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给村子捐了一所学校,却没有小学生去?

图片上的漂亮的白房子,是一所小校。

是这个村子里20年来的第一所小学,

但,建好近一年,里面却没有一个小学生。

为什么好不容易捐建的小学,却没有学生?

没孩子?不,村子里很多留守儿童,不上学,等待他们的就是挖土豆、放牛的生活。

当李双发现这个小学时,也发现了这里没有小学生的“秘密”。

当地招不到老师

她一招就招来了留学生

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而是中国绝大多数乡村小学最大的痛点,乡村最缺的不是学校的硬件设施,而是——老师。

“老师也有子女有家人,需要去往各方面条件更为优质的镇上或者州上。更何况是没有信号、不通水的新建村小。”

从大学时候开始就支教,工作后仍兼职帮助公益组织招募支教老师,后来干脆辞职专门做支教公益项目的李双,表示“招不到老师”并不吃惊。

但这不应该就是唯一的答案。

不能眼看着小学继续闲置,说干就干,李双马上和村干部两人一合计:李双负责招老师,村干部负责说服村子里彝族的孩子们来上学。

很快,李双招来了3个年轻的支教老师,其中有两位还是留学生。

合影中,中间3位女生是支教老师,3位当地的老师

村干部到村子里一宣传,小的4岁,大的10多岁,70个孩子坐满了两间教室。

能上学,孩子们很高兴。

你可能会说,高兴啥?支教老师,很快就可能离开这里。

不,在村小大面积缺老师的情况下,能用志愿支教1-3年的年轻老师,这是有和无的区别。

而迎接这些年轻人的,将是怎样的1-3年?

是不是一天没什么事

到处跑好安逸哦

很多人想象乡村“支教”生活无比美好:

课堂上有求知若渴的眼睛,被来自孩子的爱包围,下课了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可以打发……

最终,除了能完成一场知识爱心的传递,还能刷新履历。

但事实却是——

没有自来水,洗不了澡,停水一个礼拜是常事。

老是停电,晚上点蜡烛是常态。

“年轻人最接受不了的,是没有信号。”李双说。

没有电话信号,想跟家里和外界联系,只能步行1小时到信号点。

更别说网络信号,朋友圈、抖音、淘宝、游戏....这些都玩不了。

事实上,即便学校有信号,也“根本没有时间摸手机”。

正式开班后,一年级分两个班,3个女生连轴转也忙不过来。

平日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们,必须自己做起一日三顿饭;用柴火烧全校孩子喝的热水;晚上孩子放学后还要备课。

点击“山里的花花长期支教”,给支教老师带去基本的生活补贴

老师说,最苦的是孩子

“老师们自己烧柴做饭,有口热饭吃,其实很满足了。”

看到学生们,这些支教老师们,觉得自己的苦不算什么了。

一年级的日吉布都,起床后要先给弟弟妹妹做饭,然后喂猪喂鸡,再出发走1小时山路上学。

好不容易走到学校,还没上课,肚子已经饿了。

挨到中午,可以吃免费发的优酸乳和小面包,下午放学再走1个小时的山路……

支教老师中午发面包

“我们希望有热饭热菜,孩子们吃小面包也吃厌了。”

李双尝试申请过提供午餐的公益项目,但由于没有信号,无法达到三天公示,时常断电食物无法保存,最终没能申请上。

但即便是孩子们自己带饭,条件限制,也没有热饭的大蒸锅和生活老师支持。

一切困难面前,要让学校开下去

去学校,中午至少有面包和牛奶,但没有老师真的就没法念书。

“相比建学校,到后期用纯民间力量去支持一个个学校运行,实在困难。”

今年承诺给支教老师们基本的生活补助还没能筹齐,每到年底,经费是李双最头疼的问题。

为节约开支,支教老师自己种菜

2015年,李双发起成立的“山里的花花”,过去3年,在四川凉山、青海玉树开展长期义务支教活动,累积受益儿童将近3000余人,已参与长期支教助学志愿者200余人。

为了给支教老师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让支教老师可以更好地教学,希望为支教老师们募集每月基础的生活补助费用还有一份支教期间的人身意外保险。

相较于大城市大公司里的五险一金以及各种福利,这些刚毕业的90后,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在大山里支教,他们也需要最基本的生活开支,以及一份能让父母和家人安心的保障。

点击“山里的花花长期支教”,支持孩子们继续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