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特朗普“吃年饭”后首秀:美联储二把手看好美国经济

同特朗普“吃年饭”之后,美联储的一把手和二把手都在公开讲话中重申看好美国经济。

美东时间7日周四,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在杰克央行主持的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讲话,称:

“以许多衡量标准看,美国经济都接近、或者达到充分就业。”

“(经济)增长处于、或者可能某种程度上高于估测的趋势增长水平,通胀恰恰处于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但通胀保值债券市场的实际利率还远低于2%,或者说,实际上低于1%、甚至低于0.5%。”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在美东时间本周一晚出席同特朗普的非正式晚宴后,这是克拉里达首次公开发表讲话。在他讲话前一日,周三晚间,同样出席了那场晚宴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表示,美国经济仍处于良好状态。他说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美国经济在应对诸如英国脱欧这类冲击时是有弹性的。

本周一也是克拉里达和鲍威尔各自上任后首次在白宫与特朗普面谈。据美联储公告,鲍威尔讨论了“最近的经济发展以及增长,就业和通胀的前景”,强调了“货币政策的路径将完全取决于即将公布的经济数据以及其所暗示的前景。” 他还向特朗普表示,将根据美联储实现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的双重目标来制定货币政策,不会受政治因素影响。

鲍威尔和克拉里达对经济的评价与他们各自之前的言论一致。

上周三美联储货币政策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称,美国宏观经济环境强劲,整体而言前景向好,但中欧等海外经济体增长放缓。他重申,美联储政策取决于数据,联储将采取观望态度。

本周一早些时候,克拉里达就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良好,美国经济的展望看上去十分稳固。 他又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经济发展势头良好,美联储今年可能会“非常有耐心”。他不认为即将经济衰退。

克拉里达讲话同日、本周四,明年有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投票权的达拉斯联储主席Kaplan业说,去年美国经济表现非常不错,GDP增长3%,预计今年GDP将增长约2%。

Kaplan说,美国经济还受到FOMC多次加息的累积影响。他仍然认为,美联储应当在未来一两个季度保持耐心。他不会对美联储应当在多长时间内保持耐心持刻板的看法。

Kaplan提到负利率,称“我怀疑负利率是不是可行的选择”。他说,对负利率的一大担忧是,它会影响金融系统,以及金融中介发挥功能的能力。他还说,美国经济并非一座孤岛,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可能会产生溢出效应。

这种对经济的担忧也体现在最近克拉里达和前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表态中。

本周一克拉里达说,全球经济前景放缓尚未达到严重地步,但可能会影响美国出口。他暗示,今年联储加息次数可能低于之前联储官方预期的两次。

本周三耶伦表示,若全球增长继续放缓、确实疲软,并且影响到美国,美联储接下来可能降息。她提到,包括中欧等地区在内的全球经济下滑正越来越威胁美国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