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斌:德国工业4.0战略是政府官员抢了一个胜利果实

  “德国汽车为什么在世界的口碑那么好呢?就是它的供应商,整个的供应体系都有完整的质量保证,所以造就了德国的汽车品牌非常地强大。”1月12日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北京代表处副总经理温斌在“2019中国制造论坛:全球产业链重构下的制造业挑战”上表示。

  温斌介绍,2010年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联合德国通讯媒体协会、德国电子协会就成立了工业4.0的工作组,到了2013年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这是德国的一个战略,所以在汉诺威展上由她发布成为了德国的国家战略。德国政府这些官员抢了一个胜利果实,因为底下的企业做好了,然后他们一宣布变成国家战略,所以他们轻松了。

  温斌认为,中国制造的强项在于制造成本以及反应速度,德国制造强项在于质量和创新。中国机械制造业领域的积淀还远远不够,不仅包括知识、人才积累,也缺乏工匠精神。

  以下是发言实录:

  主持人:下面我们就想让温总,因为温总已经在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工作了大约有15年时间,最早的德国的工业4.0,他也是在不遗余力地来介绍到中国。今天早上我们嘉宾已经谈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德国的制造业企业都是进入了3.0的状态,然后去步入4.0,可是中国的制造业企业面临的是1.0、2.0、3.0的补课、普及和示范的状态,我们中国制造业怎么去学习德国制造?有哪些路径吗?我们想请温总给大家介绍一下。

  温斌:大家下午好!很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给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德国的工业4.0以及为什么德国企业的竞争力强的原因,我简单谈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

  首先我想介绍一下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简称VDMA,是德文的缩写,这个联合会在欧洲是最大的组织,有126年的历史,这个联合会有3200家的会员企业,90%的会员企业都是中小型企业,在欧盟成立之前,我们的会员企业基本上都是德国的生产型企业,自从欧盟成立以后,我们有不到5%的会员企业是欧洲地区的企业及这些会员企业,能成为我们会员的有这么几个原则:1、它必须是生产型企业。2、二手设备的生产商是不允许加入我们联合会的。3、它必须在欧洲(原来是在德国)必须有生产。中国随着这几年和德国的发展,已经有几家中国企业实际上是我们会员企业的控股公司,比如咱们佛山的美的公司,因为库卡是我们的会员企业,还有三一重工,因为它收购了普斯迈斯特这样的大型企业。我们的会员企业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既有像库卡、西门子、普斯迈斯特这样的大型企业,但是其它的企业就是中国最近非常推崇的,他们都是隐形冠军,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家族性企业又占到了80%。我们的副主席单位,他开玩笑地说,我的家族企业成立的时候是中国的明朝,有550多年的历史,所以我们协会简单地可以说类别,跟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是相对等的,就是上午的朱森第老师原来的工作单位,但是我们不包括汽车。大家可以知道德国的第一大出口产业是汽车工业,机械行业是第二大出口产业,但是我个人认为之所以德国汽车工业如此地强大,是因为我们这些在幕后的会员企业的产品的可靠性支持了德国汽车工业的出口,大家可以想一想,其实我们中国刚开始推出的汽车也是可以在马路上跑的,只不过有时候有些小毛病,这些毛病实际上并不是整机厂的原因,有可能是这些部件的原因,但是我们最终用户可不是这么想,一旦窗户摇不下来了,他就说这个车不好。

