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途歌的“至暗时刻”:押金难退 资金链遭质疑

【财联社】(记者 王颖)共享单车ofo频频传出押金难退消息,共享汽车途歌(TOGO)也步其后尘。

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汽车分时租赁服务提供商,曾在7个城市运营车辆近8000台,用户超350万。其由Smart、MiniCooper、宝马、奥迪组成的车队,以及自由停放、接力用车(非合作停车场,用户承担停车费)的模式,曾使其成为“共享汽车里体验感最好的企业之一”。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途歌已风光不再。

深陷“押金难退”困局

相比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的押金金额要更高。途歌的押金额为1500元/辆。

按照途歌退换押金的规则,用户在最后一笔订单结算成功后20天即可提交押金退还申请。如果在用户用车途中为发现违章等行为,押金将于7个工作日返还。

近日,北京、成都、广州等地的用户纷纷反映途歌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部分用户申请退款超过2个月,也未曾收到退款。

“我11月2号手机APP申请的退押金,当时没有用过一次车,理应一周内到账,但是没有。约11月中旬,给客服打了六七次电话,都以系统升级为由,拖着不办。昨天(12月6日)我到途歌北京总部前台,负责人当场承诺退还我两个个人账号共计3000元押金。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下班前打款到账。”途歌用户张植(化名)告诉财联社记者,“结果还是没到账。”

张植说,“目前到前台登记是最快速可以拿回押金的方式。”

在一个途歌维权群里,记者看到上百名用户在咨询如何能拿逾期未到账的押金。非北京用户只能靠拨打客服电话,然而电话极难打通,也没人能收到退还押金。

早在8月份,就有网友在途歌的贴吧上质疑,“途歌是不是跑路了?”起因是途歌App的南京地图上,并无一辆可用的车,客服也联系不上。

据媒体报道,途歌南京运维人员透露,途歌在南京共投放了约400辆共享汽车,车型以宝马Smart及大众Polo为主。自7月中下旬开始,途歌先后两次将城内的共享汽车集中拉走。8月7日深夜,城区内最后的100余辆大众Polo轿车被撤走。

8月下旬,途歌另一个重点进驻的二线城市西安,出现一批挂着“苏A”牌照的大众Polo。

同时,途歌进驻的北京、深圳、广州等城市均不同程度出现了运维停滞的迹象。有用户反映,途歌签约的停车场网点很难找到可用车辆。软件App显示的车辆,大多已在外部的停车场停放多时,需要缴纳高昂的停车费。App中关于车辆使用情况,用户留言“车没油了”、“停车费两百,别开”等提醒比比皆是。

商业模式不被看好

途歌用户在使用过程中,面临着押金难退、客服联系不上、垫付维修费用难以报销等问题,有用户质疑途歌的资金链是否已出现问题。

目前距途歌宣布获得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不过两个多月。此前途歌还对外公布从天使轮到B轮共5轮融资,加上B2轮融资,融资总额约5亿元。

但是,天眼查信息显示,途歌运营主体是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近期并未发生股权变更。上一次股权变更和注册资本增资还是在2016年10月。

对此,途歌方面对财联社记者回应称,“股权属于内部事务,不方便透露。”

与共享单车类似,虽然有资本大量投入,但共享汽车行业本身的盈利模式,一直没有出现。重资产、重运维、停车成本高、城市差异明显、回本速度慢等行业特性,让共享汽车继共享单车之后,也迎来了一波倒闭潮。

2018年5月,麻瓜出行宣布,由于公司业务战略调整,麻瓜出行共享汽车将于5月20日停止服务。6月,中冠共享汽车进驻济南市场不到1年,败走泉城。9月,巴歌出行传出“疑似倒闭,客服电话难以接通,用户押金未按约定时间退回”的消息。

国内的共享汽车公司发展模式主要分为车企主导的分时租赁平台、独立运营的分时租赁平台和传统汽车租赁企业扩展疆界的分时租赁产品。其中,途歌就是独立运营分时租赁平台的典型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家率先出局的共享出行公司都是独立运营的分时租赁平台。“车企拥有雄厚的资本和技术,互联网企业没有雄厚的资本背书,这方面车企主导的分时租赁平台更有优势。”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共享经济分析师陈礼腾告诉财联社记者。

2018年1月,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在媒体沟通会上给分时租赁算过一笔账:一台车一天跑3单,创造200元的收入可以把成本收回;其余时间,这台车如果停在停车场,会产生停车成本;如果调度到出行数据活跃的位置以提高用车效率,则会产生运营成本。

“我们一直觉得, 不看好独立的分时租赁商业模式,或者根本不存在,因为账都可以算得过来。”陆正耀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