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接手万达百货:不是江湖救急 是“朋友圈”接盘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敏

2月12日,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宣布,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百货”)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至此,成立于2007年、担负着支持万达广场重任,但又发展不顺利的万达百货,终于被王健林脱手。

早在一年前,市场就传出银泰欲接手万达百货的消息,但因各种原因未能谈妥。兜兜转转后,王健林最终选择了老熟人张近东。

在电影《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饰演的王阳说,“千万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王健林恰恰相反,近年来万达的重要生意中,合作伙伴大都出自王健林的“朋友圈”。 张近东是王健林“朋友圈”中的重要伙伴,双方曾有过两次合作。

2015年9月,苏宁与万达签署紧密合作协议,将苏宁云商首批40个项目将入驻万达,开启了中国最大不动产商和中国最大零售商的合作。

2018年1月,万达商业引入腾讯、苏宁、京东、融创等投资方。其中,苏宁出资95亿元人民币,购买万达商业约3.91%股份。双方拟推进在商业物业、会员数据、金融服务、仓储物流、物资采购等业务领域的全面合作。

截至目前,双方均未披露此次交易金额,这或许是因为金额不大,并未达到信息披露的标准。因此也可以初步判断,与此前的出售动作相比,这笔交易并非是应对系统性资金风险,而更多出于“止损”的目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近年来万达的大部分交易中,王健林还是更信任“老朋友”。

2017年7月,万达以637.5亿元的价格,将77个酒店和13个文旅项目的股权售予富力和融创。王健林与李思廉(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孙宏斌(融创集团董事长孙宏斌)把酒言欢的场面仍广为传播,似乎三方都是赢家。

一年后,万达又将文旅业务的轻资产部分售予融创。在万达商业与2018年初出售股权时,买方中同样出现了融创的身影。

同样在2017年,万达将长白山文旅项目出手,接盘者为大连一方集团。一方集团董事长孙喜双,为王健林多年的好友,曾是万达商业的股东,如今是万达商管的股东。

与朋友做生意,是王健林的习惯。

王健林的朋友圈中,还包括中国世纪投资集团董事长戴成书、大连城市建设集团董事长董学林、中国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志平、泛海控股董事长卢志强、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华力控股董事长丁明山,等等。

早年间,这些人参与了万达商业的融资和上市。2016年9月,万达商业从H股退市,随后分拆为万达商管和万达地产,前者拟登陆A股。在如今万达商管的股东中,上述人士均赫然在列。

在万达商业私有化中,王健林毫不讳言地表达了其“和朋友做生意”的观点。他在央视《对话》栏目中表示,“我做了很多的行业,有多少次投资,很多朋友跟着我一起投资,每一单赚着很开心,唯一这一单,跟着我的朋友亏钱了。这是很重要一点,不能对不起我的朋友和股东。”

2016年,万达院线发布再融资计划,交易对手中,同样有着这些朋友的身影。不仅如此,进入文化产业多年的万达,还在此次交易中结识了华谊兄弟传媒、浙江华策影视、知名艺人黄晓明等圈内资源。

王健林与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科技圈大佬的交情,则源于2012年。在2012年度“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现场颁奖对话中,王健林和马云下了一个亿的赌局:10年后,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50%。

虽然观点相左,但不妨碍两人的合作。2014年,万达、腾讯和百度共同出资成立电商平台飞凡公司,公司还被戏称为“腾百万”。

飞凡以失败告终,但买卖不成仁义在,下一次合作很快就开启。2018年2月,万达电影以78亿元的价格出售股份,阿里巴巴与文投控股买入,阿里还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二大股东。此前的1月,京东、腾讯、苏宁、融创收购万达商业约14%股份。老朋友腾讯还是这笔交易的主发起方。

朋友和利益,本不应混淆在一起。但近年来,万达既处于重要的转型阶段,又遭遇系统性资金风险,必须进行频繁的资本运作和资产腾挪。朋友的介入,更多带有一种帮扶的意味。当然,由于涉及到众多复杂的利益,这些交易是雪中送炭,还是.....?恐怕只有王健林心里最清楚。而交易最终成功与否,则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作者系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