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丨挥着荧光棒听张云雷的“流量相声”,有啥不行?

要点丨速读

  • 1 培养“流量明星”是能够在文艺市场中快速获利的运作模式,歌坛影坛可以有,相声界为什么不能有?
  • 2用流量明星为一个行业吸引流量,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流量明星与高水平的行业从业者可以是相互哺育的关系。
  • 3艺术当然不能完全“跪舔”市场,在受众需求与艺术创作之间,需要寻求平衡。

文丨王阳

近日,有媒体发文批评德云社相声演员张云雷,引发争议。这篇文章称张云雷频繁参加综艺,还有大量粉丝“应援”,是“把当下打造'小鲜肉流量IP'的路数用在了相声上”,会导致“追星的热闹和艺术的落寞”。这个长得好看,女粉丝多的相声演员,到底是相声界的“好例子”还是“坏典型”?

“偶像派相声演员”张云雷

“流量明星”一般指一些颜值高,但是演技、唱功差的艺人。而最近人气颇高的相声演员张云雷,却也被冠以“流量明星”的称号。他的作品,也被很多人戏称为“流量相声”。

作为一个相声演员,张云雷拥有行业中罕见的高颜值,粉丝中年轻女性占比较大,而且,与一般的喜欢“看角儿”、“挑活儿”的相声票友不同,张云雷粉丝的追星方式相对狂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日韩爱豆的饭圈迷妹。为了支持张云雷,粉丝们还成立了组织,为张云雷的应援活动集资,为张云雷参加的综艺比赛刷榜。

还有很多粉丝,在张云雷表演小曲儿《探清水河》的时候,在相声剧场里十分违和地集体挥起了荧光棒。

不过,张云雷业务水平有限。他并没有像郭德纲、岳云鹏一样留下很多让主流观众认可的相声作品。与一般相声演员经常表演贯口的风格不同,张云雷在台上经常会唱一些流行歌曲。

像张云雷这类长得好看,业务水平不出彩的“流量明星”,在歌坛影坛是一种商业模式下的产物,其实比较符合文艺市场中的获利逻辑。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有分析认为,在追星者中,女性群体居多。而主流女性对于偶像的颜值要求是比较高的,一项对大学生钦佩人物的研究发现,相比于男性更在乎偶像的事业和成就状况,女生在追星时更在乎“感官舒快”。(《媒介粉丝文化与女性主义》鲍震培)

所以,一个长得好看的偶像,明显更吃得开。

至于被很多人诟病的唱功差、演技烂的问题,对于偶像来说,未必是什么大问题。有研究就认为,粉丝追星,其实是在跟偶像建立一种“拟社会关系”。粉丝需要把偶像想象成他的恋人,或者一个跟他很亲密、对他很好的人。粉丝可以在想象中跟偶像交流,并以此获得某种身心愉悦。

很明显,作为一个明星,想要成功地跟粉丝建立这种“拟社会关系”,并不一定要拥有很强大的业务水平。

上述这套“流量明星”的逻辑,在张云雷身上明显奏效了。而德云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近期给张云雷很多曝光的机会,让他身上的商业价值变现。

然而问题在于,在一些人眼里,相声演员根本就不该成为流量明星。比如,批评张云雷的文章表示,他在业务还不够精湛的情况下,把自己包装的像一个偶像一样,只顾着吸粉,是不对的,“传统的意义在于你欣赏一个传统艺术的时候,能够体会到传统的感觉”。“正值大好年华,本应拿出精力去钻研业务,想做明星的,索性考虑转行”。

“流量相声”有何不可?

对于张云雷“只顾挣钱吸粉,忽略相声手艺”的质疑,首先要说,指责张云雷不精术业,可能过于苛刻。很多相声票友曾经表示,张云雷的“柳活”(指一些以大段唱功戏为主的相声段子)还是可以的。他未必不敬业,只是不如他的师父郭德纲和同门岳云鹏成功。

而且,对于大多数文艺行业来说,有一个“流量明星”未必是坏事,他即使专业不精,也可以吸引粉丝,为整个行业导流,为行业中的其他从业者带来收入。而行业中的从业者也可以借此为“流量明星”提供技术加持,使其未来的星途更加平坦。

比如女子偶像团体SNH48,可以说是比较典型的“流量明星”了,唱功水平也有限,但是他们为很多幕后的音乐制作者提供了工作机会,而这些人通过工作得到酬劳,并为SNH48输出了很多质量不错的作品。乐评人邓柯就曾评价SNH48 在2017年推出的作品里“没发现那种特别糊弄事的歌,整体感觉编得都非常精致,有些歌听来感觉还相当不错。”,“中间一定少不了作曲者的高超技艺”。

同样的规律放到张云雷身上也成立,张云雷作为德云社团队出品的一个产品,如果在市场上获得成功,德云社的收入也会进一步提高,也能够更好的运营张云雷。如果双方合作顺利,最终很有可能是双赢。而从整个相声的角度上说,被张云雷吸引到的粉丝,有很多人也会不可避免的关注到其他相声演员和演出,这种整个相声市场来说必然是一件好事。

艺术当然不能总是“跪舔”市场,需要兼顾受众与创作

当然,如果所有的文艺工作者都“跪舔”市场,主流观众喜欢什么就给什么,从长远来看自然弊大于利。

如果想要相对严肃认真的艺术生存下去,让艺术家们可以不完全“跪舔”市场,就需要外力来进行扶持。

美国的音乐作品评奖机制可以借鉴。全美音乐奖、格莱美和公告牌并称美国三大音乐奖。其中,公告牌根据全美广播电台的歌曲播放数据排名,格莱美奖由业内资深人士提名并票选,而全美音乐奖则完全靠公众投票排名。

这种评奖机制将大众偶像与严肃的艺术家区别开来,不至于让专业的音乐人被淹没在流量明星的光环下。根据统计,获格莱美奖项最多的人是指挥家左尔格·索尔蒂,并不是某个拥有海量狂热粉丝的超级巨星。而如果能够获得格莱美奖,艺术家的知名度就会得到提高,其作品也能获得关注。

左尔格·索尔蒂

不迎合市场的艺术,往往难以赚到盆满钵满。所以,可以考虑通过一些制度倾斜,保护专心做艺术的艺术家。但为难一个说相声的,让他为了传承文化少赚钱,肯定不是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