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溥仪退位,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就此终结

1912年的春节来得晚,2月12日这天是农历辛亥年腊月二十五,民间正在忙年的日子,对于清朝皇室来说,却是一个难过的年关,他们已无心思过这个汉族最隆重的节日。经过革命党、立宪党、袁世凯、皇室亲贵等多方博弈,他们选定了这一天,作为皇帝退出历史舞台的日子。

上朝时的隆裕太后与溥仪

孤儿寡母,最后一次上朝

大清宣统三年腊月二十五日上午,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上朝,如期在紫禁城乾清宫中举行,朝堂上坐着的只剩一对孤儿寡母——隆裕太后和6岁的宣统皇帝。已被袁世凯赶下台的摄政王载沣提早退休回家了,“逼宫”日甚的袁世凯也没有出席,而是派了亲信胡惟德和赵秉钧,作为这次上朝的代理人。大清的最后一批朝臣,像往日一样,衣冠楚楚,站在乾清宫一侧的走廊里,等待召唤,他们表情凝重,现场气氛诡异,空气凝重得令人窒息。终于,太监甩响了朝鞭,朝臣们鱼贯而入。因是退位仪式,免去了例行的三跪九叩大礼。先是,外务部大臣胡惟德上前一步,三鞠躬,替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请了个安;接着,近侍将早已拟好的退位诏书放到隆裕太后面前,这份诏书是清末著名状元张謇及幕僚杨度的“杰作”。

这时,隆裕太后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全然不顾太后的威严,抽泣起来。想想自己垂帘三年,没有一件事是自己说了算的,而大清朝三百年的基业马上就要在自己手中“葬送”,不禁悲从中来,她一边伤心哭泣,一边数落起宗室亲贵们:“无一事不卖,无一缺不卖,卖来卖去,以致卖却祖宗江山。至今日不出一谋,事后却说现成话,甚至纷纷躲避,置我寡妇孤儿于不顾。”

其实,亲贵们何尝不曾抗争?面对危局,皇室分为两派,一派以恭亲王溥伟、镇国公载泽、良弼等为首的宗社党,力主与南方革命党开战;一派以奕劻、溥伦为代表的主和派,赞同南北和谈,改革政体,实行共和。

御前会议,皇室分裂

1911年12月28日,隆裕太后召开御前会议,商议君主立宪或共和政体,全体国务大臣及奕劻、载沣、善耆三王,载洵、载涛两贝勒,溥伦、载泽、袁世凯等出席,会上,满清权贵对局势已是束手无策。隆裕询问王公意见,他们推说没主意,隆裕只好将所有事情托给国务大臣,可怜巴巴地说:“我全交与你们办,你们办得好,我自然感激,即使办不好,我亦不怨你们。皇上现在年纪小,将来大了也必不怨你们,都是我的主意。只要天下平安就好。”可见,隆裕太后的底线是,无论你们怎么折腾,都要保证我们娘俩儿的安全。

当时的形势是,南方,立宪派和张謇等士绅阶层已经与革命党结成同盟,要求清帝退位;北方,袁世凯赶走了摄政王载沣和内阁总理大臣奕劻,不仅拥有了军政大权,还得到了洋人的支持,革命党里也有了他的朋友。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室不得不请袁世凯“出山”,代替奕劻为内阁总理大臣,这时的他有自己的小九九,并没有像传言的那样,非要做曹操或王莽,他的如意算盘是实行君主立宪,皇帝还是那个皇帝,当家人则换成他老袁。然而,独立各省并不同意君主立宪,袁世凯又没有荡平他们的信心,在获得对方让他做“中国华盛顿”的保证后,袁世凯与立宪派、革命党很快达成妥协——清帝退位,实行共和,袁世凯出任临时大总统。剩下的,就是袁世凯如何摆平皇室亲贵了。

“窃国大盗”袁世凯

1912年1月16日清晨,袁世凯早早地入宫,他要跟隆裕太后摊牌。于是,小皇帝溥仪对退位一事印象最深的一幕出现了:一天,一个又矮又胖的老头儿和隆裕太后之间哭哭啼啼的对话,决定了一切。溥仪记忆中的这幕,发生在养心殿冬暖阁里,隆裕太后坐在靠南窗的暖炕上,不停地用手绢擦着眼泪,年幼的溥仪坐在她右侧,好奇地看着,袁世凯跪在炕下的红地毯上,也是满脸泪痕,带着哭腔奏称:“海军尽叛,天险已无,何能悉以六镇诸军,防卫京津?虽效周室之播迁,已无相容之地。为清室和满人计,当以皇上退位为上策。”

袁世凯离开后,在回去的路上遭到革命党人的暗杀,虽然炸死了一些随从,但袁世凯却毫发未伤。这次事件,反而帮了袁世凯一个大忙,隆裕太后对他更加信任,他则退隐幕后,从此不再入朝,将“逼宫”的苦差事交给了亲信赵秉钧和胡惟德。

