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我想成为历史最佳 维斯塔潘认为仲裁处罚乱来

腾讯体育 12月7日讯 欢迎来到【F1新闻直播室】晚间版,腾讯体育带你浏览过去12个小时F1的新闻和琐事。

汉密尔顿:我想成为历史最佳

2018赛季后,夺下个人第五座世界冠军奖杯的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年度头衔数量上仅次于“车王”迈克尔-舒马赫的七冠。分站冠军数量上,英国人仅以18冠之差排名历史第二,杆位数量上梅赛德斯车手则已是历史“单圈榜”首位。

畅想未来,汉密尔顿表示自己还依旧有提升的空间。“我觉得我还没有达到自己的能力巅峰。我还在进步的路上呢,还有许多可以努力的地方。我与车队续约了两个赛季,所以接下来两年会很有意思。我的目标是别让法拉利或是红牛赢下更多的世界冠军头衔。”

“我才33岁,但已是赛场上第三年长的车手了。夏尔(勒克莱尔)、马克斯(维斯塔潘)等年轻车手不断涌现,我怎样才能够保证自己在与他们对比时拥有体能优势,我怎样才能够在心理上比他们更专注?这是我现在的专注所在。”

英国人同时表示自己会要求车队从各方面给自己指出提升空间。“我告诉车队的各个部门发邮件给我告诉我哪里还有提升的空间。我不管是谁发的,如果他们从今年的经历中感觉我有提升的空间,那就告诉我。”

“因为我希望成为历史最佳,所以我必须在所有领域得到提升。”

维斯塔潘:今年的仲裁处罚有点乱来

近年来,马克斯-维斯塔潘多次因激进驾驶而得到赛会的罚单。本赛季的意大利大奖赛上,红牛车手因未能给瓦尔特利-博塔斯留足空间而被罚5秒罚时。荷兰车手在当时对这一处罚感到很不满。

回顾2018赛季,21岁小将认为全年的仲裁处罚有些乱来。“对我来说那一次处罚有些不公平因为我的确留下了一辆赛车的空间。我觉得从全年角度来看,今年的判罚有些乱来。相同的行为时而被罚时而却没事。当然我现在可以说也许我没有在刹车的时候往左靠会更好,但是在重刹区的时候其实很难控制。”

“不过我知道在未来的比赛中可能保守起见要多留一点空间,但从心理角度来说当我在为领奖台而战时我可不会轻易放弃。”

沃尔夫:明年的新前翼不会解决超车难题

为了增加超车,国际汽联(FIA)对2019赛季F1技术规则中的前翼、刹车导管与尾翼规则进行了修改。其中,新规则下尾翼将得到简化,尝试减小外导气流效应为后车带来的乱流。

不过,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表示F1车队们已经找到了在新规则重现外导气流效应的方法。“当前规则下跟车很难,当赛车接近前车时,赛车失去下压力,轮胎的磨损也会加快,所以超车很难。在下压力更低的赛事,例如F2中,超车就很多因为车手不会遭遇乱流的影响。”

“但在大量空气动力学人才的努力下,我觉得我们又找到了外导气流的方法,所以其实新规则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FIA在公布新规则时曾透露新规则下圈速会有1.5秒的减慢。但是沃尔夫坦言圈速水平应当能够与本赛季持平。

(金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