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四措施应对服务贸易逆差持续扩大冲击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管涛

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继续增加,却无碍全年经常项目重回顺差。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国际收支口径的服务贸易逆差额达2913亿美元,较上年增加259亿美元,相当于同期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降幅1004亿美元的25.8%,占比较上年回落45.9个百分点;服务贸易逆差额较上年增长9.8%,增速较上年回落了4.0个百分点。

从项目来源看,服务贸易逆差扩大主要是因为“运输”“旅行”和“知识产权使用费”项下净支出增加。我国服务贸易自1998年起持续逆差,且近年来有加速扩大趋势。谨慎地看,鉴于我国初次收入和二次收入项目2015年起开始逆差,因此,在货物和服务贸易总体逆差之前,经常项目很可能就已变为赤字,进而可能增加国际收支总体平衡的脆弱性。经常项目结构性逆差需要依靠资本流入来弥补,而无论是引进外商直接投资还是间接投资(如对外以股票、债券、外债等方式筹资),都会有利润汇出、分红派息、还本付息的需要。但经常项目持续逆差,意味着本国缺乏内生的债务偿还能力,进而容易受制于人。

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国际收支危机的教训看,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都是波动性较大的短期资本流动,且任何资本流动冲击都是从资本流入开始的,之后才会有资本流入枯竭或资本流向逆转的风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加坡货物贸易逆差达到GDP的20%-30%,经常项目逆差相当于GDP的10%左右,却没有爆发典型的国际收支危机(即货币危机叠加债务危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新加坡通过吸引较为稳定的外来直接投资流入来弥补,并形成了后期的国内生产能力和国际竞争能力。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代初,新加坡经常项目和货物贸易先后转为持续顺差且占GDP之比不断上升。

应对服务贸易逆差持续扩大的潜在冲击,需要未雨绸缪。一是借中国经济加快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之机,大力发展国内服务业,提升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减少对服务业进口的过度依赖,增强服务业出口创汇的能力。二是加快国内创新发展,减少对境外知识产权引进的过度依赖,特别是要摆脱关键核心技术被境外“卡脖子”的情况,同时增加知识产权使用费收入。三是在鼓励积极、合理有效利用外资的同时,继续支持有条件的国内企业对外投资,提高外汇资源使用效率。四是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发挥汇率调节的稳定器作用。通过上述第一、二项措施,延缓中国货物和服务逆差的到来;通过第三项措施,延缓中国经常项目整体逆差的出现;通过第四项措施,增强中国国际收支的自我调节能力。(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中证网和中国证券报立场。本文更多内容详见2月13日中国证券报观点与观察版)