接着,从1912年1月17日到2月11日退位前一天,隆裕太后召开一系列御前会议,商议逊位问题。一开始遭到亲贵强烈反对,溥伟、良弼等主战派占据上风。1月26日,袁世凯派出汪精卫等人,将主战派骨干、宗室良弼炸成重伤(很快不治而亡),接着唆使段祺瑞等40余名将领,通电共和,谁要阻拦,就率军入京。亲贵们立马吓破胆,纷纷避走天津、青岛、大连,主战派从此作鸟兽散。形势直转急下,御前会议上,亲贵们不再反对共和,讨论的主题变成了商酌优待皇室的条件。

退位后的隆裕太后(坐者)与太监在花园里

隆裕太后,一个为历史画上句号的女人

我们把镜头拉回2月12日的最后一次上朝,隆裕太后泪洒旨面,当众数落在这场危局中王公亲贵如何不给力。想到几百年的江山即将在自己手里葬送,日后没有颜面见地下的列祖列宗时,她再也抑制不住,放声悲号:“祖宗啊祖宗……”堂下群臣,也受其感染,一片呜咽,用朝袖抹起了眼泪。负责监场的胡惟德不得不跟着干嚎几声,但他还是忍不住着急,提示道:“大局已经如此,还望太后保重。太后英明睿智,顾全天下百姓,保全皇室上下……如今优待条件已定,还请太后放宽心,安心退养。”说完,发现隆裕依然没有止住的意思,只好灵机一动,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吓唬说:“太后节哀,我这里还有南方革命党发来的一份紧急电文,言今日正午之前清帝不逊位,则收回优待条件。”隆裕一听,呆愣了片刻,止住了哭声,慌忙在《退位诏》《劝谕臣民诏》《优待条件尚为周至诏》三份诏书上盖上了大印。赵秉钧、胡惟德一看完成了重任,又假意嚎啕大哭几声,向隆裕太后三鞠躬,退出养心殿。

自此,清朝入关268年的统治宣告结束,在中国延续了2133年的帝制也宣告结束。

为268岁的清王朝和2133岁的封建帝制办完火化手续的隆裕太后,是个可怜人。从慈禧太后选定这个侄女做光绪皇后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她一生的悲剧,她不受光绪待见,甚至被皇帝殴打;光绪、慈禧相继死去,她又被推上前台,成了中国最后一个临朝的太后,却似乎只是为了给小皇帝办一个退位手续,为两千余年的封建历史画上一个句号。翻开《清史稿》,对隆裕的记载寥寥百余字,即便连这百余字也没有一件是她自己的,全为别人的附庸,从她被抬入皇宫当上皇后、到宣统退位,这18年的时间,竟无一字可记、一事可载!

让国仍存亡国恨!下诏逊位后,孤儿寡母,千古伤心,用隆裕自己的话说,“每睹宫宇荒凉,不知魂归何所”,由于愧对列祖列宗,积郁成疾,胸腹隆然高起,日渐肿胀。1913年2月22日凌晨,颁布退位诏书后一年零十天,46岁的隆裕太后病逝紫禁城。根据清室优待条件,民国政府为隆裕太后举行了国葬。

溥仪(左二)与弟妹合影

“顺天应人”的隆裕,是值得肯定的。因为除了接受共和、清帝退位,她并不是没有其他道路可走,至少可以仿照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时的咸丰北狩、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时的慈禧西幸,向北退守关外“龙兴之地”。当时,内有袁世凯无力控制的一万五千名八旗子弟组成的禁卫军,外有仍效忠清室的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八旗子弟即便再不能战,面对皇室生死关头,也能以命相搏。其结果无非是紫禁城被炸平,古都被打烂,无数生灵涂炭,然后皇室退守东北,在虎视眈眈的俄、日扶植下,宣告满洲、蒙古独立,继续对抗国民革命政府。资料显示,日本当时已经做出周密计划,就等待隆裕太后走这一步,在皇帝北逃中,将其劫持,然后宣布满蒙独立。

这不是没有可能。由于退位诏书没有顾及一般王公利益,内容收缩为优待皇室八条,对清帝待遇有物质保障,对其他皇室成员仅留虚名,溥伟、载洵等人一度勾结日俄,图谋另立皇帝。根据1912年2月21日《申报》报道:“北京宣布共和之初,善耆等图谋在奉天独立,拥戴溥伟为皇帝,自上腊中旬起,满亲贵之秘密出京者络绎不绝,意图煽惑巡防队勾结外兵谋东三省独立……”正是《退位诏书》的及时发布,才让日俄的阴谋破产。

因此,1912年2月12日的清帝逊位,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次大妥协。各方没有闹到鱼死网破,而是万事好商量,皇帝下台给共和让出舞台,对方给下台的皇帝以礼相待,不仅减少了流血,也营造了一种相对平和的氛围。此后,北洋政府陷入混乱,但相较于历朝历代赤地千里的军阀混战,战争的烈度小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