以绩效市场化对标为前提合理确定薪酬组合和薪酬标准;实行依据能力认证结果和绩效结果的晋升和下降,每年保持一定的退出率。”招聘后的人才就职岗位将分布在北京、杭州和深圳。

人才难题

在通讯领域,人才竞争非常激烈。同一岗位在联通内外的薪酬差距非常大。

和绝大多数央企一样,联通目前面临着一定的人才难题。

在国新办举办的企业“一带一路”中外记者见面会上,国企万华化工集团负责人透露,“很多企业发展的最大问题是人才。”

他举例说明,“在和国外企业合资过程中,最缺的就是人才。很多国企想走出国门和外国企业合作,但是缺少人才,不敢走出去。”

他补充说,“很多企业都是人才储备不足,可能一个团队只需要十几个人,但是,这些人对企业一定是忠诚的,很多企业就是缺这样的人才。”

这一现象在通讯行业尤为突出。在第六届国家城市发展市长论坛上,印度塔塔集团中国区总裁詹宏钰表示,目前软件人才缺乏,在硅谷,里面有一半的人是印度和中国的工程师,还有另外约30%左右的美国白人。

亿达控股副总裁于大海表示,产业的竞争,其实很重要的是人才竞争。“我们研究院正在做一个专题是对城市群和城市间人口竞争的研究专题,我们发现人才的竞争和高端人才的迁移,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产业要跟着人才走。”

联通在混改过程中,一直面临着人才流动的问题。2018年初,中国联通副总裁、网络发展部总经理韩志刚离职,他成为联通离职潮中级别最高的高管。

记者向联通人事部门求证,目前是否出现离职潮,该人士表示:“是有一些人员流动,但是对于这么大的企业而言,人员流动也属于正常。”

记者向前述人员询问离职员工的就业方向,该人员表示,“有去阿里巴巴、百度、京东、腾讯这些企业的。”

在谈及央企内外收入差距的情况时,另一家参与市场竞争的央企中层管理者表示,有人离职去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大互联网公司首字母的缩写),薪酬会提高1.5倍。

混改深水区

中国联通是首家集团层面整体进行混改试点的中央企业,宣布混改之后,联通迎来春天。

中国联通日前公布的2018 年首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国联通期内整体服务收入预计约为人民币2000.13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6.5%;移动服务收入预计约为人民币1254.24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7.2%;固网服务收入预计约为人民币732.23亿元,比去年同期上升5.2%。

此外,公司权益持有者应占盈利预计约为人民币87.80亿元,比去年同期明显上升116.6%,其中包括中国铁塔上市并发行新股导致本集团持股比例变化,使应占联营公司净盈利增加人民币14.74亿元。

10月14日,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在媒体通气会上表示,大多数国有企业已在资本层面实现混合,充分竞争领域国有企业混合程度更高,上市公司已成为国有企业混改的重要载体,混合所有制改革各项试点梯次展开不断深化,促进了国有经济结构优化、效益提升。

最新数据显示,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及各级子企业中,产权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户数占比超过69%,各地省级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户数占比达到56%。其中,充分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混合程度更高。

目前,商业一类中央企业四级及以下子企业超85%实现了混改。开展混改的省属国有企业中,商业一类企业占比达到88%,二至四级企业占比超过90%。

2013年至2017年,民营资本通过各种方式参与中央企业混改,投资金额超过1.1万亿元,省级国有企业引入非公有资本也超过5000亿元。同期,国有企业积极投资入股非国有企业,其中省级国有企业投资参股非公有企业金额超过6000亿元。中央企业“压减”减少的11650户法人中,超过2000户的控股权转让给了非国有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