  德国汽车为什么在世界的口碑那么好呢?就是它的供应商,整个的供应体系都有完整的质量保证,所以造就了德国的汽车品牌非常地强大,我下来简单地谈一下工业4.0,其实工业4.0的发展,我非常自豪的是我们这个协会是工业4.0的三个发起方之一,我们联合了德国的通讯媒体协会,德国的电子协会,在2010年就成立了工业4.0的工作组,工作组的秘书处就设在我们联合会,到了2013年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这是德国的一个战略,所以在汉诺威展上由她发布成为了德国的国家战略,由此你可以看看。我老跟中国相关的部门说,德国政府这些官员抢了一个胜利果实,因为底下的企业做好了,然后他一宣布变成国家战略了,所以他们轻松了。而我们国家在德国推出工业4.0以后,组织了工程院、工信部一些方面的专家进行了对德国工业4.0,包括美国现代互联网,都进行了研究,适时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由此看出来德国工业4.0是自下而上,而中国制造2025是自上而下,不管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实际上我们代表处在中国的工作主要是寻找中德两国在这方面的结合点和合作的交差点,这是促进中德两国在制造业领域,尤其在机械设备制造业领域进行合作。

  大家都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制造业大国,这一点毫无疑问,德国的特点是制造业强国。为什么德国要推出工业4.0呢?实际上它是在弥补它的短板,谈到制造或者谈到产品,我认为有四要素:1、产品的生产速度或者叫灵活性。2、产品的生产成本。3、质量。4、创新。大家可以看出来我们中国同样占两个非常强的要素,就是制造成本以及我们的反应速度,我们的生产的灵活性。德国的强项在于它的质量和创新,德国工业4.0说白了就是传统制造业+互联网技术,弥补的短板是把大批量的生产能够定制化的生产,或者能够变成定制的生产,这样实际上就是增加了产品的灵活性,弥补它的短板,大规模的机器人、智能制造的应用,也是减少人工或者减少低端人工的应用,也是在减少它的成本。中国推出中国制造2025,我们没有完全照搬德国工业4.0,我觉得这一点中国政府做得非常好。我们看到刚才几位嘉宾和专家也说了,中国并不是一下达到了工业3.0,而是1.0、2.0、3.0并行,所以我们不能够一蹴而就,完全照搬德国的工业4.0。

  接下来我想深入地说一下,对中国企业怎么发展,我想提一下自己的看法。刚才几位专家也说了,中小型企业怎么发展智能制造?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个现象,实际上在德国,虽然我们提出了工业4.0,虽然我们的协会是工业4.0发起方,但是即使在我们协会当中也有很多的中小企业,他得出的结论说我不需要工业4.0,我不需要智能制造,跟它的产品有关系,比如说他的产品是做刀具的,或者做这种传统的以材料因素为准的产品,这种东西的专有技术是在材料的复合上,对于如何制造这个产品,实际上影响不是特别大,你说你采用机器人自动化也好,对产品附加值的提升其实并不明显,它又没有自信,他们认为我不需要,我起码暂时不需要。我希望中国的企业,尤其中小型企业,因为我们不是大企业,我们没有大企业这么雄厚,刚才几位专家也都说了,我们就要切身地分析一下自己,到底我们需要发展的是在哪里,我认为德国机械行业尤其德国机械工业,我们的会员企业,他们的竞争优势实际上就是他们专注。刚才我提到了有的企业都有500多年的历史,就专注在某一个行业当中,他们的积累、沉淀实际上造就了他们的优势。

  而我们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今天也大约就40年,尤其在传统行业领域,尤其是机械制造业领域,我们的积淀还远远不够,不光是知识的积累包括人才,刚才也说了很多工匠,我们缺乏工匠,实际上我们缺乏工匠的现象,并不是说一直以来就有,其实我们在计划经济当中,我们在东北三省也有很多的技术工人,八机技工,当时是很受人尊重的。只不过因为改革开放,大家挣快钱的现象更多了,尤其在广东,我认为广东是咱们国家发展最快的,也是最前的。但是你发展得越快,你可能积累得很快,但是你的沉淀或者你的文化底蕴是否能跟得上,这也不是一定的。比如刚才有的发言人说,我们佛山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大学或者像样的大学,像大学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我想说你培养一个很好的技工学校,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可以马上办,而良好的技工学校实际上是对制造业从底层来说最好的支持。中国有句古话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做一点分享,作为一个抛砖引玉,谢谢大家!

  (编辑:文静)

(《财经》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