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点工阿姨”唱歌跳舞,没想到登上联合国妇女大会

走上《中国梦想秀》的舞台,

摄影作品获得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大奖,

在联合国妇女大会上表演,台下鼓掌的有敬一丹、陈鲁豫......

很多人没想到,完成这些文艺活动的是——装修女工、家政女工、装裱女工、超市女营业员……

在很多人眼中,她们是不会表达、不应该表达、甚至没什么好表达的打工者。

“虽然没文化,但我也不比别人低”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北四环干保洁的时候,那天我在运垃圾,一个业主正好在我拉着一大桶垃圾时从电梯里出来。他立马捂住鼻子说:‘你一个破保洁,赶紧给我让开,臭死了。’”

这些表达发生在木兰文艺队编演的《离家》独白剧中,本色出演的何文琼,今年45岁,老家四川,在北京打工已有10多年。

做完小时工之余,何文琼会坐公交后转地铁,去文艺队唱歌。此举遭到丈夫反对,被质问:一天天瞎忙活,没工资,有啥好处?

“我不是好吃懒做的女人,我也不想放弃跟她们一起唱歌的机会。”爱唱歌的何文琼和姐妹们一起参加《中国梦想秀》,晋级后,她站在台上哭了。

何文琼

那次唱的歌叫《木兰花开》,歌词是姐妹们自己写的。“都不会写,那就说吧,我们把最想说的话说出来。”一遍一遍地改,最后历时近两个月,词才定下来。

很多打工姐妹听了,觉得像在说自己。有次演出,台下有个姐妹太感同身受,跑过来抱着文艺队队员一直哭。

“跟木兰的姐妹在一起有家的感觉,不像以前的打工生活,人与人之间没什么感情。”她们在有两千万人的北京,找到了心灵的归依

点击“木兰女工用艺术蜕变(腾讯公益捐款链接)”,支持木兰姐妹们!

“有时间搞文艺,不如干两个小时钟点工”

给众多打工姐妹带去能量的文艺表演,是“木兰”各类活动中的一部分。

2010年1月,在流水线上工作过的齐丽霞和3名“打工妹”,自发成立木兰社区活动中心,为在北京生活、工作的外来打工姐妹提供服务和帮助。

舞蹈疯狂清洁工在中央财经大学演出

2012年元旦,她们第一次演出。场地设在京郊一个尘土飞扬的建筑工地。现场,1000多名建筑工人欣赏这台“跨年演唱会”。

当时,北京的最高气温只有2度,冻得人直哆嗦。台上只有一个照明灯,麦克风时好时坏。姐妹们手挽手唱起《木兰花开》。台下的观众自发打起拍子。1000多人拍手,愈来愈响,拍“碎”了寒冷,拍“暖”了心窝,拍下了泪水。

“木兰”活得并不容易,随着打工人群变动,8年内换了6次地方。

曾有资助者表示,愿意给“木兰”捐资,条件是设计一些煽情的节目。比如,找一个贫困打工妹,展示她的悲伤故事,渲染整个群体的困境。齐丽霞一口回绝:“‘木兰’不拿姐妹的悲苦做文章。”

外界的争议从未停止,有人说:身为打工女性,有时间搞文艺,不如干两个小时钟点工,还能挣钱吃顿大餐。

“我愿意用两个小时写下自己的心情,喝三杯白开水,为什么不行?”不论是唱歌、摄影还是话剧,齐丽霞希望让大家了解打工姐妹心里在想什么,不成为“失语者”。

姐妹们的故事形形色色,但女性的诉求没有变

胥红佳

由于无法忍受家暴,内蒙古的胥红佳独自带着孩子在北京打工,33岁的她说:来北京这几年,心里宽阔快乐好多。

像胥红佳这样,从农村到北京打工的女性有200万。远离家乡来到城市的基层女工,没有自我空间、生活单调枯燥。

“为了孩子,苦点儿累点儿无所谓。”这是很多打工女性会说的话,她们撑起的不仅仅是半边天,很多时候是孩子的一整片天。

但在繁重的劳累中,往往得不到心灵的喘息和认同。“木兰”社区就像北漂生活中,她们的一个家,一个可以倾诉、互助甚至撒娇的家。

点击“木兰女工用艺术蜕变(腾讯公益捐款链接)”,支持建设“木兰文艺队”项目,帮助更多的基层女工找回自信,增强其彼此的互助支持,促进两性平等发展,使女工更好的融入城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