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举报阜兴系涉嫌诈骗 监管部门掌握账册逾1500立方米

【财联社】(记者 王海春)阜兴系实控人朱一栋被押解回国后,阜兴案如何处置备受关注。

财联社此前曾发表上海证监部门拟移交阜兴系相关证据线索给警方、朱一栋被广发银行告上法庭 阜兴系180亿资金窟窿难补等独家报道,并在资产包涉嫌虚构 阜兴系巨额募资“局中局”一文中,对阜兴系资金运作的隐秘路径进行了调查。

日前,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12月5日,阜兴系投资人代表向上海检察院二分院提交了指称阜兴集团涉嫌诈骗的举报信。就阜兴系事件,上海证监局工作人员回复投资人代表称,稽查人员已与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审谈,朱一栋正配合调查。

“阜兴私募基金事件还没有被刑事立案,一些关联机构和企业已经展开了民商诉讼,通过法院在对阜兴系的资产进行冻结。我们不知道投资的资金怎么要回来,很着急。”一位阜兴系投资人告诉记者。

一位证监会接访人士向投资人代表透露,相关部门对阜兴事件的调查一直在努力推进,但由于事件无论从资金量、运行结构还是涉及面都相当复杂,侦办难度较大还需要一定时间,也请投资人予以理解。

上述证监会人士还表示,调查的一些具体信息,如阜兴所持部分资产未予公布,除了遵守案件侦办独立性原则的原因,也考虑到维护投资者利益,一旦公布可能会引起波动。

“如阜兴持有的一些股票或资产,当前市值可能还比较高,被公布后市场如果有反应可能会令其缩水,进而给投资人带来损失。对于监管部门而言,一定是希望能为投资人竭力追回资产的。”上述投资人如是说。

资金牵涉几百个账户

就阜兴集团事件,上海检察院二分院12月5日向投资人代表回复称,此前发布了对朱一栋的批捕令,不过检察机关暂未收到经济侦查部门对案件调查资料的移送,因而检察院暂未成立专案组或成员承办此案。

检察院方面还表示,信访办目前接受投资人在接待窗口递交相关投诉及举报材料,并交由专人收集,待成立专案组后,一并进行处理。

多位投资人告诉财联社记者,公安机关已就阜兴集团涉及大连电瓷(002606.SZ)股价操纵进行了立案调查,但对阜兴集团私募基金涉嫌诈骗,目前仍未立案。

“大连电瓷的影响不小,但规模较有限,阜兴几大私募基金平台所涉及的资金量更大。”投资人柳先生说,朱一栋归案已近四个月,很希望了解阜兴集团私募投资事件调查的进展。

上海证监局工作人员向投资人代表表示,阜兴集团的行政违法已经较严重,但是否涉及刑事犯罪,要由公安部门根据掌握的证据,以及司法机关进行综合界定。

有投资人指出,阜兴集团私募基金涉及面广,资金操作很复杂,溯源并理清资金流向并非易事。

投资人援引证监会接访人士的话称,阜兴集团资金牵涉出几百个账户,其资金转移及流向相当复杂。相关部门对阜兴系事件目前已掌握的存在的账册,就已多达1500多立方米。

“其情形大致是这样:发现一个可疑大额账户的资金流水,这个账户的资金可能被分转至二十多个子账户,稽查人员需要继续向下查这二十几个子账户,二级子账户的资金如果又一次转移可能会涉及到一百多个孙账户。这样不断深入追查下去,可能会引申到上万个账户。其工作量之大和复杂程度,远超外界的想象。”监管会接访人士对阜兴系投资人代表如是分析。

对于阜兴集团私募投资事件,不久前有投资人代表与证监会私募部接访人员进行沟通时,接访人员表示,对投资人的心情能够理解,证监会在对阜兴集团调查过程中,如发现犯罪线索会移交给公安机关,但是移交的信息公安机关来说只是线索之一,至于如何侦办公安有其自身办案的原则。

朱一栋的资金流水“迷宫”

有投资人对阜兴集团资产情况初步调查后发现,根据截至2018年6月底的资产负债表,阜兴集团总资产约376亿元,净资产约200亿元,包括一些股票;负债约150亿元。

“这还不包括阜兴的关联公司和代持公司的资产。我们查下来,阜兴关联公司的资产约100多亿,代持公司有80亿。”一位投资人向记者透露。

而阜兴系暴雷后留下近180亿元的资金黑洞。

意隆财富、郁泰投资、西尚投资、易财行这四大私募平台,是朱一栋展开其资本运作的重要平台。阜兴旗下、朱一栋及阜兴系关键人所参股的上百家公司,则是其资金往来一个个输入和输出的流动节点。

据了解,阜兴四大平台监管或备案的机制大致如下:这四家私募基金公司到工商部门完成注册登记,之后到中国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登记,成为基金管理人。在具备所有的行事要件后,基金业协会对这四家私募的法人和基金管理人的资质进行备案审查。

上述证监会接访人士向阜兴系投资人代表指出,这几家私募基金发行的产品都属于备案审查,即先募集再备案,因此这个备案工作是募集之后再审查的过程。

“私募可能把钱投到了想要投的公司里了,但所投的公司也可能是个壳公司。朱一栋有没有把钱挪到另一个地方去,这中间又引出另一些问题,最复杂的一个问题是,阜兴系往往将资金投到一家公司后,再投到其间接参股或由其实际操作的公司。”投资人援引上述证监会人士的话称。

除了阜兴集团旗下注册、参股几百家公司,朱一栋、与阜兴及朱一栋密切相关的关键人名下,也有数量不小的公司。由于与阜兴系相关的公司数量众多,这其间资金的往来相当复杂。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阜兴系的一些私募或存在过度融资之嫌。

“通过私募平台将从投资人处募得的资金投到项目上,第一道要过的关口是托管银行。阜兴私募所投的项目可能是真实的,也不排除是有问题的,涉嫌基金资产的挪用。如A项目可能只需要投1—2个亿的资金,但阜兴可能超额募集了10亿资金。超出的这部分,可能通过子公司、参股公司或在股权上根本没有交集的公司的一些特殊运作流入他处。而涉嫌违规的这些问题,在备案审查中很难发现,必须要通过层级账户,层层追查才有可能抓住其脉络。而多一个节点,追查的难度往往以几何倍数增加。”上述分析人士补充道。

除了阜兴公司自身运营不规范,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朱一栋投资失利,或是诱发阜兴系私募产品爆仓的主因之一。

上述证监会接访人士向阜兴系投资人代表指出,朱一栋将其中一部分资金用于大连电瓷,涉嫌违规挪用资金去炒股。原本公司基本面就难以支持走高的公司股价,随着股价的下行和宏观经济的变化,造成了部分资产的损失,这其中就可能涉及用了投资人的资金。

“而投入的资金很可能加了杠杆,其损失面进一步扩大,以至于朱一栋自己觉得无法承受,最后跑路。”上述证监会人士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